登录 : 2020.03.25 10:34

韩国警方24日公开了Telegram聊天室性剥削犯罪主要嫌疑人、网名为“博士”的赵主彬(音)的身份。这是韩国第一次根据《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性暴法)公开嫌疑人的身份。希望这能够超越对嫌疑人个人的社会性处罚,成为根除网络性犯罪的契机。

赵主彬是继“Godgod”、“Watchman”等创办的所谓“n号房”之后,以更为完整的商业性体系在Telegram聊天室制作和流通未成年人等性剥削视频的人物。警方上周在其家中扣押了1亿3千万韩元现金,但据《韩民族日报》和《CoinDesk》分析,在他的加密货币钱包里发现了高达几十亿韩元的资金流。这不但是查清会员的线索,而且可成为赵主彬可能与“博士房”之外的其他犯罪有牵连的证据,因而需要彻查。

与骇人听闻的犯罪内容一样令人震惊的是,赵主彬是一个在我们周围常见的20多岁的平凡年轻人,这从侧面证明网络性犯罪已经蔓延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同这种严重性相比,网络性犯罪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相对“轻微的性犯罪”。 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尽管“要求解决Telegram犯罪的请愿”已上升为头号公民请愿,但国会议员们无视其核心问题,只在《性暴法》中增加了一条“Deepfake处罚”规定。由于不存在针对网络性犯罪的量刑标准,以“初犯”、“反省”为由判刑远远低于法定刑量的事例已成家常便饭。N号房的前运营者“Watchman”在缓期执行期间又开了另一个登载性剥削视频的网站,而几天前仅被量刑3年6个月。用户最高可达几十万人的N号房事件无异于这种淡薄的认识与法律、制度化为“怪物”般的回飞镖后重新回到我们身旁。

继文在寅总统前一天发出强力指示后,警察厅成立了“网络性犯罪特别调查本部”,承诺对所有用户进行调查并加强国际合作。即便是为了预防犯罪,也势必需要惩一儆百。政界已竞相承诺提交并通过n号房对策法案,国民须关注到底。更进一步,希望每一个人都注意倾听这样的意见:这一事件与一味将女性视为性对象的文化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这一次,真的该有所变化了。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93404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