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2020年将以特朗普开始以特朗普结束

登录 : 2019-12-24 02:55 修改 : 2019-12-30 10:52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8月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发表演讲时,戏称前总统乔·拜登为“瞌睡虫"。(图片来源:辛辛纳提/路透社 韩联社)

新的一年,国际社会似乎仍将以特朗普开始,以特朗普结束。本月18日美国众议院通过的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弹劾案将于1月移交参议院,但或许会被否决。越过弹劾的特朗普将猛跑到11月的大选,大选结果的揭晓就是2020年的结束。

由特朗普开始和结束的2020年,会由始至终持续出现以特朗普本人为最大变数的悬案,从对韩国至关重要的朝鲜核谈判,到包括美国-伊朗对峙在内的中东纠纷、包括贸易战在内的美中冲突、新的裁减战略武器协定,到处埋有地雷。

美国国内舆论对身临大选的特朗普的支持方向很大程度上会受这些问题左右。如果支持率高,特朗普在包括朝核问题在内的主要国际冲突上将获得更大的裁量权,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大概会尽可能走向妥协和消解。特朗普的核心支持群是那些愤怒的人们,他们呼喊“为什么美国把国力浪费在朝核问题或国际悬案上而不是来照料我们”?

特朗普上任后支持率最高勉强超过50%,到目前为止一直在平均40%中段摇摆,战后美国总统中支持率如此长期走低者实属罕见。不过,尽管支持率如此之低,同任何一位前任相比,特朗普都能够更好地抓住悬案主导政局。

重要关头将出现在在参议院否决弹劾之后。特朗普将对民主党的党派性发起猛攻,以便在自己的正当性上提高调门。这样,特朗普支持者的票将成为当选的关键,共和党议员们也会团结在特朗普周围。特朗普的支持率不会有太大变化,但这正是他甩掉就任三年期间因为特检调查和弹劾而持续的“通俄门”和“通乌门”的时机。

他在那个时候将会把力量集中于何种问题上尚待观察,但从时机上看,应该是解决今年已经铺开的贸易纠纷,这包括最终批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以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妥最近已经草签的美洲贸易协定。美国和中国会继续围绕贸易问题展开攻防,但特朗普将以此为最大政绩在大选过程中晒出。

需要关注的是,特朗普和习近平能否借助谈成贸易协定之机,短期内相互承认对方的地位,并为解决朝核和香港问题这两个两国共同的悬案而携手同行。朝鲜威胁称朝核谈判的时限是今年年底,进入新年后很有可能为吸引特朗普的注意而把危机搞大。香港的示威队伍也有可能在新的一年里重整旗鼓。对于特朗普和习近平而言,朝核和香港问题的激化有着共同的利害,因为这些问题会拴住他们的手脚。

从根本上讲,特朗普剩下的一年取决于支持特朗普的中下层的愤怒与诅咒特朗普的精英的反击两者中哪一方能够得势。支持特朗普的中下层白人之所以愤怒,是因为他们认为精英和政界在推进全球化过程中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更多照顾包括移民在内的少数集团,用政治伪善来撑门面。相反,美国精英们认为美国的国家利益和霸权依然在于加强同盟体制维护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这不是仅仅美国才有的现象。在英国,因为英国脱欧问题在最近的议员大选中选票集中到了保守党头上。英国保守党是玛格丽特•撒切尔之后新自由主义政策的领头者,本届议员大选中提出的口号是扩大政府开支和加强福利系统。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保守党取得选举的压倒性胜利后表示“BBC和国民健康服务(NHS) 是英国引为骄傲的世界性制度,我们必须加强”,并特别承诺扩大政府对国民健康服务这一国家医疗保险制度的支出。

上届大选过程中,特朗普也推翻了共和党经常挂在嘴上的缩减养老年金等社会保障保险政策,提出加强社保。在新的一年里,特朗普将继续将其政治频率对接中下层的愤怒,如果支持率借此而上升,就会朝着收回美国在国际悬案中的介入的方向迈进。只希望韩国在这一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有更大分量,使朝鲜半岛局势朝着稳定和平方向发展。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2182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