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22 16:34 修改 : 2019.10.22 16:35

9日叙利亚库尔德人在与土耳其接壤地区的一个村庄手举写有“我们的领土不容许敌对势力侵犯”的横幅,谴责土耳其的行径。(图片来源:法新社 韩联社)
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攻击为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以来美国的中东政策画上了重重一笔。今天提起40年前的伊朗革命,是因为它是包括土耳其攻击库尔德人等在内的当前中东纠纷的根源。革命改变了中东的势力均衡,改变了美国的中东政策,也改变了中东纠纷的性质。

当围绕巴勒斯坦展开的阿以中东纠纷因埃及与以色列和平协定而平息之际,美国的最大盟国伊朗发生了伊斯兰革命,美国的中东政策一变而为封锁并打倒以伊朗为代表的反美势力。这成为日后中东纠纷的扳机。

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政权侵略了伊朗,美国和沙特等国出面支援。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他后来在2003年的美国对伊拉克战争中作为国防部长充当了主角——作为特使被派到伊拉克的1982年前后,美国向伊拉克提供的2亿美元的军需支援。持续到1988年2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期最长的正规战,结果是使伊朗革命更为巩固而侯赛因政权债台高筑。扛起反革命战争枪杆子的侯赛因被沙特和科威特追债,遂于1990年8月闪电式占领了科威特。

连最大的石油输出国沙特也岌岌可危,美国组织多国部队于1991年2月发动海湾战争夺回科威特,种下了更多的纠纷种子。海湾战争刺激了反美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对美军驻扎沙特感到愤怒的奥萨马•本•拉登走向反美斗争。海湾战争时期,美国煽动伊拉克内的库尔德人和什叶派起义,过后却佯作不知,侯赛因用化学武器屠杀了不少库尔德人。

对伊朗和伊拉克的双重封锁是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本•拉登组织了基地,于2001年悍然发动了9•11恐怖活动。美国首先考虑的是打倒侯赛因政权而不是基地。美国于2003年侵犯伊拉克,为此甚至捏造侯赛因政权开发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情报。打倒侯赛因政权的结果并不是像美国新保守派们所梦想的那样在中东传播了亲美自由民主主义秩序,而是造成了巨大的势力空白。

侯赛因政权虽然反美,却扮演了牵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和伊朗的角色。侯赛因政权垮台后,包括基地在内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在伊拉克复活,伊朗的影响进一步扩大。伊拉克战争陷入泥潭的2010年12月的“阿拉伯之春”导致叙利亚2011年开始发生内战。美国和沙特为除掉作为反美势力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而出面支援叛军,但这样的支援只产生了一个后果,即诞生了作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的伊斯兰国家(IS)。

所有这些情况都是因为阿萨德政权的削弱,而阿萨德政权过去一直是阻止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并在中东维持势力均衡的轴心。从此没有了同伊斯兰国家对抗的主力。迟到地醒悟伊斯兰国家才是最危险的敌人后,美国将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武装起来,组成了叙利亚民主军(SDF),击退了伊斯兰国家。

叙利亚库尔德人得势,对库尔德人散居的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伊拉克均构成威胁。因伊拉克战争而成立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于2018年底通过国民公决宣布独立,伊拉克政府立即在伊朗和土耳其的支援下进攻自治政府并占领其领土的40%。这是最近土耳其打击库尔德人的序曲。

伊朗革命以来,美国的中东政策产生了何种结果?曾经首要目标是封锁伊朗的影响力,这个目标却沦于失败。伊拉克出现了什叶派政府,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起死回生,什叶派的胡蒂叛军在也门内战中威胁到了沙特的安全,伊朗拿美国撕毁伊核协定做文章造成了波斯湾的紧张升级。

最重要的是,美国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地位一落千丈。叙利亚和伊拉克是中东的核心,也是新月沃土地带,美国在这两个国家的影响却完全蒸发。在叙利亚内战过程中,俄罗斯重返中东,挤掉美国以叙利亚内战的仲裁者自居。

郑义吉 高级记者
更严重的问题是土耳其离开了美国:它对美国的警告报以冷笑,打击库尔德人。连接土耳其、伊朗、阿富汗的脱美地带的出现加速了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美国的竞争对手进入中东和邻近地区的速度。

目前,美国正在被挤出中东。这应该不是美国朝野共识的体现,美国人一直认为“伊拉克战争后,美国要脱离中东泥潭,集中国家力量阻止中国的崛起”。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400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