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韩法院签发李在镕拘捕令……系首个被拘捕的三星总裁

登录 : 2017-02-17 10:24 修改 : 2017-02-17 02:53

针对负责为崔顺实提供赞助的朴尚镇社长的拘捕令被驳回
朴总统受贿罪的立证变得更加简单

2月16日上午,因行贿等嫌疑被再次申请拘捕令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欲接受拘留前嫌疑人审问(拘捕令实质审查),在去法院之前走进朴英洙特别检察组办公室。(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朴英洙特检组2月17日拘捕了涉嫌向朴槿惠总统行贿433亿韩元等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49岁)。1月19日凌晨第一次申请拘捕令被驳回后,特检组针对朴总统和李副会长收受贿赂的调查工作曾一度面临重要转折点,但特检组选择再次请求拘捕令,使出正面突破的手段,最终在距离第一次调查期限结束(2月28日)十天前成功化危为安。这意味着,法院进行拘捕令审核过程中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特检组针对李副会长行贿嫌疑的举证,预计针对朴总统受贿嫌疑的立证也将变得更加简单。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拘捕令审查法官韩政锡前一天对李副会长进行拘留前嫌疑人审问(拘捕令实质审查)后表示“从特检组重新解构的犯罪嫌疑事实和新拿到的证据资料来看,拘捕的原因和必要性都非常充分”。特检组申请的拘捕令于当日凌晨5时36分(韩国时间)发放下来,特检组立刻针对被拘留在京畿道义王首尔拘留所的李副会长进行了拘捕程序。李副会长也因此成了三星集团首个被拘捕的总裁。

针对在李副会长直接指示下负责为崔顺实(61岁,已被拘留起诉)女儿郑维罗(音,21岁)在德国的马术训练提供资金赞助的三星电子公司社长朴商镇(64岁)的拘捕令当日受到了法院驳回。法院认为“从嫌疑人的地位、职权范围和实际发挥的作用来看,并没有充分的理由和必要性对其进行拘捕”。

前一天在法院针对李副会长进行的长达7小时30分钟的拘留前嫌疑人审问过程中,特检助理梁载植(51岁,司法研修员第21届)、调查组长尹锡悦(57岁,第23届)和部长检察官韩东勋(44岁,27届)共同出席法庭,使出了全部力量。因为一旦针对李副会长的拘捕令再次受到驳回,特检组针对核心调查对象——朴总统受贿嫌疑展开调查的基础铺垫就会全部坍塌。此外,特检组此举也是为了在与李副会长方面雇佣的超豪华律师团进行法庭对抗时,不至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分析认为,法院之所以推翻特检组第一次申请拘捕令时作出的驳回决定,认为有必要拘捕李副会长,是特检组拿到了去年9月-10月崔顺实干政问题遭到媒体曝光后李副会长方面继续以迂回方式为崔氏提供赞助以及双方决定隐匿合同内容的新证据。特检组从与朴社长一起负责为德国郑维罗的马术训练提供赞助的三星电子公司专务兼大韩马术协会副会长黄晟洙的电子邮件中拿到了去年10月与崔氏达成秘密合同的文件。据说,文件中包括李副会长方面为隐匿与崔顺实的关系而废除2015年8月与崔氏签署的对郑维罗马术训练提供赞助的合同,并私下以签署三方合同的方式签订一份新赞助协定的内容。特检组还查到了李副会长方面当时为崔氏购买价格高达数十亿韩元的马匹“弗拉迪米尔”(音,Vladimir)并有意隐匿这一事实的痕迹。

特检组在前一天进行的拘留前嫌疑人审问过程中拿出这些证据,主张“如果李副会长方面只是因为受朴总统强迫而损失财产的受害者,就没有必要如此积极为崔氏提供金钱利益并设法隐匿与崔氏的关系”,认为李副会长的相关嫌疑属于行贿罪。

特检组还同时针对负责为崔氏提供经济赞助的朴社长申请拘捕令,使拘捕李副会长的必要性大大增加,这一情况也影响了法院的判断。据悉,李副会长在此前接受特检组两次调查和前一天进行的拘留前嫌疑人审问过程中都主张自己事后才得知公司向崔氏提供赞助的事实,并主张自己从未请求朴总统协助自己继承集团经营权。但考虑到朴社长身为三星电子公司的社长,从个人方面看,他完全没有任何动机去冒着犯罪的危险为崔氏提供数十亿韩元赞助,因此法院认为李副会长的抗辩缺乏足够说服力。此外,如果驳回针对李副会长的拘捕令,仅对朴社长实施拘捕,很容易引起舆论对于法院“对财阀网开一面”、“断尾求生”等的批判。因此法院认为,朴社长只是在执行李副会长的命令,没有必要予以拘捕。

特检组已在前一天向代行总统职权的黄教安代总统提交了延长调查期限的申请,一旦黄代理总统拒绝这一申请,特检组计划在李副会长的第一次拘捕期限(2月27日)到期前以行贿等嫌疑对李副会长提起拘留起诉。检方相关人士表示“对行贿人李副会长进行拘捕,与针对受贿人朴总统发放拘捕令有着同样效果。预计未来检方即使要起诉朴总统,也只能以受贿嫌疑提起诉讼”。

金政沁 记者, 徐英智(音)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8303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