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跨越学历阶级社会

登录 : 2016-06-14 01:56 修改 : 2016-06-14 01:58

图为参加去年7月韩国大学教育协会主办的“2016随时招生入学信息博览会”的学生和家长们。(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没有信心将孩子推向这个地狱。”

笔者以出生率低下为话题与5名女研究生进行了一场座谈。听到她们一致表示不愿生育,笔者大吃一惊。询问原因时,从一个学生口中得到了这个答案,其他学生也纷纷点头附和。我不知道20多岁女性对韩国社会和教育的悲观态度已经达到这一程度。接下来的对话一直围绕着从小就将她们推向残酷竞争的教育环境、孩子们经受的苦难和伤痛、挫折和愤怒。她们质问“在这样的社会里,孩子怎么可能长成一个正常的人”,令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首尔某法学院按照出身大学将学生划分为五个等级给予不同分数,实施“出身大学等级制度”的事实曝光后,引起了人们的争议。据说在这种结构下,学生无论考试成绩多么优秀、具备多少资格证书,如果出身的大学等级过低,就不可能获得及格分数,几乎堪称韩国版“种姓制度”。在出身大学成为一种“身份象征”的社会中,学校演变成学生们生存竞争的战场和谋求提高身份的竞技场,并非一件令人吃惊的事。在这种环境中,孩子们普遍把朋友视为必须战胜并超越的对象,在极度的竞争中逐渐变得忧郁……期待这样的孩子们成长为一个“正常的人”,可能才是一种不正常的想法吧?

我们生活在一个学历成为人生宿命的社会。一个人无论取得何种成就、做出何种努力,最终都无法翻越学历的高墙,这样的学历阶级社会就是我们所置身的现实。

几年前笔者曾访问一个名为“柏林之声(Burmester)”的世界级音响设备公司。该公司是德国代表性的隐形冠军(强小企业)。性格自由奔放且充满艺术家气质的社长亲自出面像我介绍了自己公司。他叫迪特•布鲁梅斯特,高中时期开始沉醉于音乐的世界,因此高中毕业后立刻成立乐队,开始以吉他手活动,此后因为“想要把自己创作的音乐完美保存下来”,28岁的他进入柏林工大开始进行音响领域的学习,30岁创立了这家公司。他的故事之所以能够成立,是因为生在一个允许国民在自己希望的时间、进入希望的大学、接受想要的教育的社会。

如果说韩国社会是高考决定整个人生“一杆定成败”的社会,德国则是一个为国民提供广阔实现梦想机会的“十杆社会”(弗里德•韦伯)。由于社会为个人提供了广泛的机会,像布鲁梅斯特一样不断挑战第二、第三人生的德国人大有人在。这也是推动德国实现经济奇迹的一大原因。人们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自然会做得更好。

现在韩国也应该从“差别社会”向“机会社会”、从“一杆社会”向“十杆社会”转变。一个好的社会必然是公平向所有人提供机会的社会。特别是大学,应该成为为人们提供机会的大门,而不应成为阻止人们接近机会的壁垒。仅凭一次考试结果剥夺人生所有可能性的“一杆社会”是残酷践踏人类多元化才能的野蛮社会,是扼杀个人无穷潜力的“不孕社会”。跨越学历阶级社会的根本途径是打破精英大学体制、打开狭窄的大学之门。我们应该像欧洲国家一样,为任何正常读完高中的人提供机会,使人们可以在自己希望的时间进入自己希望的大学学习自己想要的知识。大学不应是特权的高低,而应成为机会的平原。

金Nury 中央大学教授

在任何人都享有充足机会可以自由进行自我实现的社会中,孩子们将不再陷入无限的竞争,大自然孕育生命的祝福将不再成为一种地狱的恐怖。

金Nuri 中央大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4782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