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东海石油没有未来价值”……澳企勘探16年后选择放手

世界级能源公司伍德赛德

与韩石油公司共同研究后于去年撤离
韩石油公司表示,“用Act-Geo公司的自主技术重新分析”

6月3日,韩国总统尹锡悦在国政发布会上表示,据物理勘探结果,庆尚北道浦项市迎日湾近海很有可能蕴藏着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图为标有潜在油气田的示意图。(图片来源:韩联社)

在韩国政府公布“东海可能蕴藏油气”的情况下,澳大利亚能源企业伍德赛德从2019年4月开始在东海郁陵盆地内8矿区和6-1矿区进行深海勘探,但2023年结束后表示“没有未来价值”并撤离的事实浮出水面,这可以解释为事业发展可能性不足。

可以解释为,2023年2月韩国石油公司委托勘探咨询公司Act-Geo的顾问比托尔·阿布瑞尤(Vitor Abreu)博士进行资源蕴藏可能性评估之前,世界级能源公司已经进行过研究。

6日,本报登录伍德赛德官网,查看了2019-2023年的年度报告、季度报告等,结果显示,从2007年开始与韩国政府签订原矿合同,获得油田开发勘探权并进行勘探活动的伍德赛德在2019年4月至2023年恢复勘探后突然撤离。

伍德赛德2023年的年度报告

在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该公司对韩国东海郁陵盆地深海8区和6-1区形容为“大而成熟的天然气市场”,并表示“确认到了相当大的深海前景”。同时说明将与合作伙伴韩国石油公司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地震调查。

石油公司也在2019年4月9日发布报道资料称,“将与伍德赛德一起,在最长10年内恢复三维人工地震波勘探和探井钻探等对东海8矿区和6-1矿区北部地区的深海勘探”。从2021年半年报告来看,伍德赛德获得了郁陵盆地一带原矿权(在海底矿区勘探、开采和获取海底矿物的权利)50%的股份。

伍德赛德公司和韩国石油公司似乎还开采了少量资源。从2021年7月公开的第二季度报告来看,也有记录显示,在8矿区和6-1矿区获得了2577平方公里的资源。

但伍德赛德通过2023年年度报告决定撤出业务,这比预定的项目时间2029年早了6年。从年度报告中的解释来看,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加拿大近海、韩国、秘鲁、缅甸等地“再也没有前途,所以只能撤离。这可以解释为伍德赛德判断其没有事业发展可能性,所以选择了离开。

伍德赛德2019年的年度报告

首尔大学地球环境科学部海洋沉积学教授崔京植(音)指出,“在伍德赛德离开的东海深海,Act-Geo以何种依据主张资源储量大、具有经济性,政府应该在7日的阿布瑞尤博士记者会上做出解释”。

过去,石油公司为了确认东海深海资源,持续进行勘探并予以通报。从2014年12月10日石油公司发布的报道资料来看,“有望在东海确保庆北地区22年的天然气使用量”,“通过对现有东海气田钻探前勘探资源量的分析得出这一结论”。当时这一宣布并没有受到太大关注,只有几家日报刊登了简短报道。因为仅是公布了勘探资源量,总统和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也没有亲自出面公布。

相反,韩国总统尹锡悦和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安德根3日正式宣布,已找到最多140亿桶的勘探资源量,极大地激发了人们对资源开发的期待。

随着人们对东海深海石油开采可能性的怀疑不断增加,6日产业通商资源部和韩国石油公司明确表示,凭借Act-Geo的技术和经验,此次首次对东海深海气田完成了“潜力评价和潜力结构导出”。伍德赛德没有推进到钻探的前一阶段,即潜力结构化阶段,就撤离了。

产业通商资源部和韩国石油公司还表示,根据Act-Geo公司自身的尖端技术和经验进行分析,新推导出了有发展可能的结构。也就是说,在伍德赛德撤离时交出的资料和此前积累的资料以及追加勘探资料的基础上,Act-Geo重新推导出有发展可能的结构。

另外,对于伍德赛德撤回东海勘探活动,韩国石油公司表示,2022年7月表明了撤离意向,2023年1月撤离。伍德赛德在与澳大利亚BHP企业合并过程中,在对原有事业的整体调整过程中撤回东海勘探活动。阿布瑞尤博士和韩国政府将于7日举行记者会,将如何具体说明得出与伍德赛德不同结论的依据备受关注。

6月5日,美国Act-Geo公司代表比托尔·阿布瑞尤(Vitor Abreu)抵达仁川国际机场第二航站楼。 (图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崔友利 李岏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114373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