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来稿】“统一的大韩民国”与“两个交战国的关系”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

安炳旭 前为真实、和解的过去史整理委员会委员长

安炳旭 前为真相、和解的过去史整理委员会委员长

韩半岛的分裂结构已持续了80年。1953年韩朝签订《停战协定》时,实际上战争已经结束,但至今仍处于非和平的休战状态。这是因为在韩半岛内以战争和武力冲突为借口构建统治权力,外部以韩半岛为借口挑起武力冲突、企图增强军备和行使霸权的势力。韩朝两国为战争和备战所损失的物资和人员牺牲甚至无法计算。野蛮的悲剧持续了两个世纪。

韩半岛是韩民族赖以生存的悠久历史舞台和家园。列强人为地切断了这个生活空间。如此分裂的国土不再是人民生活的家园,而是韩朝相互敌对的战场。国土的分裂撕裂了根植于家族、亲戚、同志、朋友的共同体意识,使彼此间因敌意而相互仇恨,举枪相向。经历了同族相残的战争,数百万人丧生的惨烈悲剧后,仍在哇哇大叫。正如1983年“寻找离散家属的广播”,过着平凡生活的人们,有一天突然失去了家人,生离死别的人们,深深铭刻在心中的哀叹和愤怒,已成为一部即使岁月流逝也无法抹去的悲剧民族史。

民族分裂催生了新的权力阶层,在他们的利益关系下构建了稳固的分裂体制。他们的统治权力或在分裂过程中附属于外来势力,或源自封建时代统治阶级和殖民侵略势力的残余。韩国前总统文在寅在不久前出版的回忆录中指出,韩国社会存在“根本上截然不同”的两股势力。文在寅指出,“一方是利用分裂状态巩固政权、达成政治目的、追求敌对共生的势力,另一方是无论如何都要克服分裂,坚信统一是最好的形式,即使不能统一,至少也要实现和平,促进韩朝相互往来、交流、合作的势力”。

追求敌对共生的势力通过展开意识形态攻势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他们以分裂理论束缚社会,进行彻底的管制,使区域内居民不能自主思考或自由活动。在国民的基本权利经常受到限制、思想遭到镇压的准戒严状态下,很难形成正确的市民主权社会。分裂时代下造就了充满盲目偏见和国家暴力的野蛮社会。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国家一分为二,民族的文化和生活传统被切断,力量被分散,国土的有效利用也不再可能。在人们的自由和创造性的活动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在战争的乌云下,人们被关进了教条主义思维的框架之中。

在这种因分裂体制而形成的彼此间不信任、极度敌对、否定对方一切的关系中,除了走向民族毁灭之外,就连政权的稳定也难以保证。正因为如此,一直敌对的朴正熙和金日成才在1972年的《7·4韩朝共同声明》中阐明了“自主、和平、民族大团结”的原则。此外,1992年,韩朝政府签署了《韩朝基本协议》。在过去曾因战争招致毁灭的处境中,签署和平协议是不可或缺的事项。因为一直以来认识到的是统一就是和平,和平的归宿就是统一。

然而,对执政者来说,现实中的和平政策是通过武力示威和战争演习威胁对方,而不是为了利于公共福祉和公民安全的和平。尹锡悦将往届政府艰难推进的和解、与为和平做出努力斥为“假和平”,呼吁“通过力量实现和平”。尹锡悦还在三一节致辞中表示,“扩大自由和人权的普世价值就是统一”,并高呼“建立自由统一的大韩民国”。这是一种价值观,即只有通过武力让对方屈服,才能实现统一与和平。这与按照中世纪宗教“真正和平”的狂热主张发动征服战争的思维类似。在此背景下,韩国现政府打着价值观外交的旗号不断制造紧张局势,主动卷入乌克兰战场,进一步加剧韩半岛的紧张局势和不稳定性。而且还卷入了美国和日本的军事战略,带头与中国和俄罗斯对立,将韩半岛周边地区带入暴风雨前夕的不安状态。

与此同时,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去年底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表示,“目前韩半岛上存在着两个最敌对的国家,即使是微小的偶然因素也可能引发军事冲突并扩大为战争”,韩朝关系不再是同族关系,而是敌对的两国关系或两个处于战争状态的交战国之间的关系,这一点已完全确定。金正恩还主张放弃“韩朝同属一个民族和国家”的认识,现在应该将韩朝视为两个相互敌对的独立国家。若历史继续照这样发展,韩民族的未来会怎样?据悉,旅日朝鲜人总联合会已要求学校在教学中删除“韩半岛地图”或“单一民族”等字眼。

金正恩的发言似乎表明,朝鲜将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制定政策,而不再强调象征朝鲜政权的“解放南朝鲜”或“提前开展实现统一的斗争”的名分论,但鉴于金正恩言论影响的严重性,这一解释显得有些牵强。若韩朝继续采取同样的分裂政策和民族分裂行为,在某个时刻局势将变得不可逆转。这意味着对抗和冲突将继续成为历史常数。就像地壳碰撞导致火山爆发和地震频繁而被称为“地下战场”的“火环”地带一样,韩半岛也将被划入地区冲突和种族宗教战争不断的世界纷争地带。朝中俄与韩美日正在围绕韩半岛展开不亚于冷战时期的对决。

过去高句丽被新罗联军击败后溃退到渤海的历史,最终导致满洲一带人民失去了生存领域。若继续加深两个敌对的国家关系这一设定,这将是民族史上无法洗刷的罪孽,这与建立分裂政府来容忍“三八线分割韩朝”的错误,以及为克服这一错误而发动武力战争没有什么不同。在韩半岛这片土地上没有人有权随意决定8000万人民的未来和命运。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776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