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 极右势力正在支持反战的现实

当地时间6月30日,在法国北部埃南博蒙,“国民联盟”前党首玛丽娜·勒庞确认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出口民调结果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图片来源:美联社)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郑义吉 高级记者

反战与和平是进步与自由势力所强调的价值。然而,至少在今天的西方,反对战争似乎已经成为极右翼势力的一部分。

在30日法国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中排名第一的国民联盟(RN)、在德国欧洲议会选举中击败执政的社民党、排名第二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意大利总理梅洛尼所属的执政党“意大利兄弟会”(FdI),匈牙利总理维克托领导的青年民主战士联盟等极右翼势力,在对外政策问题上的共同点是反对或消极介入乌克兰战争。在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也对干预乌克兰战争持消极、甚至反对态度,尤其是美国的白人民族主义或右翼民粹主义倾向的支持者,反对美国的海外军事干预和乌克兰战争。

若法国国民联盟的领袖勒庞赢得本届议会选举、巴尔德拉成为总理,勒庞将阻止法国总统埃马克龙推动的“法国军队向乌克兰派兵”行动。勒庞表示,“掌握财路的是总理,因此对总统来说,军队最高司令官的地位是名誉职位”。这也表明了其要干涉总统国防外交权限的意志。

西方保守派和自由派主流批评称,极右翼势力之所以反对介入乌克兰战争,是因为他们是与俄罗斯普京政权同流合污的威权主义势力。为普京入侵乌克兰辩护或袖手旁观是对主权和自由的漠视,这些势力将助长俄罗斯的侵略行为。

即使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问题是,西方为什么会有这些极右势力跃进?在西方,特别是在欧洲,极右翼势力成为主流政党或执政党的原因之一是他们提出了移民和难民这一最大议题。在欧洲,移民和难民潮问题的根源是冷战解体后西方的军事干预。西方从上世纪90年代初介入南斯拉夫内战开始,在中东经历了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内战、叙利亚内战和打击伊斯兰国(IS)的战斗,现在又介入了加沙战争和乌克兰战争。

西方以自由、民主和人权的名义发动或介入了这些战争。即使发动战争的名分是对的,结果也与自由、民主和人权相去甚远。西方集中介入的中东,对居民来说已经变成了地狱或炼狱。特别是,欧洲国家带头干预的利比亚现在怎么样了呢?目前此地没有一个正常的政府,不用说民主,居民饱受经常性内战的折磨。

其结果是造成了大量跨越地中海的难民队伍。现在仍可以每天目睹难民在地中海遇险死亡的惨剧。此外,在欧洲国家内部,对难民和移民的仇恨情绪正在增长,这也成为了极右翼势力的基础。极右翼政党的立场是,政府不顾国民,到海外进行军事干预,接下来必然会反对海外军事干预和战争。

保守派或自由派主流是否会陷入不妥协的军事干预教条,而非以捍卫主权、自由和民主的名义进行谈判和妥协?德国绿党在建党时曾基于和平主义主张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目前却正在向领导联合政府的社民党施压,推动德国介入乌克兰战争,包括向乌克兰提供武器等。来自绿党的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是联合政府中主张援乌的强硬鹰派,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哈贝克则吹嘘自己现在是德国的“国防工业部长”。在德国,国防工业部长是指纳粹时期的军需部长。

相反,勒庞在乌克兰战争前曾批评北约无休止的扩张是“非理性的”,“对俄罗斯的冷战是将俄罗斯推入中国的怀抱”。战争爆发后,勒庞呼吁召开全体欧洲国家会议,并主张“俄罗斯已从顿巴斯地区撤军,且克里米亚无法再归还乌克兰,承认并入俄罗斯”。如此看来,勒庞至少试图与俄罗斯进行谈判和妥协,所以好像也不能一味地批判她。

主张战争和对外扩张的极右势力采取现实主义路线,忠于现实主义的保守主流和接近进步的自由派势力主张不妥协的军事介入,这种情况是错位的现实。主张和推动谈判妥协、反对战争、追求和平的势力到底是哪一方?我们应该指望谁?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7253.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