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来稿】外交也有“黄金时间”……应立刻着手管理对北方的关系

朝中社9月14日报道称,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左)当地时间13日在俄罗斯阿穆尔州的东方航天发射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 (图片来源:朝中社 韩联社)

朴钟洙 韩国前总统直属北方经济合作委员长

朴钟洙 韩国前总统直属北方经济合作委员长

这是韩国政府奉行“韩美日价值观外交”导致对朝中俄北方外交被搁置的第三年。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张虎镇最近乐观地认为,韩俄关系通过“担忧的平衡”能得到很好的管理,且乌克兰战争结束后韩俄关系会自动恢复。但这是不考虑国际局势区块化等外生变量的假设。遗憾的是,历史没有假设。

首先是作为外生变量的国际局势已经开始走向区块化。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认为,“美国的单一霸权已经结束”。国际局势进入了所谓“G-0”时代的多极体制。这也是乌克兰战争造成的国际秩序根本性重组。金砖国家(BRICS,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也在进一步崛起。去年南非峰会上,有6个国家新加入了该组织。在今年10月举行的俄罗斯喀山峰会上,俄罗斯表示将进一步支持该组织。全球南方国家(北半球低纬度和南半球的发展中国家)也在俄罗斯和中国的主导下集结。

另一个假设是,乌克兰战争结束后,韩俄关系将得到恢复。众所周知,若失去西方的支援,泽连斯基政府根本撑不了几个月。由于爆发以色列-哈马斯战争,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援中断,俄军逐渐占据了优势。在这种危机情况下,美国国会通过了向乌克兰提供608亿美元援助法案和俄罗斯海外资产追回法案,乌克兰的战力才得以保障。但乌克兰夺回被俄罗斯占领的东南部四个州的可能性不大,该战争只能长期进行下去。

对处于战争中的俄罗斯来说,其最大的盟友是朝鲜。但俄罗斯给朝鲜的就是“限制性”吗?并非如此。据韩国国情院去年发表的消息,俄罗斯从朝鲜进口的100万枚朝鲜产152毫米炮弹,每枚售价600美元,共价值6亿美元左右,进口的导弹和无人机加起来就是数十亿美元。朝鲜政府可用这笔钱来研发核导弹。只有这些吗?据说,朝鲜还向俄罗斯派遣了用于战后重建的工人和用于投入前线的外援士兵等20万人。以外援士兵为例,每年每人可获得3万美元的补贴,并能体验实战。这与韩国在越战中派兵类似,对俄罗斯来说,在前线投入朝鲜士兵作战,可以将本国士兵的牺牲降到最低。此外,新占领的东南部4个州与朝鲜是互惠的经济伙伴关系。朝鲜可从这里进口谷物、重型装备部件和焦炭,并出口菱镁矿。

朝鲜从俄罗斯获得的隐形利益也不少。对朝制裁也因此变得无效。2022年,俄罗斯与中国一起,在联合国历史上首次否决了对朝制裁决议。今年3月,俄罗斯还对延长联合国对朝制裁专家小组任期的议案行使了否决权。韩国作为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对此束手无策。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4月底的众议院听证会上强调,“朝俄合作是一个令人非常担忧、应被列为首要事项的问题”。

就在两年前,俄罗斯还保持着对朝韩等量齐观的立场。但现在这种平衡被打破了。朝俄关系进一步密切会加剧韩俄间的敌对关系。韩俄关系也陷入了建交以来最差的局面。乌克兰战争前,在俄罗斯市场上排名第1、2位的韩国汽车、家电产品如今排在了第6、7位。现代汽车集团也在出售工厂后撤出。目前连侨民也陷入了不安。今年1月,韩国传教士白某因间谍罪被捕,被关押进了臭名昭著的联邦安全局(FSB)看守所。进驻滨海边疆区的韩国中坚企业法人代表也在被捕后被驱逐出境。圣彼得堡民主和平统一咨询会议的支会长被禁止入境35年。不仅被没收财产,连一件衣服都没带走。从事餐饮业的社长沈某也遭受财产差点被没收的危机。试问有多少侨民能坚持到战争结束呢?

去年年底,俄罗斯政府宣布将对韩国启动“非对称报复”。但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却就侨民可能受到的损失表示,“与韩俄关系无关”,对此置之不理。以传教士白某为例,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被捕、被移送莫斯科并通过官方媒体公开之前,有过几次谈判机会。但韩国政府并未保护侨民的安全和财产,也就这样错过了谈判的黄金时间。而美国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兼国务卿蓬佩奥,2018年以朝美首脑会谈为契机访问了平壤,并通过谈判让朝鲜释放了三名被扣押的美国传教士。为什么韩国政府保持沉默?旅外侨胞厅又是为谁设立的呢?

就像拯救急诊病人的黄金时间一样,外交谈判的时机也非常重要。韩国政府应该摆脱那种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韩俄关系会自动恢复的安逸想法,即使是现在也应该立刻着手管理对北方的关系。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because/114167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