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16 14:50

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2012年以女艺人的人权为主题制作的动画《我的梦想是》中的一个场面。当时《女艺人人权现状调查》结果反映了艺人的自我决定权受到伤害的事实。(图片来源: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
一位女艺人的突然死亡使韩国社会陷入郁愤。14日下午歌手兼演员雪莉(本名崔真理,25岁)被发现在家中死亡的消息被报道后,与雪莉年龄相仿以及与雪莉有着相似人生经历的20至30多岁女性表现出困惑和对社会的愤怒。泼向雪莉的各种谴责声事实上正是同龄女性们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韩国社会默许的事情”。

私人业主柳智恩(31岁)获知消息后在自己的Facebook上撰写长文说:“雪莉之死真的只是艺人的死亡吗?雪莉出道之后经历的各种事情,虽然有轻重的不同,但同为女人,其中痛苦我非常理解。因为她发胖就你一言我一语滴滴咕咕的人们,她交上男朋友后不断听到的各种性骚扰似的玩笑,穿着薄衣服上街时所接受的那种火辣辣的怒视和过分的目光,被非法拍照的惴惴不安……(中略)……雪莉是社会性他杀的受害者。”这篇文字上线20小时后,得到2300多个点赞。柳女士15日同《韩民族日报》通话时表示:“雪莉是个到处闯荡的平凡女性,然而也是一个按照自己的信念发声的女性。看到一个不能让雪莉活下去的社会,不免产生一种强烈的社会不安感。”

职场白领全某(29岁)也有类似的感受:“我觉得雪莉试图消除对女性的偏见,这样的艺术家对于我们的社会是非常重要的。她希望自己作为女性的人格得到承认并为此表达必要的自由,是值得尊重的时代标志。然而看到人们谴责雪莉的嘴脸,不由不慨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这个社会上作为一个女人不能把‘我’的形象全部展示给别人。”待业者的南某(27岁)说:“这个事件给我最大的冲击是,我本来觉得雪莉外表上非常堂堂正正,就是那种“我走我自己的路”的类型,没想到(连雪莉也)会因谴责和恶评的煎熬而支撑不下去。”

拿女艺人的相貌和衣着作性骚扰式的聊天,各种争议和流言蜚语的扩大再生产,这种“游街示众”由来已久。特别是最近,屡屡发生对那些直抒个人信念的女艺人集中谴责的现象。小说《82年生金智英》描写了年轻女性们在韩国社会经历的各种事情,而徐智慧和金玉彬等女演艺人仅仅因为在社交网站“晒” 自己读过这本小说的事实就遭到了网民们的“恶意回帖攻击”,女团“Apink”成员孙娜恩则因在自己的Instagram展示了一个有“女孩什么都可以做到” (Girls can do anything)字样的手机壳照片也同样遭遇“恶意回帖攻击”,不得不匆忙解释“是时装品牌企业赞助的”。电视专栏作家李承翰(音)在网络文化杂志《yes频道》撰稿说:“演艺人直率地说出自己的欲望而表示不代表别人的欲望时,人们原来送给他(她)的欢呼就会瞬然间化为匕首。他们会大叫,‘你的生活就应该代表我的欲望,可你为什么要以你的自我做让我碍眼的事?’这显然是违反合同。特别是当对象是年轻的女艺人时,这把匕首越发锋利,因为她们被贴上了‘玩偶’、‘女神’的标签,人们希望她们不能做让我看不上眼的事情而只能成为我的欲望的安全寄托。”

这证明韩国社会仍然否定女性的独立主体性而热衷于把她们幻想为对象化。女性学研究专家权金贤英(音)指出:“女艺人中成为游街示众对象的人大都在性方面拥有自我主体意识,而大众不希望女艺人展示自己的思想,而是更关注她们的相貌以及被华丽装扮好的东西。如果女艺人的想法与大众有所不同,这本身就被当作犯罪一样对待。你不撒娇人家就生气,你不说漂亮话你就得写道歉信,这些都属于这一类事例。”自称正在准备离开职场的崔某(28岁)说:“人不是物品,可是大众硬要艺人像更换物品包装一样给他们以他们所希望的形象,一旦行动上离开了这个形象,就会在网上成群涌来进行谴责,这种作为消费者过分贯彻自己的意见的情况可谓司空见惯。”

有人指出,这种现象的中心是对艺人作偷窥癖式报道以获得网民点击的媒体。在对雪莉之死进行报道的过程中,媒体违背最起码的礼仪的做法也遭到了众多批评。在此之前,《国民日报》报导雪莉死亡消息时曾写道“一直在主张No bra的雪莉”后又删除,娱乐媒体《spotvnews》在公开雪莉灵堂的报道中使用了“独家”的措辞而引起了读者的愤怒。看到记者们以过分的特写镜头展示雪莉的私宅内部、竞相拍摄灵车照片的情景,不少人批评记者们是不是忘掉了“自杀报道道德纲领”。

吴妍书 权智潭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women/91333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