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12 09:31 修改 : 2019.09.12 09:32

86一代名人志士的伪善与合法不平等

图为9月6日上午,当时为法务部长官候选人曹国出席国会法治司法委员会人事听证会,正在回答质问。(图片来源:韩联社)
整整一个月,大韩民国因为“曹国风波”变得混乱不堪。文在寅总统8月9日提名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曹国为法务部长官候选人后,到9月9日正式任命其为法务部长官,期间围绕曹长官出现了各种质疑,反对任命的大学生还举行了烛光集会表示抗议。9月9日任命当天,首尔大学聚集500多名在读大学生和毕业生,釜山大学也聚集了70多名学生,举行第三次烛光集会,高呼“法务部长官没有资格,立刻辞职”。

在各种质疑中,最令广大青年感到受伤的是围绕曹长官女儿“享受入学特殊照顾”的争议。曹长官的家人利用其社会地位和“人际关系网”,在女儿上高中和大学时期为其积累各项“资历条件”,帮助其顺利进入大学和医学专业研究生院,成了这场争议的核心。这使得那些无力积累“资历条件”的年轻人深感愤怒与受挫,感到了巨大的被剥夺感。《韩民族日报》通过地方大学学生、求职者、毕业于职业高中的上班族等青年群体的心声和专家的分析,探讨了过去一个月留下的伤痕。

■ 86一代的伪善

“虽然曾经对民主主义有所贡献,但在掌握既得权力后,他们却同样毫无罪恶感地将权力传递给子女。这是86一代人(80年代上大学、6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的伪善,也是他们的局限性”。

从地方大学毕业后正在准备就业的李惠利(化名,27岁)强调,在围绕“入学特惠”的风波中,比起曹长官的女儿,自己更多是对86一代人感到愤怒。在过去一个月里,不少86一代的名人志士通过社交网络(SNS)表达对他们的“朋友”和“同事”曹长官的支持。对于这种情况,李氏反问,曾经勇敢抵抗独裁政权、为国家争取民主的86一代人的理想究竟是什么?她说,“86一代人通过学生运动、政治参与等运动为韩国确立程序上的民主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在此之后,他们却没有为实现正义社会做出足够的努力”。

年轻人一致认为,虽然不该对曹长官进行如此强烈的指责,但在“泡沫”破碎后看到的“86一代人的真面目”其实与“保守既得利益者”并无大的差别。大邱某大学的学生金成惠(化名,23岁)说,“在1对99的格局中对这个 ‘1’展开攻击的人,放在20对88的格局中,其实依然属于代表既得权力阶层的 ’20’群体”,“以往根据曹长官的言论和态度,曾经相信他的诚意,但其实他本身也是既得利益者。他的情况让韩国社会更加清晰地看到了以往就有所认知但表现不是那么明显的阶层差距”。从全南一所大学毕业、正在首尔求职的崔贤植(化名,29岁)表示,“是否拥有特定信息,是区分一个阶层和集团的标准,这起事件将既得利益阶层与普通阶层对立的社会结构暴露了出来”,“进步的价值丧失殆尽,86一代人已经变成利益关系网”。

专家们认为,在曹国风波中,青年们感受到了强烈的“背叛感”。庆熙大学教授李泽光(国际沟通学部)表示,“86一代人创造了一个分阶层的平等社会,他们认为首尔大学的学生应该平等、高丽大学的学生应该平等,但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地方大学学生之间却不需要平等”,“核心问题在于,86一代人的做法暴露出他们已经抛弃了放弃特权、走进群众、与群众同甘共苦的精神。现在的86一代人只会专注经营所谓的选举工程,已经忘记了过去的大义”。政治顾问朴成旼表示,“无论在什么时代,50多岁群体都会构成社会的最上层群体,享受既得利益。86一代人不仅享有既得利益,还拥有从20多岁开始积累多年的人际关系网络,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关系网,而且,他们对于政治也非常擅长”,“年轻人看到的不是进步和保守政党之间的斗争,而是社会精英阶层内部的既得利益之争,50多岁群体互相指责对方是恶人,而他们却集体无视年轻人,只想对年轻人进行所谓的 ‘洗脑启蒙’,这种做法大大刺激了年轻人愤怒”。

■合法与公正

“机会将是平等的,过程将是公正的,结果将是正义的”。

青年们自嘲,经历过曹国风波,文在寅总统的这一承诺似乎已经不太可能实现。因为这次事件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韩国社会正在默认一些人通过“合法框架”实现并不正义、也不平等的结果。尤其是,每当围绕曹长官女儿入学的问题出现争议,曹长官和86一代就会出面辩解“过程中并不存在非法行为,没有任何问题”。这样的解释只会让青年们更加绝望。李氏表示,“(郑宥拉走后门入学等)以往的事件都是因为没有遵守程序上的公平性而引起了年轻一代的不满,而这次的事件(曹长官女儿的入学问题)让人们意识到,即便是遵守程序上的公平性,在合法的制度框架之内,也可以产生不公平的结果”。正在为就业做准备的朴惠利(化名,25岁)也表示,“真正体现86一代人认识局限性的不是曹长官及其家人的非法行为,而是他们在解释时所说的 ‘不存在法律问题’,这意味着,他们已经自己承认,在合法的框架之下,可以把自己的世界传给下一代”。

韩国中央大学教授李炳勋(社会学)表示,“ ‘当时外高入学考试都是这样’这样的解释之所以不能为人们接受,是因为不管当时学校是不是曾经对精英阶层家庭子女给予这种优惠,绝大部分人无法进入精英阶级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件事让年轻人意识到,无论是进步还是保守阵营,社会已经形成如此明显的阶级分层,因此才会感到受挫和愤怒”。“曹国风波”让人们看到,除非解决了这种结构性问题,仅凭价值和理念已经无法得到年轻一代的支持。

■ 剥夺感和阶级化

在地方上大学的金成惠表示,曹长官女儿的情况甚至已经令人无法感受到被剥夺感,而像是在听一个“完全不同世界的故事”。能够感受到相对剥夺感的应该是那些本就拥有好父母的SKY(首尔大学、延世大学、高丽大学)名校学生。金氏说,“事实上,我只是震惊地发现,原来这样的父母可以给他们带来这么好的资质条件啊,并没有所谓的剥夺感”,“因为我从来没拥有过曹国这样的父亲,周围也没有这样的人”。从职业高中毕业的上班族黄胜镇(化名,20岁)说,“以前人们还会对这样的事情感到生气,质疑 ‘原来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这样做啊’, 现在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让人很悲伤”,“已经对韩国社会很失望了,还要面对这样的现实,感觉已经没有什么会让人更加失望的了”。

正在准备就业的朴氏说,“曹长官在记者会上说,自己并不理解 ‘泥汤匙’青年的心情和痛苦,再次让人感到深深的剥夺感”,“ ‘汤匙’这样的话,对于曹长官之类的人来说,可能只是一个修饰词,但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一种创伤,一种被社会强迫留下的烙印”。朴氏接着说,“对于已经对韩国社会已经失去信任的青年人来说,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去听取什么人的解释”。

青年人批判的是,在“他们那个群体”内部的战争中,自己彻底遭到了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用。金氏说,“看到以曹国为代表的86一代人的伪善,以及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保守特权阶层与他们之间的攻防斗争,感到非常气愤”,“他们希望青年人能够出面改变什么,却不给我们任何选择权和发言权,青年人只是受到了利用”。韩国政治学院院长金万钦表示,“曹国面向青年讲课时曾经批判过韩国社会当前正在收入、资产、教育、居住地点等方面沿袭着世袭社会的旧习,这起事件让人看到,他是多么的虚伪”,“86一代人一直标榜为社会弱势群体奉献自我的进步主义价值,但在背后,他们却也在想方设法利用资本主义的漏洞为自己谋利”。

有人指出,86一代刻意强调“阵营逻辑”的做法也加深了矛盾的鸿沟。“The Moa”政治分析室长尹泰坤表示,“围绕入学问题,同时存在对曹国个人道德和进步精英双面性的质疑,而86一代人总是把问题带到阵营逻辑上去,当被问道 ‘为什么要保住曹国’的时候,他们的回答竟然是 ‘因为自由韩国党太坏’”,“他们没有真诚道歉,而是贼喊捉贼,还理直气壮,这才会让人更加愤怒”。

权智潭 李朱斌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0928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