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5.12.11 11:35 修改 : 2015.12.11 16:54

采访《为何要愤怒》作者张夏成教授

高丽大学张夏成教授
“韩国的年轻人啊,愤怒吧,去改变不平等的世界!”

12月8日,高丽大学的张夏成教授在首尔安岩洞高丽大学接受《韩民族日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说,“财阀大企业制造了不平等的国家,父母那一代人对此放任不管。有很多方案可以把现在不平等的韩国改造成更加平等的社会,但问题取决于将此付诸实践的‘主体’”。

《为何要愤怒》一书揭示了韩国热门话题——不平等的原因和解决方案。以该书的出版为契机,记者采访到了经济民主化市民运动的先锋人物——张夏成教授。该书是张教授去年9月出版的论述韩国经济的诊断结果和解决方案的《韩国资本主义》一书的续集。张教授指出,“不解决韩国正面临的不平等问题,就无法实现经济增长、创造工作岗位,也不可能给予肩负未来的青年一代希望”,“不平等的根源是正式职工和非正式职工、大企业和中小企业之间的收入差距,而现有的论调仅一味地强调不平等贫富差距,煽动不必要的‘仇富心理’”。接着他又批判说,“为解决不平等问题,应该改善收入差距的根源——分配方式,但进步党派却犯下了错误,把重点放在再分配(社会福祉)上”。

问:把书的主题定为“不平等”的原因是什么?

答:从工业化进程正式开始的20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收入分配的状况有所改善。到了1997年,外汇危机爆发后不平等现象开始恶化,而如今韩国已成为全世界最不平等的国家。如今这种不平等现象反而正在妨碍韩国发展。更严重的问题在于,韩国的不平等现状正在夺走青年一代对未来的希望。去年年末,我给1000余名年轻人做过演讲。当时曾说过“抱歉地讲,你们并没有希望。坦白地讲,希望很渺茫”。听说有人哭了。我觉得,就算年轻人试图改变现状,但因为不了解不平等的结构,只能干郁闷而毫无办法。

问: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数据来看,韩国的不平等水平好像还算乐观。对此,您怎么看?

答:那是陷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的基尼系数(不平等指标)是以韩国政府提供的家庭收入资料为基础计算得出的。但这其中并未包含高收入家庭和相对收入较低的单人家庭,因此将事实曲解成不平等现象并非很严重的样子。我们应该看以更广范围的劳动者为调查对象计算得出的收入所得基尼系数。

问:听说托马斯•皮克迪的《21世纪资本论》去年在韩国出版时也引起了争议。对此,您怎么看?

答:皮克迪分析了发达国家的不平等现象是如何一步一步恶化的。韩国的资本主义发展历程和历史、资本积累的水平与发达国家相差太多,因此他的分析和对策与韩国现状并不相符。我想寻求只属于韩国的、而非发达国家的不平等问题的疑问和答案。

问:韩国国内对于不平等的讨论中有哪些错误的观点呢?

答:经济的不平等分为“既有物”的差异(财产不平等)和“赚有物”的差异(收入不平等)。现有的对不平等的看法忽视了这种差异。这是因为在韩国,比起财产不平等,国民的痛苦更多地来源于收入不平等。而且收入不平等的根本原因在于工资差距。在所有阶级中,劳动收入占全体收入的90%以上。虽然外国存在资产阶级,但韩国只有最顶端的1~2%是资产阶级。就算把这些处于顶端的1%的财产夺走,对剩下99%的人来说也无济于事。

问:如果说工资差距是收入不平等形成的原因,那收入差距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答:雇佣不平等和企业之间的不均衡。这是由分化成正规职工和非正规职工的雇佣不平等以及大企业和中小企业、承包企业和转包企业之间的不均衡造成的。非正规职工的工资还不到正规职工工资的一半。二次转包企业的收入是承包企业的超大型企业收入的三分之一,而三次转包企业的收入仅是四分之一。造成这种不平等局面的罪魁祸首正是大企业。

问:如果说不平等的原因不是财产差距,而是收入差距,那解决方法应该和现有的观点大同小异吧?

答:韩国现在连最基本的福利制度都没有,与国内生产总值相比福利的预算比重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最低。与现在相比,通过发放福利实现再分配的比例也亟待增加。但对不平等根源的分配置之不理,而仅仅通过事后矫正的再分配来缓解不平等,这种举措的效果只能是非常有限。

问:进步党派之前不是也强调再分配了么?

答:进步党派长久以来一直在转移话题。明明工资差距才是问题,他们却一味强调贫富差距,光顾着咒骂富人。卢武铉执政时期实行的综合房地产税奏效了么?让大家卖掉江南的房子搬去京畿道的做法并不是解决途径。不平等的主要原因在于工资差距,劳动阶层中部分利益既得集团(大企业正规职工工会)也毫不理会那些因低工资、雇佣不稳定等受到利益侵害的非正规职工和中小企业劳动者们。

问:听说您向青年一代提议,让他们改变不平等的韩国?

答:财阀大企业是制造韩国社会不平等现状的根源。而这一责任归咎于对此放任不管的青年一代的父母那一代人。如果不能寄希望于财阀大企业和老一辈,让其改变社会,那就只能让青年一代出面了。

问:从现实来看,青年人们似乎并没有充分表现出愤怒之情。对此,您怎么看?

答:所以说我把书的标题定为《为何要愤怒》。

问:好像也有人认为您在煽动年轻人。对此,您怎么看?

答:没错,就是在煽动。能钻进针孔的人只有极少数。要想钻进针孔,不能光跺脚干着急,而应该把针孔扩大或者打破针孔。

郭柾秀 首席记者(china@hani.co.kr)

韩语原文:http://h21.hani.co.kr/arti/special/special_general/40542.html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