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06 09:07 修改 : 2017.01.06 15:27

图为1月5日,宋永吉议员等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们访问北京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与韩半岛专家们共商萨德解决方法。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系中国外交部直属机构,是制定中国主要外交政策的官方团体。 (图片来源: 韩联社)
宋永吉议员等7名共同民主党议员访华并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等中国政府高层负责人会面,双方围绕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和解决中韩矛盾的方法等进行了讨论,引发了不合时宜的“讨好大国屈辱外交”争议。随着《朝鲜日报》在1月5日的头版和第三版将宋议员等人的访华批判为“卷入中国‘离间计’的第一在野党”后,新国家党和改革保守新党(暂称)也一致表示“屈辱外交”、“卖国行为”,对此进行了强烈的批判。民主党则反驳道“在野党只是做了政府不能做的事而已”,当事人宋议员则对批评此次访华为“屈辱外交”的改革保守新党柳承旼议员提出了“公开讨论”。

去年8月,青瓦台对8名民主党议员为萨德相关事项访华的“议员外交”公开批评道“(此行)加强了中国方面的立场,担心会成为深化韩国内部分裂的契机”引起了争议后,此次在野阵营因萨德而访华的外交再次引发了政治圈的争论。

当天上午,新国家党院内代表郑宇泽在主要党职者会议上表示:“民主党议员们说只是为了解决贸易报复措施问题,但这已经不仅仅是事大主义,而是把一个国家的国家安全问题变成钱和交易的荒唐而屈辱的外交。”改革保守新党议员刘承旼主张,“将国家安全交给一个依靠屈辱外交的势力,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危险的事”。因“崔顺实干政门”而相互仇视的保守两党好不容易达成一致的意见。

当事人宋永吉议员说“敌视为了国家利益而努力的方法上的差别,批评我们是卖国贼,这是作为大选候选人的政治人水平低下且不成熟的表现”,“刘承旼议员始终无法抛弃自己源于朴槿惠的事实,令人惋惜。我提议不要躲在背后指责,应该堂堂正正地进行公开讨论”。

民主党院内代表禹相虎在党政调整会议上反驳道,“在野党代替见不到王毅部长的驻华大使金章洙与其会见,不过是代替(大使)该做的工作,结果不但不表扬反而说是事大主义?”,“外交分为政府层面的正式外交、议员外交、民间外交等,促进多种方式的交流才有助于国家利益”。

专家们也表示“外交需要像生物一样灵活,对于外交遗案,一味地跟随政府方针是独裁政府中才有的事”,“议员外交反映韩国社会的各种意见,最终能提高政府的外交地位”。

对于保守势力对在野党与萨德相关的议员外交动用“屈辱”、“讨好大国”、“卖国”等刺激用语的行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专家指出:“在猜测到会提前进行大选的情况下,这是意图启动安全框架战略的行为。”该专家的话让人想起郑东泳、罗卿瑗、金富谦议员等朝野中坚议员们(去年11月)和新国家党议员们(12月)组成代表团访问美国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当选人方面接触时没有引发“讨好大国外交”争议的事实。

据悉,宋议员等人的访华虽被卷入“讨好大国外交”争议,但朝野中坚议员们将于本月中旬一起访问中国展开“超越党派的议员外交”。

金志垠 记者, 李世莹 记者, 金真哲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77760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