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1.07 15:17 修改 : 2020.01.07 15:25

“对于中东什叶派,他是詹姆斯•邦德、埃尔温•隆美尔与Lady Gaga的集合体”,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分析家为当选2017年美国《时代周刊》“百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所撰写的评价。

巧合的是,几十年前美国“除掉”的另一位伊朗英雄也入选过1951年《时代周刊》“年度人物”, 他就是伊朗第35任首相穆罕默德•摩萨台(1882~1967)。摩萨台在任两年期间,不仅引进失业补贴,推进土地改革以推行社会改革,而且主持的石油工业国有化,成为伊朗“反外来势力传统”与“世俗民主主义”的象征。当时英国一直像“吸盘”一样吸附在伊朗石油上,拒绝同摩萨台谈判,并在国际市场上大张旗鼓地领导了一场对伊联合抵制,同时声称“照此下去伊朗会变成共产主义”, 向美国艾森豪威尔政府提议开展“驱逐摩萨台作战”。

1953年4月,美国中央情报局批准作战,开始收买伊朗政客、神职人员和媒体人,让他们伪装成伊朗民众党党员,并通过他们在同摩萨台联合的势力之间挑拨离间,煽动反对萨摩台。他们持续向巴列维国王施压,而国王一年前与摩萨台发生冲突招致国民强烈反对,当时正在犹豫不决。为应对危机,摩萨台走向独裁。巴列维国王同年8月亡命罗马,签署文件解除摩萨台职务并任命由美国选择的扎赫迪将军出任新首相。当时,伊朗各地连续四天发生激烈的示威队冲突,有300人丧生,双方示威队伍中都有美国中央情报局操纵的黑社会头目活动猖獗。政变势力以出现抢劫、纵火、混乱为口实逮捕了摩萨台,巴列维国王从罗马返回国内,维持亲美独裁王朝长达26年,直到1979年发生霍梅尼革命。

直到2013年才被公开的官方文件记载,所谓“埃杰克斯作战”是美国中央情报及平时介入颠覆外国政府的第一次行动。美国国内认为,1979年至1981年持续了444天的德黑兰美国大使馆人质事件是伊朗出现“反美感情”的肇始。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奥尔布莱特2000年公开表示:“艾森豪威尔政府认为该作战从战略层面是正当的,但政变显然是伊朗政治进程的退步。伊朗对美国的这次介入为什么会一直感到愤怒,由此可知。”至于特朗普总统暗杀苏莱曼尼的行动,几十年后美国将会作出何种评价?

金英嬉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2335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