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19 14:28

金志锡 大记者

金志锡 大记者
美国总统特朗普几个月前曾说“博尔顿想要发起三场战争”。

至于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想要发起战争的国家,有两个很确定:伊朗和委内瑞拉。他将委内瑞拉和古巴、尼加拉瓜一起称为“三大暴政国家”,寻求推翻这些国家的政权。9月10日博尔顿被闪电解除职务后,美国武力介入委内瑞拉局势的可能性几乎已经不复存在。但伊朗不同,即便博尔顿已经被解除职务,依然可能爆发局部、有限的战争。沙特石油设施遭到无人机袭击就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另一个国家可能是朝鲜或俄罗斯。如果他的关注点在推翻政权上,朝鲜就是他的目标,如果他更关注对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和介入乌克兰内战进行讨伐,其目标就是俄罗斯。在博尔顿卸任后,美国和朝鲜、美国和俄罗斯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也几乎已经不存在。

但令人意外的是,特朗普解雇博尔顿的核心原因竟然是美国与阿富汗武装叛军塔利班的和平协定问题。这就是说,是特朗普对外政策的两大支柱——美国优先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之间出现了冲突。

美国优先主义在本质上属于一种经济国粹主义,其核心对手是中国。特朗普认为,美国没有必要继续花费巨额资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地驻扎军队。但新保守主义者寻求利用武力维持并强化美国的霸权,因此中东地区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这两大主义之间的差距比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传统的政策差距还大,但为了推翻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两者曾短暂进行了联手。随着特朗普任期即将结束,两者之间的分歧日渐明显。这也是美国优先主义植根现实的一个过程。

这种变化对朝鲜核问题的解决也将带来一定影响。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希望在无核化谈判中拿出成果的动机不断增强。他在解除博尔顿的职务后指责博尔顿提出利比亚模式导致谈判进展困难,并非只是说说而已。另外,无核化谈判还可以符合美国对华攻势的政策方向。随着朝美关系改善,朝鲜依附中国的需求会逐渐降低,届时中国必将感受到巨大压力。虽然在所有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之前,朝鲜会继续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徘徊不定。

似乎为了印证这一观点,美国和朝鲜计划在本月末重启工作磋商。现在双方之间的立场还存在较大差距。重点是,双方需要围绕朝鲜如何在宁边核设施之外采取进一步的无核化措施,以及美国如何采取包括放宽部分制裁在内的同时行动措施等初期行动方案达成协议,并围绕无核化的定义达成共识,制定出一份具体的“路线图”。双方的态度很坚定,而且已经通过之前的失败谈判清楚掌握了对方的立场,预计即便谈判进展困难,双边关系也不至于很快破裂。

要想取得足够显著的成果,需要三个前提条件。首先,美国要戒骄戒躁。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总统和美国高层官员最近表现出一定的让步态度,值得我们肯定。另外,朝鲜也应当迅速对变化的情况作出回应。朝鲜一直强调放宽并解除制裁以及体制安全保障的问题,虽然这些要求具备一定的合理性,但不可能一下子得到解决,因此朝鲜需要表现出更加灵活的姿态。

最后,还需要中间人采取大胆的行动,推动谈判进展。这一角色非韩国莫属。能够对复杂的无核化进程保持耐心,并抱着坚定决心、充满动力且发挥创意推动无核化进展的国家只有韩国。文在寅总统下周的韩美首脑会谈可能会成为一个起点,带动韩朝首脑会谈和朝中首脑会谈等相关国家采取一系列行动。

有个名词叫做“特朗普风险”,指特朗普即兴决定、不可预测的行事风格以及美国国内的政治变数。有人因此主张“这样的特朗普不可能解决好核问题”。但这只是一面之辞。特朗普在核问题上正变得越来越现实,而且表现出了比其他美国总统更加稳定、而且可以预测的政策连贯性。朝鲜对待无核化谈判和美国的态度变化幅度也保持在一定的限度之内。如果将目标从完全解决核问题改变到’取得不可逆转的进展”,预计在明年年末美国大选之前,就可以获得重大成果。

至少在朝核问题上,我们处于“因为是特朗普, 所以可以解决”的局面。因此,一定不能错失这一机会。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997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