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2.15 11:04 修改 : 2019.02.15 11:05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和韩国朝野代表似乎在2月12日与美国民主党众议员议长佩洛西进行了一场非常激烈的讨论。佩洛西议长以自己1997年访问朝鲜的经验为例主张,“不能相信朝鲜”,“朝鲜不是想要实现无核化,而是想要韩国去武装化”。对此,正义党代表李正美表示,“现在的朝鲜不同于苦难行军时期的朝鲜,应该再多看看再下结论”,韩国民主和平党代表郑东泳甚至指出,“最初提出解决朝核问题的方案,不正是美国民主党执政期间所制定的佩里路线图吗”。从这些对话中可以推测出会谈时讨论的激烈气氛。佩洛西议长最后表示,“但愿是我错了,是你们对了”。

韩国访美团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之前访问美国,组成空前强大的重量级访问团前往华盛顿,向充斥着怀疑论调的美国传达了韩国的立场和期待。他们抱着恳切的心情与美国政治人和专家们见面,努力说服对方,寻求对方合作,倾注了大量心血。但是,仅凭借这种一次性的见面很难打破美国朝野对朝鲜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也无法改变美国对特朗普的反对情绪。佩洛西议长只是美国政治圈、主流媒体和智库弥漫的这种想法的一个代表人物。他们看不到2017年11月以后朝鲜已经停止了核导试验、也看不到朝鲜已经表态有意废弃宁边核设施并一心投入经济建设。他们看不到朝核问题从1993年朝鲜宣布推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之后,已经持续了26年无法得到解决,却只强调去年6月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后已经过了8个月,而朝核局面并无大的改变。在华盛顿专家的严重,朝鲜就像一个叫嚣“如果我今天不抢银行,你们可以给我什么好处”的罪犯。

幸运的是,与第一次新加坡首脑会谈相比,对于河内的首脑会谈,很多人都变得更加认真、慎重,更加注重现实。华盛顿的对话派也普遍认为,“如果第二次首脑会谈拿不出具体成果,我们可能也会转变态度,成为悲观论者”。对于国内政治和国际评价极为敏感的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国务委员长自然也知道这些情况。就连在去年首脑会谈之前极力主张“朝鲜应当废弃核武器并将核武器转移到美国橡树岭”的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最近也表现得非常低调。

与去年因为“第一次会面”而喧闹不已的情况相比,这次双方根据现实调整了对会谈的期待值,并不断在会谈前寻求互相理解,颇为值得关注。美国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在本月初访朝之前曾通过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表明了保障朝鲜体制安全和分阶段、同时行动的无核化原则。这意味着,美国已经改变此前要求朝鲜首先进行全面核申报的方针,打算将无核化作为一项长期工作慢慢解决。他还在访朝之后先后两次分别在首尔和华盛顿与韩国政治人见面,坦率介绍了双边的磋商情况。

朝美用来交换的无核化措施和相应补偿措施也基本露出了轮廓。朝鲜在废弃宁边核设施之外,还会拿出什么筹码作为“+α”的“α”,美国是否会在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观光等问题上部分放宽制裁,成了双方能否达成协议的关键点。与比根代表见过面的某议员表示,“双方围绕对峙了20多年的问题,现在才刚刚坐下来询问对方 ‘你想要的是什么’,如果对这次首脑会谈抱有太高期待,最后肯定会感到失望”。

虽然面临着很多现实上的障碍,但我们仍然希望特朗普和金正恩两位领导人能够做出更加果断大胆的决定,能够对无数的佩洛西们说,“你们错了”。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88219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