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2.12 13:43

是否进行晚宴等亲善活动也备受关注

去年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的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图片来源:美联社 韩联社)
再过半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将举行第二次首脑会谈。会谈方式是事先确定日程和场所,然后集中讨论议题,这一点与去年的6•12新加坡朝美首脑会谈很相似。但是此次双方都更换了工作协商代表,工作协商也进行得很密切。因此能发现什么样的差异是主要看点之一。

此次首脑会谈也是以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1月访问美国华盛顿为契机,首先决定了日期。此后,美国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访问平壤,就议题展开了协商。这一点与新加坡会谈非常相似。去年,特朗普总统在举行第一次首脑会谈的33天前,即5月10日上午通过推特公开了首脑会谈的日期和场所,随后开始了“板门店工作会谈”。

虽然确定时间、场所、讨论议题等形式上的顺序很相似,但与第一次首脑会谈相比,第二次首脑会谈存在不小的差异。首先,参加工作协商的代表级别提高了。去年8月末,全权负责对朝协商的比根特别代表与第一次“临时”兼任工作协商代表的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金成级别不同。其除了可以向特朗普总统当面报告之外,最近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表现出的慎重而灵活的对朝接近方式也引人注目。国务委员会特别代表金赫澈作为比根的协商对象出现,虽然比起第一次会谈时担任工作协商代表的外务省副相崔善姬来鲜为人知,但从朝鲜在金正恩直属的国务委员会设立了“对美特别代表”这一新职务可以看出其力量。外交界认为,金代表也有可能直接向金委员长报告。

但是他们是否能在工作协商中完成议题调整还是个未知数。据悉,在去年举行第一次会谈之前,从板门店开始的工作协商一直持续到了新加坡当地首脑会谈之前,但联合声明中没能充分反映工作线上协商的具体内容。

虽然预计比起“金成-崔善姬”阵线,“比根-金赫澈”阵线在工作协商上取得进展的可能性更大,但考虑到此次朝美协商的特性,依然存在最终决定权在两国首脑手中的可能性。韩国前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赵成烈预测称,“此次(两国首脑)将会在工作协商全部结束后进行会晤”,“但不能排除协商到最后仍无法达成协议的部分将会转到首脑间谈判上的可能性”。

与当天结束的第一次会谈不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最大特征之一是此次是2天1夜的活动。专家们认为,两位首脑的时间得到充分保障,所以可能会在协商的同时会从加强和强调信任的角度出发,举行类似于“步行桥会谈”等的亲密活动。韩东大学教授金俊亨表示,“可能会有晚餐,两位首脑至少会见两次面”。

负责进行礼宾、警卫等工作协商的朝方负责人很有可能和第一次会谈时一样,还是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但是在新加坡首脑会谈时,曾是金部长协商对象的白宫副幕僚长乔•哈金卸任,预计继任的副幕僚长丹尼尔•沃尔什等将代替其担任这一职务。

金志垠 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88174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