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17 09:59

外务省谈话…暗示幕后磋商取得进展

京畿道涟川郡北纬38度线上,曾经是非军事区最前方监视哨所的地方如今只有一棵和合抱粗的树木。原来围绕这棵大树的监视哨所已根据去年9月19日韩朝平壤联合宣言和军事协议拆除。左侧是2015年光复70周年之际的景象,右侧是拆除监视哨所后的2019年9月的景象。(图片来源:涟川/韩联社)
朝鲜外务省9月16日称朝美工作级谈判“有可能在最近几周内举行”。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外务省当天下午发表“负责美国的事务局长谈话”(下称“谈话”)称,希望工作级谈判是朝美之间一次好的会面。此前朝鲜方面曾于9月9日晚发表“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谈话”,提议“9月下旬在双方商定的时间和地点”举行朝美工作级谈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当地时间9月12日就此表示“欢迎”。 这从侧面证明,朝鲜和美国之间就工作级谈判举行的幕后协商取得了进展。

朝鲜方面还披露了其在工作级谈判中希望选择的议题和讨论方式。谈话称:“我们的立场是清晰而不变的,那就是只有威胁我国制度安全和阻碍发展的因素得到彻底清除时,才能讨论无核化问题。” “制度安全”意味着“安全保障”议题。

值得注意的是所谓“发展的阻碍因素”,事实上指的是美国和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这是今年2月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后,朝鲜方面第一次作为同美国谈判的议题公开提到“(放松和解除)制裁问题”,显然是已经设想把“安全保障”和“(放松和解除)制裁问题”作为“无核化”过程中的交换对象。

谈话中的有关句子初看有可能解读为在主张“先相应措施,后无核化”,但从“只有在清除时”的时称看,所意味的不是“先后”而是“同时”,应当解释为强调朝鲜方面所愿意选择的议题的表达方式。

朝鲜方面在谈话中评价说“美国希望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问题的立场,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这就是朝鲜方面“希望成为一个好的会面”的理由,可以解释为朝鲜方面提出有关工作级谈判日程的建议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解除“超级鹰派”、白宫国家安全助理约翰•博尔顿职务并对博尔顿声称要对朝鲜适用“利比亚模式”一事公开提出强烈批评所做出的反应。特朗普总统当地时间9月11日在白宫被记者问及博尔顿的后任者时,刻意改变话题称:“由于博尔顿提到利比亚模式,我们和朝鲜之间出现严重问题。这是他的失误。看看在卡扎菲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对金正恩在博尔顿之后所说的话,我不表示批评。”这就等于特朗普总统在朝鲜问题上公开表示不同意“颠覆体制”或“更换政权”、对最高领导人的“斩首行动”之类做法。河内首脑会谈后,朝鲜方面强烈谴责博尔顿是“针对朝鲜的战争疯子”、“人类的残次品”(5月27日在外务省发言人谈话),并一直在要求博尔顿下台。

不过朝鲜当天的谈话同“9月9日崔善姬谈话”一样,并未掩饰对美国的怀疑。谈话称:“今后朝美关系有可能进一步密切起来,相反也有可能徒增相互之间的敌意。这完全取决于美国带着何种选择性方案来到谈判桌上。本次工作级谈判将成为决定今后朝美对话走向的契机。”这同“崔善姬谈话”所主张的“如果美国方面在朝美工作级谈判中再次拿出老剧本,朝美之间的交易可能会就此结束”同出一脉,但措辞温和了一些。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0973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