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2.27 11:23 修改 : 2019.02.28 09:50

图为2月26日上午,为参加首脑会谈的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抵达越南谅山省同登站后,正微笑着向人群挥手致意。(图片来源:同登/EPA、韩联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18年6月12日第一次见到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韩)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当天是分裂国家朝鲜诞生的第25469天。260天后的2019年2月27日,两国首脑将进行第二次会面。

25469和260。这两个数字的差异包含了肩负朝鲜半岛和平命运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历史地位和课题。第二次会面比第一次会面容易许多,用初次会面时所花费时间的1%就足够了。但260天中,包括“1128天战争”在内,25469天里积累的敌对和不信任远远不足以平息。战争、敌对、矛盾的时间越长,和解、和平就越远。因为要避免“不是最好就是最坏”的态度。要走的路还很长。

第二次会晤将在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河内举行。河内作为历史的见证者,证明了从战争走向和平;从敌对走向和解、共存的道路从未受阻。作为首脑会谈的有力场所索菲特传奇大都市酒店又怎么样呢?1972年的圣诞前夕,在河内的夜空中,美军炮弹如雨般倾泻而下, 琼•贝兹(Joan Baez)正藏在地下防空洞。在当时名字为‘Thong Nhat ’的酒店在防空洞中, 贝兹将反对美国侵略越南的人的圣歌《我们会战胜一切》(We shall overcome)唱了一遍又一遍。索菲特传奇大都市酒店是历史的见证者,目睹了吞噬无数生命、充满侵略和抵抗的战争;和解和反省的痛苦挣扎。这是“与敌人进行对话”的首个场所,在这里1961年至68年设计、执行侵略越南的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与越南前外长阮基石回顾“为什么陷入战争,没有尽快结束”、如何防止“另一错误”、探索“失去的机会”。

麦克纳马拉将1997年6月20日至23日的首次对话中将漫长的教训压缩为两个方面。例如“理解敌人”、“即使双方是敌人,最高领导人之间也应该继续对话”。金正恩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都在努力遵循“麦克纳马拉的教训”。期待以第一次会谈的成果为基础,在第二次会谈中迈出走向“正常国家关系”的一大步。

悲观和乐观各有不同。首先,作为70年敌对国的两位最高领导人会面,在“全面、深入、坦率地交换意见”后制定的《圣淘沙协议》(6•12新加坡共同声明)履行情况不佳。首次会面后,金委员长归还了55具韩国战争美军遗骸,并为永久废弃东仓里导弹发动机试验场和发射台采取了基础措施。美国以对朝制裁为由阻止了国际人道支援团体的对朝援助,年末开始美国才稍微放低了门槛。仅此而已。

但是包含朝鲜半岛冷战结构解体蓝图的《圣淘沙协议》并没有被废除。生命力顽强。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应该警惕这种悲观情绪。朝鲜半岛根植于“地球上最后剩下的冷战体制”(文在寅总统),是充满敌对和矛盾漩涡的悲剧之地。朝鲜半岛的冷战结构就像竹林一样,由根部缠绕在一起的四根柱子支撑着。那就是“①对立、没有信任的韩朝关系”、“ ②深度缔结在朝鲜半岛问题中的美国和朝鲜的敌对关系”、“ ③朝鲜为确保体制生存和遏止力追求核武器”、“ ④敌对关系的根源——军事停战体制的持续和军备竞争”。初期朝鲜半岛和平进程的设计者兼实践者、朝鲜半岛和平论坛名誉理事长(前统一部长)林东源表示:“这些因素具有相互依存性,只分离一个因素无法能解决问题”、“只有全面接近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朝鲜半岛问题”。

《圣淘沙协议》是朝美首脑承诺共同旨在消除四个柱子中的三个的文件。协议中的“建立新的朝美关系”(第1项)对应着②、“共同努力构建永久性的、巩固的和平体制”(第2项)对应着④、“为实现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而努力”(第3项)对应着③。①是《4•27板门店宣言》、《9月平壤共同宣言》、《9•19军事领域协议书》的实践,已经开始了解除工作。韩朝在消除②③④的努力中也将步调一致。如果《圣淘沙协议》和《韩朝首脑宣言》得以完全履行,朝鲜半岛冷战结构的四个支柱就如同融化在春雨中孕育新生命的冰块一样,将成为和平的基础。迫切需要韩朝美首脑“三人四足跑”。

最重要的是金正恩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不顾各种压力和诱惑,坚持了《圣淘沙协议》。悲观论者和乐观论者虽各执完全不同的世界观和利害关系但也有同感的一面。这来自于金正恩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的第二次会晤的目的,制定《圣淘沙协议》4项提案的具体履行方案的共同认识。这本身就是距离第一次会面260天后的巨大成就。如果偏离轨道,“和平列车”就无法到达目的地。

金正恩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在首次会晤中明确表示:“建立互信可以增快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但是双方都缺乏信任,信赖度浅。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结束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拿着“空包”来到平壤,向朝方施压,要求“全部申报”。朝方回应称这是“强盗要求”。“促进者”文在寅总统拯救了曾陷入不信任泥潭的《圣淘沙协议》。“如果美国采取相应措施,朝鲜将继续采取永久性废弃宁边核设施等追加措施”,明确表明了金委员长承诺的《9月平壤共同宣言》就是其中之一。“值得信赖的第三方”是消除敌对的必要催化剂。

挣扎于选民意识中的美国从天上掉到了地面,朝鲜不宣扬“美国制造的狼”的北侵恐惧,回到地面需要更多的时间。直到跨过一年,“机遇时空”才打开。美国视朝鲜为“合理行为者”,朝鲜努力响应“美国式对话”。

美国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表示“两国对个人权利和人权持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对地区和彼此都持有不同的世界观”。但与其他美国人不同,没有指责朝鲜是“流氓国家”。同时比根称“准备同时并行推进《新加坡联合声明》中作出的所有承诺”(1月31日斯坦福大学演讲)。“同时并行”是指针对美国要求“先无核化”的压力朝鲜提出的履行原则。金委员长将新协商窗口—金赫澈的职衔定为符合比根“对朝特别代表”的“对美特别代表”,并告知了美国。

建立“相互信任”的努力可成为落实《圣淘沙协议》的强大推动力。虽然现在还很微弱。重要的事实是,双方都在不信任的冻土上撒下信任的种子,努力开垦。

敌人不能一下子就成为朋友。必须要经历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善意的单方措施到相互节制到深化交流合作再到创造新的情节和认同感等是必要的( 查尔斯•库普乾《化敌为友》)。要想成为朋友,首先要学会“像别人一样相处”。即便内在盘算不同二国相争也不刀枪相向、在快速利害算计中也维持礼仪,这是世界上许多“正常的国家关系”。希望金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的第二次会面能够成为抛开漫长的敌对,迈向“像别人一样相处”的一大步。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374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