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2.26 14:34 修改 : 2019.02.26 16:05

金鍊铁 统一研究院院长
金鍊铁

统一研究院院长

“简直是个小巴黎”。这是1956年朝鲜小说家宋永率文化代表团访问河内时所说的话。这座中文意为河与河之间,并取“河内”的发音而命名的城市在当时是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的首都,是持续长达30年“一万日的战争”的司令部,也是21世纪最有活力的开放城市。在这座充满故事的城市中,即将举行一场决定韩半岛命运的历史性会谈。如果说新加坡会谈本身的意义就足以创造历史,那么河内会谈则需要更多成果点缀。也许我们可以从河内走过的漫长历史道路中找到一些谈判的智慧。

河内是胡志明的城市。人们对胡志明的评价有很多,笔者认为其中最恰当的评价当属“一个努力去做可行之事的人”。胡志明重视现实甚于意识形态,讲求实践甚于理论,经常把自己的理想融入到现实的条件之中,是个真正的实用主义者。

胡志明留下的实用主义遗产对越南选择的发展路线起到了重要影响作用。越南在1986年12月第六次党代会上转变路线,也是出自同样的“改革”精神。越南语中,改革的读音是“đổi mới”,“đổi”意为改变,“mới”则意味着全新,“đổi mới ”的字面意思就是焕然一新。越南就是用“đổi mới”这样一个连农民也能理解的通俗词语宣布改变政策。而事实上,胡志明早在1946年就使用过“đổi mới”这个词汇。

越南曾在1979年尝试施行新经济政策,但此举引起了保守派和反对派之间的激烈矛盾。最终,在1986年的“đổi mới”中,改革派取得胜利,越南才真正实现了路线转变。那么,越南是如何实现这一改变的呢?首先是放弃传统的重工业战略,将经济政策的重心转移到农业和消费材料上来。同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越南减少政府的介入,逐渐扩大市场的作用。此外,越南还实施开放经济政策,鼓励出口,并积极吸引外资。

国际社会将越南的改革开放政策称为“局部激进式改革”。因为越南虽然大胆引进市场定价机制并迅速实施对外开放政策,但为了避免社会混乱,越南在农业和国营企业改革上采取了分阶段改革方式。而且,虽然越南积极推动经济开放政策,最终实现经济开放依然耗费了很长时间。在此过程中,改善与美国的关系是核心要素。为了抚平战争留下的伤痕,双方从民间交流开始起步。越南向美国企业表达了开放的决心,美国的企业则为双边关系正常化制造了大量舆论。美国和越南从1990年开始进行政府间对话,1995年正式建交。不过,两国在建交后过了很久才真正实现贸易正常化。经济开放需要得到投资者的信任,在此过程中,需要政府颁布坚定的改革政策作为后盾。

实施改革政策后的30年,越南年均经济增速超过6.5%,创造了发展中国家罕见的成功模式。不过回顾历史,越南的发展道路并非一帆风顺。高速增长伴随着严重的腐败、两极分化和经济结构失衡。开放水平提高了,自然就会受到国际经济变化的影响。不过,越南凭借特有的集体领导制度战胜了各种遇到的危机。当然,能够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还是越南解决问题时的“实用主义”思路。

朝鲜也想改革经济。金正恩委员长乘坐的列车将通过中国前往河内。中国和越南都有不少政策值得朝鲜学习。不过,任何国家的经验都无法完全照搬,朝鲜必须根据本国的产业结构和比较优势,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不过,我们有必要看到朝鲜一心“改革”经济的坚定决心。如能在采取相应措施时充分考虑到朝鲜发展经济的决心并给予回应,朝鲜无核化的速度一定会大幅加快。只有摆脱过去的陈旧看法,用变化的眼光看待朝鲜,才能提高谈判成功的可能性。

1954年日内瓦会谈后,韩半岛开始冷战,越南也走向分裂、进入另一场战争。战后的韩半岛和印度支那曾交替在冷战和热战的硝烟中互相影响。那么,2019年的河内又是怎么样的呢?希望它能够成功为韩半岛和东亚地区的和平与繁荣架起桥梁,作为和平与繁荣的象征,被人们铭记。

1997年,越南战争的两大敌对方在越南再会,进行了一场历史性的“与敌对话”。当时美国的国防部长麦纳马拉,这位越南战争的主角感叹“我们因为误会而错失了机会”,并强调双方应该“理解对方并不断对话”。这是和平的智慧,也是谈判的核心。需要改革的何止是经济?谈判也需要一场改革。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338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