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1.21 14:04 修改 : 2019.01.21 14:05

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18日(当地时间)到达瑞典后访问瑞典外交部与玛戈特·瓦尔斯特伦外交大臣会见后正从外交部大楼走出来。(图片来源:斯德哥尔摩/韩联社)
在朝美就2月末左右举行第二次首脑会谈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美国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和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于当地时间1月19日在瑞典首次会面,领导双方的无核化与关系正常化工作会谈。以上周朝美高层会谈及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谈结果为基础,双方相当于打开了补充第二次首脑会谈“内容”的协商之门。

此次会谈的重要意义在于,这是比根特别代表自去年9月上任4个月以来首次与崔善姬副相面对面交流。此前,相较于在提供相应措施方面消极的美方工作人员,朝鲜一直要求与特朗普总统进行“直接交易”,不愿进行工作及高层谈判。因此,比根特别代表前往瑞典从侧面证明,在朝美高层会谈等场合出现了“可讨论下一步”积极信号。

据悉,朝美工作协商代表将从19日到22日进行为期4天的“集体谈判”,因此能否得出高于见面礼的结果也备受关注。据了解,朝美进行工作会谈的地方是距离斯德哥尔摩西北方向约50公里的一处度假村。该地位于瑞典东南部的梅拉伦湖,由于外部很难接近,经常举行重要会议。

专家们认为,此次工作接触事先并未经过周密的准备,因此朝鲜和美国将进行侧重于探索性质的谈判。韩国前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赵成烈表示,“现在还不是充分讨论金英哲与蓬佩奥会谈内容的阶段。由于(斯德哥尔摩会议)几乎在同时进行,所以此次工作会谈可能会成为试探性对话”。如果“崔善姬与比根的工作会谈”取得实际成果,也不排除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第5次访朝的可能性。

如果“崔善姬-比根”协商渠道能够经常进行,其分量将增大到足以左右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成果的程度。因为第一次首脑会谈被批判为偏向象征性,所以要充实内容,议题讨论只能由两人主导。目前还无法确定朝美如何设定第二次首脑会谈的目标。去年11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曾暗示将“核申报、核查、废弃路线图”作为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议题,但从朝美协商处于停滞状态来看,双方能否在2月末会谈之前就发展蓝图达成一致还是未知数。相反,最近外交界有不少观测认为,朝美或将在第二次首脑会谈上就中断核物质生产、申报和设立联络事务所等初期交换目录达成协议,采取通过此类“小交易”(small deal)的“阶段性履行”方式。

此次“国际会议”由瑞典外交部主办,韩、朝、美、瑞典方面人士参加,韩国方面派出朝核谈判首席代表、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李度勋参与其中。除了朝美谈判外,韩朝、韩朝美三方谈判能否实现也是关注焦点之一。

金志垠 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7914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