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2.20 15:31 修改 : 2017.02.20 15:31

[济州&]来源于民间信仰的传统民俗文化

村庄无一不有传说、神堂
说明济州人的想象力丰富
新年一到,160余处村庄办村祭
济州市中心的耽罗国立春祭

 

2月渔民祈求平安和丰渔的迎灯祭
夏天祈求家禽繁盛的百中祭

图为用木头制作的牛来祭祀的“木牛告祀”场面。(图片来源: 济州民族艺术人总会提供)
一万八千位神的故乡——济州岛。与陆地分离的济州岛的环境十分恶劣。济州岛的土地贫瘠,风力猛烈,是韩半岛最先迎接台风的地方。为克服这样的环境,岛民之间产生了独特的民间信仰,祈求邻居和家人的安康,祈求丰收和丰渔。

济州岛虽因石头、风和女人多而被称为“三多岛”,但神话和巫俗文化也相当丰富,在此留下许多印记。就像朝鲜时代济州岛上“堂五百,寺五百”之句所言,堂与济州人的民间信仰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据20世纪70年代初的记录,济州岛内全体202个行政村(550个自然村庄)中有250余个神堂,即使说不存在没有神堂的村庄也不为过。

不仅是作为旅游胜地而出名的地方,每个村都有各种传说与各种名字的堂。堂的神是作为居民的信仰对象和村里的保护神流传下来。据说济州岛的神加起来有一万八千位。对此,济州岛的民俗学者陈成基(音,82岁)分析表示,“可以在济州居民的生活中通过仪式来直接观看,因为是意味着精神上可以想象的范围的数量,看作是济州居民想象的边际即可”。

村祭最热闹时,在济州市中心举行“耽罗国立春祭”迎接新年。(图片来源: 济州民族艺术人总会提供)
开启新的一年的仪式从村祭开始。为迎接2017年丁酉年正月(阴历1月),截止到本月上旬,济州岛的每个村子接连举行了祈求平安和丰收的各种村祭。

村祭虽在韩半岛各地,不分城市和农村、山区和海滨村庄,全部广泛举行,但在日帝强占期以打破迷信为名遭受了沉重打击,韩国新农村运动开始的20世纪70年代初又受到镇压,再加上现代化的发展,相当一部分村祭都消失了。但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村祭在济州地区的大部分村子里又再复兴并积极地延续着仪式。

祈求居民平安和村庄丰收的村祭是全济州居民一起举行的共同体仪式,蕴含着顺应自然的济州人独特的文化和情感。准备并奉行村祭的过程中,村民们积极参与,为村庄共同体的精诚团结做出贡献。在日帝强占期调查村祭并留下记录的日本人村山智顺表示,“村祭是生活地区和条件相同的乡村居民为避免灾害,追求促进生活幸福,以向神祈求享受平安生活为目的,以各自村庄作为个体举行的一年一次或多次祭祀的年中乡土活动之一”。

从春节的28日 (阴历1月1日)济州市楸子面默里开始到本月初在160多个村子里举行了村祭。济州地区自古以来一直是在正月新年之际,各个村庄以酺祭、海神祭、洞祭、洞社祭、土神祭、堂祭、里社祭和村庄大祭等为名,奉行村祭。

济州举行的村祭大致可分为男性和女性分别主办的酺祭和本乡堂祭(简称堂祭)。酺祭是男性主办的用巫教式方法进行的村祭,堂祭是女性主办的由女巫举行的巫教式村祭。

图为济州岛代表性的村祭“松堂里村祭”的场面。(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与纳邑里村祭一样,济州岛的典型村祭松堂里村祭将本乡堂供奉的堂神作为“女神”,是保留巫教式酺祭的典范。本乡堂既是供奉守护村子的守护神的祠堂,也作为“堂信仰”的根源,成为本乡堂神话的中心。原来松堂里的三个村子有各自的神堂,上松堂供奉既是农耕神也是女神的金百珠(音),中松堂供奉世明珠(音),下松堂供奉既是狩猎畜牧神也是男神的梭罗小天国(音),分为三处举行祭祀。三处松堂中,中松堂和下松堂已消失已久,只留下了上松堂。据说金百珠原是女神,小天国是土生土长的男神,两神结为夫妻,生下了18个儿子和28个女儿,子孙们成为整个济州地区的368个村的神(本乡堂神)而坐镇其中。现在不仅是松堂里村,附近村庄地区的妇女们也参与松堂里村祭,祈求村子平安和家庭幸运。松堂里村祭因很好地保留了济州岛堂祭的原型,因此学术价值高,学术研究者们经常来此。与此同时,各村庄等也接连举行本乡堂祭和奶奶堂祭等。

村祭举行得如火如荼时,济州市中心会举行“耽罗国立春祭”以迎接新年。这曾是在人间的神作用和任务发生变动的“新旧间”结束后,新神来的“新时节日”立春这一天,民、官和巫共同举办的庆典。耽罗国立春祭是从耽罗国(公元前57-1402年)时代开始,以祈求农业丰收的街祭为中心而流传下来,广为人知;日帝强占时期的20世纪10年代被中断后,在1999年得到恢复,并开始每年举行。当时复原立春祭的民俗学者文戊炳(音,66岁)博士表示惋惜,“虽然有祭天的‘天祭’的意义和耽罗祈求丰饶的‘国祭’的意义,但未能完整地挽救这两个意义”。1841年朝鲜时代济州牧师李源祚写的《耽罗录》中写道,耽罗王亲自干农活,并鼓励农业的风俗、祈愿丰收,耽罗立春祭由此流传已久。

耽罗立春祭游戏中,济州神话代表性的神灵雪文台女神、迎灯神、大别王(音)、小别王(音)和自请妃等形象化济州神话神像等会亮相,还有耽罗王亲自拉犁种地的模拟农耕仪式“赶木牛” 。

春寒料峭的阴历二月,在济州被称为“迎灯月”。风神“迎灯奶奶”来到济州的时候,济州大海波涛汹涌。据说,迎灯奶奶在阴历2月1日从济州市翰林邑翰洙里进入,15日从牛岛离开。迎灯奶奶在济州岛逗留期间,在海里到处闲逛并撒下种子,是使济州居民得以生存的丰饶之神。在这期间,海女们不下海赶海,做家务也很小心。据说迎灯奶奶离开后,济州大海会恢复原有的平静。

迎灯祭是向风之女神迎灯奶奶和海神龙王祈求渔民的平安和丰饶的活动。济州七头堂迎灯仪式保存会将于本月26日 (阴历2月1日) 在济州市水协委贩场举行迎灯欢迎祭,下月11日(阴历2月14日)在沙罗峰七头堂举行迎灯送别祭。欢迎祭时,仅有渔夫和海女聚集一起简单地举行仪式,但送别祭时居民和游客们也将聚在一起,参与一整天的盛大祭祀活动。迎灯奶奶离开的牛岛和附近村庄的温平里等地会在2月15日举行祭祀礼。

据朝鲜时代中宗25年(1530年)编辑的《新增东国舆地胜览》中记载,“二月初一,济州归德金宁涯月等地举行了迎灯祭”,可见迎灯祭历史悠久。济州七头堂迎灯仪式(祭)包含着济州岛居民的生活风貌、传统、自然观和信仰,祭祀礼的价值得到认证,在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载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夏季有在牧场举行的 “百中祭”。到了百中祭的阴历7月15日,有祭奠村庄本乡堂神的百中祭和祭祀畜牧神的“牧者告祀”(由牧童进行的祭祀)。

在济州村庄,有名为“本乡堂”的地方,是村庄非常重要的“信仰处”。图为济州市朝天邑卧屹里村庄入口处的卧屹本乡堂。(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过去对于海滨村庄的居民们来说,祈求海女和渔民的平安和丰饶是最重要的,而对于中山间地区居民来说,在村庄共同牧场里放牧的牛马繁盛才是重要的问题。因此,中山间地区居民的民间信仰与农耕的丰饶和牛马繁盛的意识紧密联系一起。村庄本乡堂作为堂祭举行的百中祭蕴含着这些居民们的愿望。梅雨天气结束后,村民们为了防止因湿气而蔓延的霉斑,用阳光和风吹干给神献上的衣服,是向神祈求丰年和牛马繁盛的仪式。大部分百中祭在阴历7月14日-15日之间举行。

济州文化艺术财团理事朴京勋(音)表示,“在村庄的形成过程中,济州流传下来的时令风俗——村祭和百中祭等多种形式的济州岛祭祀礼是居民一起参与的共同仪式,发挥了居民精神的向心力作用。这种象征性的仪式也起到了加强居民间的和睦和共同体精诚团结的作用”。

一万八千位神的故乡——济州岛。共赏济州的巫俗文化也是了解济州的一种方法。

许湖峻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travel/78311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