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1.03 16:50 修改 : 2020.01.03 16:53

平均年龄30岁,年轻的城市深圳是“ICT实验床”

深圳市随处可见ICT公司富有个性的建筑大楼。图为总部设在深圳的TCL公司和中国著名电视机品牌创维公司总部。(图片来源:宋卿和 记者)
12月19日,在位于中国广东省深圳市的一家工厂,一群头戴白色帽子的20多岁中国工人正繁忙地组装供电机。这是“PI电机”在中国政府最早开放深圳为中国第一批经济特区后,在上世纪90年代深圳正式实现开放后在这里成立的企业,也是深圳第一代IT企业。2011年,该企业在中国上市,去年销售额3.2亿美元,一直保持着稳定利润。然而,PI电机最近遇到了两个大问题,一个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制裁,另外一个5G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产业转型。

“我前几天去了一趟越南,刚刚回到深圳,后天还要再去一趟。一年时间里,越南发生了很大变化。草地都变成了工厂,预计到2020年,在越南雇人将变得更难”。

PI电机的代表何国斌两个月前在越南河内购置了一个第二工厂。因为公司的四分之一产品需要出口到美国,而美国的制裁导致出口渠道受阻,只能前往与美国友好的国家寻找出路。从河内乘飞机到深圳只需要1小时40分钟。不过,他并不打算把深圳的工厂完全转移到其他地方。

图为深圳机场前,一排排挂着绿色牌照的电动汽车出租车。这些都是总部在深圳的电动汽车企业比亚迪(BYD)的车。深圳市所有出租车改用电动汽车的工作已于2019年完成。(图片来源:宋卿和 记者)
“深圳有完善的零部件供应和加工设备产业,并且拥有优秀的技术人才,有着坚实的产业生态。我们可以继续在深圳进行材料生产,只需要把美国限制的成品组装阶段工程搬到越南。从本周开始,我们已经重新启动对美出口”。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号称“中国的硅谷”,最近正设法克服美国贸易制裁给企业出口造成的危机。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通信设备企业华为总部,有从互联网与游戏公司起步后凭借“微信支付”掌控中国人日常金融的腾讯总部,还有立志与美国特斯拉争夺电动汽车市场头名的比亚迪(BYD)公司总部。尤其是华为,去年5月美国将华为列入出口限制企业名单,拉开了美中贸易战的序幕。面对美国的制裁,华为等中国大企业转身面向14亿人口的内需市场,刺激国内的“爱国消费”,而PI电机等中国的中小企业则纷纷从“越南工厂”等全球产业链中寻找活路。去年第三季度华为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高达40%(CounterPoint Research),将三星电子从20%降到0%的份额吸收殆尽。加快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是所有企业的共同之处。华为相关人士说,“我们决定在2019年投入1200亿元人民币进行研究开发(R&D),虽然还没有具体的统计结果,但预计将会全部执行完毕”。

对于美国的制裁,中国的企业普遍认为这是美国为遏制曾经在IT行业落后的中国实现高速技术发展而采取的措施。事实上,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旗下的信息通信企划评价院去年7月发布的分析资料显示,中国的ICT技术仅比美国落后1.2年,而且这是2018年的水平,去年这一差距可能又有缩小。相比之下,韩国和美国的技术差距为1.4年,还比中国落后0.2年。尤其是在云计算和物联网(IoT)等5G核心技术领域,中国已经超越韩国。

深圳市街头的监控摄像头。
拥有1300万人口的深圳市本身就就是中国企业和政府的一个大型“实验床”。深圳市已经成功在2019年将2万多辆市内出租车全部更换成电动汽车。2017年将公交车悉数换成电动汽车后,深圳市将电动汽车普及范围扩大到了出租车。所有车辆均由本国“比亚迪”生产。外国人走出深圳机场后,看到的第一道风景线便是整齐排列的绿色牌照蓝色比亚迪出租车。中国为区分电动汽车和燃油汽车(蓝色拍照),特别为电动汽车颁发绿色牌照,这种牌照在街道上随处可见。这是中国政府为购买电动汽车提供补贴,标榜“环保智慧城市”的深圳市为购车用户提供追加补贴,是当地政府把本地车企比亚迪培育成世界顶尖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决心加上大规模技术开发共同实现的成果。

在深圳这个平均年龄只有30岁的年轻城市,纸币几乎已经销声匿迹。就连卖肉串儿的小店都习惯于使用腾讯的微信支付和阿里巴巴的支付宝结账。2018年深圳市的人均GDP为18.9568万元人民币,是中国平均水平的近三倍。深圳的街上很少看到警察,也很少有车违章停车或者在行驶过程中违反交通法规。因为道路上随处可见带有人脸识别功能的监控摄像头,一有违章停车,摄像头就会自动识别违章者的身份,并通过智能手机向违章者发送“罚单”,堪称现实版“5G监控社会”。这种情况只有在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实现。违章罚款最高可达2000元人民币,考虑到深圳市星巴克一杯美式咖啡的售价只有25元人民币,这一金额可谓相当高了。华为总部所在的深圳市龙岗区更是堪称“智慧城市”的样板。龙岗区以华为的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斥资7900万美元打造了一个1.7748万平方米(5369坪)的智慧中心,在这里,经过学习的人工智能可以准确识别施工现场的工人是否佩戴了安全帽、电线杆的电线是否有下坠等情况,并将危险告知相应的管理部门。

位于深圳市中心的华强北是电子产品和零部件流通市场,也是连通附近工业园区的桥梁。这里有2万多个商店,15万多人从事销售行业,即使在12月19日工作日的傍晚,这里买家和游客仍然摩肩接踵。最近最引人关注的商品是家用机器人和高性能摄影设备。在这里经营一家1坪面积小店的中国人张某展示了一款外观酷似美国“GoPro”的4K高清(UHD)动作相机,说“定1000个可以在3日内交货,支持印制Logo图案,每个150元”。他说,这里的租金每月只有4000元,可以直接在附近的东莞市工厂生产后送来。

图为深圳著名商品市场——华强北的一家商店,店里展示着大量家用机器人。
第二天,记者使用中国的共享汽车服务供应商“滴滴出行”,从深圳打车前往距离约70公里的东莞市。这座拥有840万人口的制造业城市坐落着华为的智能手机工厂和约有一半韩国汝矣岛大小(180万平方米)的研究开发中心。为方便使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附近深圳完善的研究开发系统,外国企业也纷纷在东莞设立代工(OEM)或者贴牌(ODM)生产工厂。东莞已经发展成深圳的“生产基地”,并完成了从以往玩具和纤维生产基地转变为电子产品工厂的产业升级转型。由于东莞地区的工厂密集,加上中国的电商行业发达,这里很多人都拥有“两份工作”。从小在东莞生活的39岁的陈某白天做电子行业相关工作,下班后从附近工厂拿玩具在阿里巴巴上出售。他说,“我在阿里巴巴上开店已经三年了,现在的收入几乎可以和白天做的(正式)工作一样多”。

为了解在遭受美国制裁后东莞市制造业的情况,记者找到了当地负责企业管理工作的公务员。不愿公开姓名的这位公务员说,“虽然眼下对美国和欧洲的出口情况不甚乐观,但企业纷纷减少了外贸生产线,增加内需产量,正在进行调整”,“现在工厂普遍还在生产1年前的订单,加上最近中国作出让步,与美国的(贸易制裁)谈判有所进展,我们并没有特别担心”。他说,“干脆把东莞工厂搬到越南的企业不到1%”,“大部分企业都是为了规避美国的制裁而在越南新建一座工厂”。东莞附近的惠州市曾是三星电子最后一个在华智能手机工厂所在地,由于在中国的份额下滑,该工厂在去年9月正式关闭。东莞的这位公务员说,“三星电子撤走后,三星的外包零部件工厂已经改为向VIVO供货”。VIVO和华为、OPPO并称中国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总部设在东莞。

临近深圳市的工业城市——东莞市全景。
截至第三季度,去年深圳市的地区总产值增长率只有6.6%,低于2018年的全年增长率(7.6%)。对于始终保持高速发展的深圳企业来说,2019年是艰苦的一年。在深圳大学从事研究工作的韩国檀国大学教授金振浩(音,政治外交学)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比以前有所下降,加上美国的制裁,与外部合作实现技术发展的活动受限,包括深圳在内的中国IT城市却是遭遇了很大困难”,“但中国政府正设法在IT领域寻找创新动力,深圳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制造业、金融业集中的城市,依然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我们不妨来看一看深圳第一代IT企业“PI电机”公司何代表最近的情况。“除技术研究之外别无其它兴趣”的他迎来了在深圳创建公司30周年。他说,“如果眼中只有钱,而没有技术,就很难获得成功”,“深圳的风险资本泡沫正在慢慢减少,虽然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但现在正是深圳的巅峰时期”。长期致力于生产供电机的他从2010年开始把目光转向工业机器人的研发,迄今已投入3亿人民币。在面临的两大危机中,他首先通过在越南建厂的“随机应变”能力解决了美国制裁的危机。而对于第二个危机,他表示,“从相关研究来看,现在劳动者和机器人的比例是1000比71,我的目标是把这个比例变成500比3000”。他说,“很快就会发生大的变化”,“欢迎你到2020年中期再来深圳工厂看看”。

深圳 东莞/宋卿和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it/92304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