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1.18 17:38

《VIP》是一部反映百货店贵宾服务组女性员工工作情况的办公室情节剧,由张娜拉担纲主演,以时装等构成华丽视觉,并有偷情等刺激性素材,很容易被人们认为会成为话题,但电视剧却别有真正的价值。该剧通过浓缩了消费者至上矛盾的贵宾服务组业务和偷情素材揭示了“藏在华丽外表下的迫切现实”。

有人批评说,该剧题材虽为贵宾服务组,奇怪的是却不聚焦属于1%的上流社会真面目而在找办公室偷情女方面大费笔墨,不知如何将两个要素融合在一起;还有人说该剧有一点贬低女性的味道,以女性的奢侈消费代表两极分化的矛盾,构架上让人觉得是女同事争抢一男子,还出现了一个靠同副社长保持不正当关系得到提拔的女性,显然有浓厚的贬低女性嫌疑。仅从表面看的确足以造成此种误解,下面通过几项问答对这些误解加以解释。

其一,为什么要选择贵宾服务组?该剧通过贵宾服务组要展现的不是属于1%的上流社会的真面目。剧中的确描写了只为贵宾提供的高级服务,但更加细微刻画的是那些提供高级服务的感情劳动者。她们为满足贵宾强横无理的要求必须什么都要做。该剧没有停留在描写她们的辛苦方面,而是捕捉到了她们精神上的虚无和分裂。面对富人的女员工们要看得出谁是真正的财阀,谁是暴发户,谁是装富者,谁是富人的依附者,从而微妙地给予差别待遇。礼宾服务组的贤儿(李清娥饰)在揭发女员工们对顾客实行歧视待遇时曾自问“我和她们不一样吗”。 该剧希望通过贵宾服务组展现的正是这些女员工的内心世界,她们从业的地方要求极端的感情劳动,同时也是资本主义矛盾引发劳动者内在分裂的所在。她们所感受到的外表华丽内心空虚的违和感正是新自由主义时代劳动者所经历的困境的本质。

其二,为什么是偷情?偷情在剧中是作为一种探寻工具来使用的,其对象是掩藏在道貌岸然的外表下的真实。得遇一位完美的职场上司,以为实现了特别的爱,贞善(张娜拉饰)的婚姻生活却因为一个爆料“你组里有一个你老公的情人”的短信而陷入“信任地狱”贞善赶走了老公,并开始怀疑组里的同事,观众可以随着她去观察这些女员工的各个方面。但这些女员工的情况是外华内空的极致。美娜(郭善英饰)擅离办公室跑去的地方是幼儿园,作为抚养儿子的在职妈妈,她因为要独自抚养孩子且不得晋升而几乎崩溃。“看上去俨然富家女”的贤儿之所以走进旅馆客房,是因为突然家道中落,妈妈逃到外地躲债,讨债人找到贤儿的工作单位来。

其三,传闻“沙发升职”的宥利(表艺珍饰)是一个贬低女性的形象吗?宥利是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合同工,原来负责食品卖场的品尝柜台,被调到贵宾服务组后,立即传闻缠身。剧中并未揭示那些传闻是真是假,只给出了宥利掏出一个名牌包走进酒店的短暂镜头,还讲述了一位女职员的话——“女人要干男人150%的活儿才能得到承认,如果真有这样的职员,作为女人会很容易升职”。也就是说,该剧完全承认所谓“沙发升职”的可能性和相关批评,以此逼近当事者的精神世界。宥利向排斥自己的职员诉说“这是自己得到的第一个机会”,谁都会谴责她,但“用其他办法根本得不到机会”这句话直击肺腑。“退无可退”,她的现实处境最终打动对方。

该剧通过宥利要反映的一个现实是女性因为活得轻松就受到谴责。虽然说职场偷情一旦被揭发就会被解雇,但道德谴责总是集中到无权无势者头上,而副社长没有点滴损失。宥利不甘屈服于道德谴责,而表现出一种生存意志,这是看到世麟(柳彬饰)所受的启发。世麟作为百货店最大销售客户,是一位YouTube红人,同时也是个28岁的大型购物中心代表,但他也为高利贷业者所困。高利贷业者上门要债,但世麟再次借债3亿韩元以举办名牌展。展销虽受到舆论谴责,但收获颇丰,因为只有那些没有购买力的人们在谴责,而有购买力的人只会跟风消费。其中最热销的是世麟使用过的自有品牌太阳镜,因为这是一项可以轻松买下的商品。世麟准确地看穿了大众的艳羡和消费欲望,以“死即生”的觉悟放手一搏,所以获得了成功。

剧中展现的劳动与消费的全景与工业化时代以勤劳和简朴为美德的道德观念有着令人吃惊的乖离。该剧描写了女员工们在外华内空的资本主义世界如履薄冰地生活的现实。美娜最终把孩子交给老公离家出走。如果说今年7月上映完毕的《请输入搜索词WWW》(TVN)是通过漂亮姐姐们抱持未来乐观,那么期待《VIP》为观众讲述现实矛盾,演绎一个艰苦打拼的女性们在觉悟中渐变的故事。愿为那些“每个人背负的自己的十字架”翻越资本主义和家长制的重重山坡的姐妹们加油!

黄真美 大众文化评论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91720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