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15 14:46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选出的“十大糟糕技术”

没有实现目标或无视管控盲目研发
赛革威、电子烟、自拍杆上榜

“请乘一次试试”2008年大邱会展中心举行了韩国国内首个环保汽车展览会“Eco Motor Show 2008”,图为车模正在体验赛革威。(图片来源:韩联社)
如今新技术和新产品层出不穷,尽管它们被研发出来时都梦想着成功,但其中结出成功果实的却只有极个别。技术完成度、商品的缺陷、市场的不成熟等失败理由各不相同,然而其中一些却格外引人瞩目。因为它们或被毁或消失,但却提供了与技术和商品的成功及失败相关的有用情报。

麻省理工学院(MIT)出版的美国科学技术专刊《麻省理工(MIT)科技评论》最新一期因为有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以客座策划人身份参与其中而备受关注,其中介绍了2019年的技术,同时也审视了一番进入21世纪以来的十大失败技术。

1.赛革威

这是由美国的著名发明家狄恩•卡门在2001年研发销售的两轮电动移动工具,利用陀螺仪,可以在不跌倒的情况下,朝身体倾斜方向移动。狄恩•卡门表示,“赛革威将成为一款意义非凡的移动工具,就像是马匹和四轮马车时代的汽车”,相信它会革新城市和交通的面貌。赛革威被史蒂夫•乔布斯评价为,“像个人电脑(PC)一样的伟大发明”,风险投资家约翰•杜尔称其“将拥有比互联网更大的价值”。但是赛革威因为几乎未能实现大众化而以失败告终,最后被中国公司(纳恩博)收购。有说法直言,赛革威让使用者看上去像个傻子,它就是一款昂贵的电动踏板,只在旅游景区和机场找到了有限的用武之地。

2013年,美国旧金山举行了“谷歌开发者大会”(Google IO),图为佩戴谷歌眼镜出场的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2.谷歌眼镜

谷歌眼镜是一款眼镜外观的增强现实工具,可以上网、拍摄,由谷歌的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在2012年谷歌开发者大会(I/O)上公开,随即吸引了爆炸性关注和期待。其被视为代替智能手机的新型穿戴式智能设备,实现了商品化,但结果却以惨败收场。因为谷歌眼镜虽然便于穿戴,但也被视为一种可以将所在空间整体变为偷拍录制对象的工具。使用谷歌眼镜本身就会引发其他人的愤怒和担忧。

3.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One Laptop Per Child)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教授2015年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提议,“打造‘100美元笔记本’,向发展中国家的孩子推广”,于是低价教育笔记本应运而生。2008年名为“XO”的第一款产品被生产出来,随后有配备了21种语言的超过200万台被送给了40个国家的孩子,然而它们却几乎没有起到宣传中的“教育效果”。虽然初衷是想要解决对互联网和教育的接触,以消除教育不平,但是之后却出现了更加便利的商用平板、笔记本和智能手机。此事便成为了一起乐观地认为可以通过工具和技术接触、解决教育问题的失败案例。

4.基因编辑婴儿

去年底,经过中国科学家用基因剪刀进行基因编辑后,携带预防艾滋基因的“定制婴儿”诞生。基因剪刀技术被视为可以治疗无数疾病的划时代治疗方法,因此大受期待,但是目前无法知道基因剪刀技术是否会对人体造成伤害。这也是管控存在的理由,而在事例中,人们却对此予以无视,盲目地使用技术。

5.虚拟货币

以区块链为基础的虚拟货币被视为给少数投机分子带来巨大财富的工具,但也会产生让大多数人变得更加贫困的结果。这又是一个技术被错用的事例。区块链是让虚拟货币发挥作用的基础技术,同时也可以为其他领域带来新变化,但却因为被用作投机手段而褪色。

6.电子投票

电子投票的研发初衷是好的,但却没有解决现实的真正问题,反而制造出了新问题。在电子投票出现之前,唱票结束后会留下一捆可以查证的投票,而如今选举却变得更容易被黑客攻击。

7.个人信息流通

这是一起技术脱离管制的事例。社交媒体和数据分析在个人不知情、不可控的状况下,将与自己有关的信息共享、歪曲和加工,这并非个人自由,反而会威胁民主主义体制。Facebook和剑桥分析就是典型事例。

图为首尔市麻浦区某便利店陈列的卷烟型电子烟IQOS及专用烟草。(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8.电子烟

本身是为了减少吸烟危害,但结果却制造出了回避公众健康管控的漏洞,并带来了新型尼古丁中毒。

9.一次性塑料容器饮料

胶囊咖啡使得大家可以在早上节约30秒,但是却产生了大量难以再利用的垃圾。

网友(@neuroprofesor)3月6日在网上公开了利用GoPro的户外相机“Hero 3”和自拍杆拍摄的照片。图中,该网友正在与朋友一起玩滑翔伞。(图片来源:Pixabay)
10.自拍杆

自拍杆已经缩短了无数人的寿命。

评选出上述十大糟糕技术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编辑人员坦言,对于将哪些东西评选为“糟糕技术”的讨论十分困难。虽然有的可能是从一开始就想要研发出一种“坏技术”,但是有的在未能实现起初构想的出色目标时也会成为糟糕技术。与其说是技术失败,赛革威、谷歌眼镜更多的是一种产品失败。其他则属于类型相近的产品在市场上广泛销售的情况。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和电子投票的问题在于将社会、政治问题简化成为了技术问题。

最有用的技术、最强大的技术也有可能最有害。这也告诉我们,技术除了需要技术者外,更加需要社会讨论和控制。例如,汽车虽是现代技术文明的一枝花,但每年却会有125万人因为交通事故死亡,另有无数人因为可吸入颗粒物等间接受害。

具本权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cience/future/88593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