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拜登当选”之后将是“文在寅-金正恩时间”

登录 : 2020-10-15 09:47 修改 : 2020-10-15 09:48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图片来源:韩联社)

所有民调都预示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将在11月3日的美国大选中当选,拜登政府上台后,过去30年间围绕韩半岛问题反复出现的情况还会再现吗?那是一种像反复符号一样重复的模式,一个美国总统将解决韩半岛问题推到山脊的九成高度然后卸任,而一个新的当选人将已经取得进展的韩半岛问题打回原点。

自20世纪80年代末朝鲜搞核开发以来,历届美国总统都在任期之初向朝鲜施压弃核,加剧紧张局势,但最终转向谈判和妥协。然而,等到朝鲜弃核与朝美关系正常化相交换的解决方案接近成熟之际,任期即将结束。而新任总统们声称不会重复前任们的失败,把朝核问题打回原点,重复着完全相同的模式。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以“愤怒和火焰”的措词威胁朝鲜美国会动用核武器,朝鲜则以发射洲际导弹(ICBM)作为回应。这场危机导致在新加坡和河内举行两次朝美首脑会谈的历史事件。

文在寅-特朗普-金正恩组合在三人都处于上任初期时,使解决韩半岛问题的希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膨胀,但最终没有逾越长期的障碍。在朝核解决方法上遇到了一个问题:朝鲜主张的行动对行动的分阶段弃核,而美国主张先弃核后补偿。

2年的时间过去,拜登有可能成为下任美国总统,为金正恩-特朗普扮演调停角色的文在寅总统如今进入整理任期的时间。拜登贬低特朗普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举行首脑会谈是一场作秀,并声称在对朝方面不会采取那种办法。

最重要的是,“拜登总统”短期内无暇关注朝核问题,其当务之急是应对特朗普留下的美国国内分裂等国内问题,包括预期中的选举后遗症。他的选举网站发布的48项政策议题中,涉及对外的政策只有一项,那就是“恢复美国领导力的拜登政策”,而且对外政策中的优先事项也是恢复大西洋两岸同盟和稳定美中关系。

对韩国和文总统来说,这既是危机,也是机遇。面对内外堆积的紧迫难题,“拜登政府”不会希望朝核问题恶化,也不能否定已有的朝美首脑会谈。朝鲜似乎也不会做出让拜登陷入困境的“挑衅”。

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拜登曾就《纽约时报》有关对朝政策的提问表示:“我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追求空洞的项目,但作为向无核化推进的实质性战略的一部分,愿意与金正恩会晤。”

他还对《外交事务》和《华盛顿邮报》表示:“作为总统,我打算更新包括朝鲜在内的新时期裁军协定承诺。奥巴马-拜登政府谈成的历史性伊朗核协定阻止了伊朗拥有核武器,并为有效的谈判提供了蓝图。”他有意恢复特朗普撕毁的伊朗核协议,并以此为标准与朝鲜达成协议。这意味着,可以接受与朝鲜就无核化这一最终目标达成的阶段性协议,即根据朝鲜主张的行动对行动进行分阶段性弃核。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文在寅政府在韩半岛问题上甚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是集中于该范围外的事情。也就是说,同韩朝交流与合作相比,他更致力于解决朝美关系这一巨大话语。创造实质性的交流与合作,使韩朝关系取得进展,现在正当其时。

河内朝美首脑会谈破裂后,朝鲜曾粗言谴责韩国,但最近也在金正恩委员长的培育下,连续就朝韩合作问题发出了信号。朝鲜也认识到,拜登当选后韩朝关系取得进展不仅有利于实际利益,而且有助于改善朝美关系。拜登政府也没有理由反对,因为韩朝交流与合作不会使朝核问题恶化。

拜登的民主党政府希望在遏制中国崛起的同时又能使美中关系处于可预测的稳定状态,而改善朝韩关系将是在拜登政府面前提高韩国身价的方案。朝鲜变数是美中关系中埋藏的地雷之一,美国和中国也不会在稳定朝鲜这一点上出现分歧。

文在寅政府应当自信地向韩朝交流与合作迈进,而无需左顾右盼。拜登当选之后将是“韩朝时间”和“文在寅-金正恩时间”。

郑义吉 国际部高级记者

郑义吉 国际部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6578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