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济州&

假如雨天去济州岛...济州雨中旅行法

登录 : 2020-07-31 12:21

虽然熔岩洞顶滴水

但可去扁柏林,可去寄生火山山顶湖,可去画中

上月26日,去汉拿山白鹿潭途中,纱罗岳的山顶湖。连下了几天雨,湖水已涨满。(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时隔一年再访济州岛,充满了冒着雨去也要随处看看的欲望。在济州国际机场停车场,背着行李,拿起雨伞,豪气顿消。无论哪里,得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好,那就进洞吧”,浮现在脑海里的是熔岩洞,每次来到火山岛济州岛总觉得该去上一次。心里喊着“变危机为契机”、“化雨中旅行为宇宙旅行(熔岩洞是宇宙的奥秘)”,驱车东行。第一个目的地是济州市旧左邑月汀里的“万丈窟”。上个月25~26日的济州岛雨中旅行就此开始。

济州市旧左邑万丈窟内部。(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这里倒该热天来

“因集中暴雨,洞内也不停滴水,到处都有积水,请准备雨具、帽子、雨伞等,游览时当心。”看着万丈窟入口的告示板,心里咯噔一沉。一阵不祥之气袭来,担心自己又一次选错了旅行地。确实,洞顶零零星星地滴着水,地面上到处是积水,凹凸不平的地面很滑。大部分旅客穿着雨衣或打着雨伞。这是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天下着雨,来往于万丈窟的游客们却络绎不绝。

济州岛是“洞窟的王国”。“济州岛洞窟研究所”去年8月发表的报告称,济州岛共有209个洞窟(178个熔岩洞,31个海蚀洞),仅次于素有“寄生火山(济州方言称之为OREUM偶来)王国”美称的济州岛的寄生火山规模(368个)。其中,万丈窟的历史更是悠久,1962年在韩国洞窟中首次被指定为的天然纪念物(第98号)。包括万丈窟在内的拒文岳的熔岩洞窟群于2007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自然遗产。

济州市旧左邑万丈窟内部。(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熔岩洞在遥远的过去是熔岩流经之路。经济州世界遗产本部上月17日调查,包括万丈窟在内的拒文岳熔岩洞据推测是9000年前(误差±1800年)形成的。洞内稀稀落落地安装着小照明灯,可见度较低之处看不到5米以外。洞忽宽忽窄,宽处是“广场”,窄处是“胡同”。据说主通道宽18米,高23米。总长7.4公里,游客可以探访其中约1公里(两段)的距离。

感觉像是成了“夫宗休探险队”。据称,已故夫宗休先生1946年时在济州金宁小学执教,仅靠30多名学生和火炬、草鞋,首次发现了万丈窟。一边察看洞壁与洞顶,一边小心翼翼地迈出了步伐。熔岩留下的痕迹不知为什么显得很阴冷,岩浆流过刻在壁上的图案和线条看上去像粗糙的爬行动物体表的鳞,洞顶融化变硬的尖锐形状(熔岩钟乳)仿佛猛兽的牙齿。从洞顶往下流的熔岩凝固形成柱子,在高7.6米的熔岩石柱处,公开区段结束,必须原路返回。

当天室外气温为21摄氏度,万丈窟内部温度为10.8度。穿着短袖T恤呆在熔岩洞里会觉出冷意,建议穿长衣或夹克。洞窟,说起来是避暑而不是避雨好去处。济州岛对游客开放的洞窟屈指可数,除了万丈窟,代表性的有美千窟(西归浦市城山邑温平里“日出LAND”)和挟才窟与双龙窟(济州市翰林邑挟才里“翰林公园”)。

西归浦市城山邑媒体艺术展览馆“光的掩体”。到今年10月,展出梵高和保罗·高更的作品。(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忘却雨的时间,光的盛宴

雨点变得更大了。本打算游完全程,直抵美千洞和挟才窟、双龙窟,没想到刚近万丈窟不久就不得不作罢。怀念舒适的空间,脑海中突然浮现的地方是“人工掩体”,2018年11月在西归浦市城山邑古城里开业的法国媒体艺术常设展馆“光的掩体”。继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和佛登斯列‧汉德瓦萨作品之后,从去年12月开始展出梵高和保罗·高更作品,展期到今年10月。由大路进入一条大约500米的偏僻道路,就到了“光的掩体”,它由原来的国家基干通讯设施秘密掩体改造而成,是一座宽100米,深50米,高5.5米的单层建筑。打开展览馆的门,辉煌的图画铺满墙壁和地面。外部噪音被屏蔽,这里安装了90多台投影仪和69个扬声器,让参观者用眼睛和耳朵欣赏作品。

西归浦市城山邑媒体艺术展览馆“光的掩体”。到今年10月,展出梵高和保罗·高更的作品。(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伴随着音乐,画沿着墙陈列下去。观众在最大的壁面(100米×5.5米)前排起了长队。梵高的《播种者》(1888)顺墙展出,观众也跟着画慢慢调头。在这里,观众也在画中。梵高的《麦田云雀》(1887)里,小麦(画作)渐渐长高,观众从旁边(通道)走过。梵高的《繁星之夜》(1889),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观众)跑进天空(画作)里。一位家属(观众)坐在梵高的《圣特玛里德拉梅的海景》中的海浪(画作)上。沉醉于梵高强烈的笔触和高更的原色色彩,四五十分钟的时间不觉倏然而过,外面的雨已经忘掉许久。画面再次回到开头,重复展示。停留片刻出来的的时候,乌云密布的天空下起了雨,一群乌鸦渐渐涌向麦田,很快就掩盖了掩体(梵高的《麦田乌鸦》)。在济州岛以独特的构成欣赏到的名画,与内陆的展览味道不同。

上月26日,去汉拿山白鹿潭途中,纱罗岳的山顶湖。(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连下几天的雨终于停下

一夜之间天气转晴。连续两天下大雨(以西归浦为准,24日和25日分别为123.2毫米和27毫米),一大早就有些兴奋,决定去纱罗岳的山顶湖,因为据说那里只有大雨后,水才会涨。济州岛有山顶湖的寄生火山是水长兀岳、水灵岳、水城岳、纱罗岳,其中纱罗岳山顶湖海拔最高(海拔1338米)。

探访城板岳路遇徐贤秀(音)一家。(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得脱下袜子,赤脚走路。”大雨过后,纱罗岳环湖路(木甲板)有时也会稍被水淹没。享受赤脚走在湖面上的奢侈,难得机会。幸运的话,还能看到来湖中喝水的獐子群。心里觉得昨天的雨就是为了今天。凌晨6时30分,踏上了汉拿山城板岳探访路。城板岳至白鹿潭路线约三分之二处即是纱罗岳的入口(城板岳至纱罗岳展望台全程6.4km)。

树林极其潮湿,湿润的树干上青苔鲜嫩茁壮,阳光照射下的树林将游客们也染成了绿色。一种不知名的树的树根抱着岩石,树干上圆洞里种子已发芽。绿色的树林里,只有盛开的山荔枝花分外洁白。随后上山的人络绎不绝,有穿着运动服在山路上跑步的,还有背着9个月大的婴儿去白鹿潭的仁川市民,各自按照自己的速度迈着步子。向从纱罗岳山顶湖下来的人打听“水是否涨到了甲板”,每个人的答复都是“尽管上去看看,太棒了!”

西归浦市南元邑高伊岳,生长着约7万棵扁柏。(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湖面平静如镜。从水面到甲板的高度不足50厘米。下多大雨,水才会涨到甲板上?本月7日咨询过汉拿山国家公园,答复说:“今天(星期二)早晨,水已经涨到了甲板正下方。预报本周六还有雨,周日就可能涨到甲板以上,但没人能保证。”站在干燥的甲板上,近处的湖是红色的,远处的湖是浓绿色的,清澈的水下闪耀着火山岩泥的红色。湖后面,白鹿潭山顶俯视着,仿佛水色潋滟庭院。沿着周长约250米(湖直径80~100米),的湖四周慢慢地走,其他游客也在那里停留了许久,留恋着不肯离开。环湖路一端有通向展望台的路(步行约1-2分钟路程),登上展望台,周围的山丘和汉拿山像开阔的田野一样收入眼帘。云也在那片田野上长长地躺着休息。

前往纱罗岳的探访路。(图片来源:金宣植 记者)

■下小雨的话再去看看?

雨后去完全被扁柏覆盖的寄生火山口上看看如何?从纱罗岳下来,前往高伊岳(西归浦市南元邑汉南里)。据说,大约40年前村民在这座山上种了7万棵扁柏。济州本地黑山羊协会会长权松德(音,61岁)介绍说:“当时,山的主人为了营建高尔夫球场,给村民每人400韩元种下了7万棵扁柏。”权会长2015年买下了高伊岳及周边总面积3.98万坪的土地,在高伊岳入口养了13只黑山羊,现已发展到3000只。从去年7月起,“本地黑山羊牧场”和“高伊岳牧场”对外开放,从上午10时至下午5时,每整点可以体验给黑山羊喂食。还修建了环山小路,短路20~30分钟,长路是35~40分钟的路线。他说,修剪扁柏后,把剩下的树枝和皮切碎,铺在了林间小路上。

到达山顶,往返需要约30分钟。深深地吸口气,舒舒服服地放下了双脚。湿润凉爽的香气和脚踩树皮那种软软的感觉,偶尔传来的鸟叫令人神迷。干净利落的树林真是让人沉迷。这就是高伊岳。林间小路旁的绳子扮演着向导角色,还有几根原木可供游人坐下休憩。据说,树林里有10只野生獐子,时而可以看到。展望台上,可以远眺西归浦市中心和南海。下山的路上仰望天空,高高伸展的扁柏郁郁葱葱。扁柏叶在林间小路上搭起了顶棚。我的心中在念叨着,下次下雨的日子我会再来。

济州/图·文 金宣植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ecialsection/esc_section/95314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