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金正恩委员长难道看过博尔顿回忆录吗?

登录 : 2020-06-26 10:04

2019年6月30日下午,文在寅总统、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板门店韩方自由之家会晤后,一同前往军事分界线。 (图片来源:板门店/金正晓 记者)

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所写的《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在很多方面都令人感到苦涩。因为,朝美首脑会晤先后举行了三次,却只是显示了双方对无核化和解除制裁的认识差异有多大。对朝鲜来说攸关体制生存,就韩国而言是一个关系到半岛和平的迫切问题,而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看来只不过是一个给媒体多体面的印象、对连任有多大帮助的事情。更令人感到苦涩的是,彻底曝光这一过程的人居然是2000年代打破朝美日内瓦协议后下台的超强硬派博尔顿。朝鲜非常厌恶博尔顿,以至于称之为“人渣”,而博尔顿作为“捣乱者”却参加了历史性的朝美首脑会谈,这是一个矛盾的事实。

在博尔顿的书中,韩朝美首脑的关系引人注目。首先,尽管美国政府内部对朝鲜无核化持强烈怀疑态度,特朗普总统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之间的个人交清看上去似乎没有破裂。据博尔顿回顾,去年2月的河内首脑会谈中,特朗普总统表示,如果按朝鲜的要求达成协议,他可能会输掉选举,金委员长马上表示,他不希望去做使特朗普总统受到政治伤害的事情。在河内会谈“无果而终”后,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要求财政部撤销对朝制裁,从而引起一场混乱,却对助手们称那推文“只为一个人(金委员长)”,很在以维护同金委员长的关系。

幸运的是朝美首脑的关系没有崩溃,但这并不能成为立即坐下来面对面谈判的条件。特朗普总统因11月的大选无暇他顾,而且无核化不取得明显成果就不能再度会晤的想法日趋坚定。即使朝鲜在现有的态度上作出让步,试图与美国对话,民主党乃至共和党也会强烈谴责“不要被朝鲜的作秀所欺骗”。

所以,书中第二个引人注目之处是文在寅总统的角色。特朗普总统把美国的金钱利益和是否有利于他本人连任放在第一位,博尔顿之类强硬派将旨在实现半岛和平的努力视为韩国的“统一议程”, 日本不断揪着美国的耳朵窃窃私语要美国“尽可能施压”,夹在他们中间,文在寅总统完全孤军奋战的场面匪止一端。

去年2月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后,文总统访问了白宫,向特朗普总统建议举行第三次朝美首脑会谈,作为会谈场所提到板门店或美海军舰艇,试图恢复朝美对话。文总统甚至对特朗普总统坦言,由于朝鲜认为韩国站在美国一边,韩朝之间一直没有实现有意义的对话。特朗普总统转移话题,文总统则执著地解释金委员长要的是安全保障。文总统还通过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向白宫强调,朝鲜销毁宁边核设施是“不可逆转的无核化”重要的第一步。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博尔顿在书中将韩国这种努力贬低为“想挤进来照个像”或“像精神分裂症患者一样的想法”。尽管被白宫助手如此冷嘲热讽,文总统依然致力于为朝美仲裁。然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近期谴责文总统“自我辩解,逃避责任,根深蒂固的媚大主义”。从博尔顿的书中可以明显看到,谁才是朝鲜应该尊重、合作的对象。决定搁置对韩军事行动的金委员长难道看过博尔顿回忆录吗?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5093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