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民心的严厉警告“倒退保守再无立足之地”

登录 : 2020-04-17 11:28

未来统合党总选举对策委员长金钟仁16日在国会结束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结果记者会后退场。(图片来源:金庚镐 高级记者)

在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中,未来统合党提出“审判论”,把矛头指向文在寅政府,试图以此恢复第一大党地位,但被“在野党审判”巨浪冲刷,受到了致命之伤。民心已向其提出严厉警告,即“倒退保守难以再找到立足之地”。

本届选举事实上以两党格局展开,统合党通过其卫星政党未来韩国党获得的19个比例代表席位拿到103个席位,保住了第一大在野党地位,但由于选民给了共同民主党及其卫星政党共同市民党180个席位,它完全失去了国会主导权。黄教安代表因国会选举惨败引咎辞职,院内代表沈在哲及大部最高委员落选,统合党领导层也陷入崩溃。

保守势力之所以陷入这种危机,原因在于作为其选举战略框架的“政权审判论”完全未能说服选民。一味囿于倒退性理念政治,自己丢掉了成为获得国民信任的备选势力的机会。在弹劾前总统朴槿惠之后不久举行的2017年总统大选和2018年地方选举中,保守势力已经完败,但它不知自省,没有根本转变方向,而是专注于依靠亲朴与非朴分帮展开主导权之争。虽然在本次国会选举前夕进行了整合,但难以看到将外延扩大到中立群的革新进程。更甚者,黄教安代表本人还将在朴槿惠政府中担任国务总理的履历作为政治资本使用,完全把自己与被弹劾的老牌守旧势力的污名绑在了一起。

理念倒退甚至阻碍了它向具有经济、政策解决能力的“市场经济保守”演变。首尔大学教授朴元浩(音)指出:“保守政治从根源上有“安全保守”和“市场经济保守”之分,统合党没有走向市场经济保守这个保守正宗,而是走到了反方向的安全保守方面。”朴教授指出统合党得票率比过去保守阵营获得的支持率下降了10个百分点之多,认为“选民和政党之间的联系变弱了”。 代表性的事例是,作为安全保守象征的黄教安代表直到后来才迟迟延揽“市场保守”的前议员金钟仁出任总选举对策委员长,非但没有实现“化学性结合”,反而徒然暴露了认知分歧。

由于不能生产旗帜鲜明的政治信号,统合党走向了一味拒绝执政党政策和主张的极端派别政治。在这个过程中,统合党通过已经成为习惯的院外斗争,使第20届国会成为历届中最糟糕的植物国会,这返回来又阻碍了统合党成长为替代性政治势力。庆南研究院研究委员李宽厚(音)指出:“这是本届政府执政第三年举行的国会议员选举,因此必然成为对政权的中期评价,选民们用手中的选票责问大叫‘政权审判’的在野党是否有资格进行审判。”庆熙大学比较文化研究所学术研究教授金万权(音)也说:“统合党口喊要坚守保守,但究竟什么是保守的价值,它通过政策和立法展示任何内容。今天的选民不会轻易信任没有具体内容的政党。”

这里还有一个总看铁粉支撑群眼色的问题。车明进候选人的“世越号妄言”及其事后处理过程便是一个代表性例子。一位在首都圈搞选举运动的统合党人士表示:“车明进候选人的妄言事件发生后,地区选民对待我们眼神切切实实发生了变化。它给中间层一个‘你们真的没治了’的印象。从16日开票结果看,首都圈以5千票以内差距分出胜负的地域选区就达15个。妄言事件大概至少对这些地区的胜负结果产生了直接影响。

李宽厚研究委员指出:“从结果看,在2016年烛光集会后,经过总统大选、地方选举、国会议员选举,出现了保守势力被包围的趋势。但如果保守势力以守住了修宪阻止线的大邱庆北为中心牢固地团结在一起,政治格局两极化可能会延长。”

鲁贤雄 李智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assembly/93744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