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新闻分析】韩国出现超级执政党的意义和课题:“180个席位的重量感”

登录 : 2020-04-17 10:10

清算朴正熙体制,也可能是主流更替的信号

180席的执政党面前“机会”与“风险”并存
李海瓒代表称“选举是选举,民生是民生”
“保守在野党合作”与“改革立法联合”两条路

17日上午,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海瓒(中)和李洛渊(左一),新冠疫情国难克服对策委员长、共同市民党共同代表崔培根(前排右一)等来到铜雀区国立首尔显忠院,在显忠塔前进行了参拜。 (图片来源:韩联社)

共同民主党163席与共同市民党17席相加整整180席,而180席是可以将法案提交快车道的法定数量。民主党是怎样成为拥有180个席位的超级执政党的?

战略规划委员长李根亨(音)16日上午公开了名为“各广域地区形势(缺席投票校正值)”的一张表,说“战略规划部门的预测是这样的”:这是253个地域选区形势图,优势68,竞争优势67,竞争28,三个数相加等于163,按市道分布,与实际当选人数有出入,但最终的数字都是同一个163。简单地说,共同民主党赢得了所有28个竞争地域选区。

从政治工程学的角度可以认为,仅仅是因为新冠疫情逆风和未来统合党公荐失败、候选人的妄言导致了最后关头出现选票集中现象。但必然有时会戴着偶然的面具出现,选举结果必须作政治解释,而政治解释要留给历史。

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结果可能是大韩民国政治中所谓“主流”(mainstream)正在改变的信号。到目前为止,主流一直是分裂既得权势力、资本既得权势力以及岭南霸权既得权势力相结合的垄断集团。朴正熙-全斗焕-卢泰宇-金泳三-李明博-朴槿惠政权正是既得权势力的政治化身。黄教安代表是朴正熙体制的最后一个继承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可以把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结果解释为对朴正熙体制的清算。

经过2016年国会议员选举、2017年总统大选、2018年地方选举,既得利益垄断集团慢慢走上解体之路,对前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是一个顶点。既得权势力预告要在2020年国会议员选举中展开大规模反击,但它自己就垮掉了,它已经失去了恢复能力。

文在寅政府和共同民主党能否取代已经没落的既得权势力,成为大韩民国的新主流?无从得知。他们的政治基础或物质基础依然脆弱。

在国会的压倒性多数议席也不能保证政权的成功。2008年第18届国会议员选举中,大国家党占据了153个席位,还有自由先进党18席、亲朴联盟14席、亲朴无党派联盟10席左右是其友好势力。但国会选举刚过就爆发了疯牛病事件和烛光集会,导致政权几乎整体停摆,最终在2010年地方选举中落败。

文在寅总统和拥有180个席位的共同民主党的前行之路上,机会因素和风险因素同时盘踞。虽然确保了国会通过预算案和法案的力量,但对国政要负全部责任,不能归咎于在野党。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海瓒16日上午发出一个悲壮的信号。

“现在我们必须再次铭记,将第21届国会打造成一个完全不同与以往的国会、一个干事情的国会,一个不愧为国会的国会,一个团结国民的国会,这一责任已完全落在民主党肩上。”

“现在是民主党进一步打起精神的时候了。首先要有担当国政的沉重责任感,要以更加谦虚的姿态体察民心,一言一行也要格外谨慎,还要更加努力地熟悉地域悬而未决的问题,照顾好平民生活。”

“选举是选举,民生是民生。”

一席话满透着180个席位的重量感。文在寅总统和共同民主党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第一,与保守在野党打开对话窗口,共同领导国政。

2018年11月5日,文在寅总统在青瓦台与朝野五党院内代表举行了朝野政国政常设协商体会议,发表了12项协议,但由于在野党领导层易人,协议体停摆,文在寅总统常常对此深表遗憾。

第二,一旦第21届国会成立,立即与正义党、开放民主党、国民之党、无党派等进行大联合,以便将改革法案提交快车道。

去年,以“4+1”体制促成了选举法和检察改革法在国会的通过,而这个方案就是要重新推进这一体制以及与其类似的改革立法大联合。虽然不可取,但如果保守在野党拒绝合作并走向全面斗争,这条路则不得不选。

文在寅总统和共同民主党面前摆着一个绝处逢生的课题,那就是阻止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导致经济及社会系统崩溃,为大韩民国共同体克服危机。无论走向哪里,这个课题都必须无条件解决,因为选民们就是为此才给了他们180个席位。

成汉镛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93745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