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韩市民于彭木港、光化门举行世越号惨案追悼会,“再也不会忘记”

登录 : 2017-03-27 09:37

家属为追忆世越号一同前往彭木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5000余人在周末来到彭木港,“对不起,我来得太晚了”
10万名市民集聚光化门举行烛光集会,世越号相关应用问世

世越号开始打捞的后的首个周日,即3月26日下午,全罗南道珍岛彭木港市民络绎不绝。(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3月26日,人们排队站在韩国全罗南道珍岛郡彭木港焚香所前等待上香,仅周末一天便有5000余人来到此地。彭木港附近贴出的9名失踪者照片早已模糊,看着这些照片,人们的眼圈开始泛红。其中,在写有“多想与你共进一顿热饭”的标语牌前,大家更是不忍离去。

随着世越号被打捞起来,对此深感“再也不会忘记”的市民们纷纷在周末来到彭木港与光化门。他们奉上真心与时间,向死难者及其遗属道一声“对不起”。

3月25日,与两个子女以及妻子一同来到彭木港的吴明镇(音,55岁)说道,“在商量着来一次家庭休假的时候,我首先提议要去彭木港,身为义务警察的儿子也赞同说‘一定要去一趟珍岛’”。吴明镇接着说道,“同是为人父母,我对此感到十分歉疚”,“根本无法开口乞求失踪者家属原谅”。吴明镇还说道,“首先需要找全9名失踪者,其次相关负责人也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3月25日前来全罗南道珍岛彭木港的市民们为焚香排起了队伍。(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如果是你沉在海里了,妈妈该有多伤心?原本应该都一起回来呀。”和6岁女儿一边一起眺望着珍岛近海一边如是说道的丁燕美(音,42岁)表示,“我告诉孩子,‘因为大人的过错才使得船沉入海中,但毫无过错的人却由于没能获得救援而命丧大海。让我们铭记这些死去的人们,一同真心祝福他们在天堂能够幸福’”,“如果国民们有能力,或许就能更快地将船打捞起来,一想到这里我就感到十分过意不去。所以我再次决定要睁大双眼,看清是否有事实被隐瞒”。在彭木港焚香所前放置的4本笔记中,写满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以及“对不起,我来得太晚了”等留言。3月26日,韩国社交网络服务(SNS)联合会表示“望死难者均能成为天使”,同时免费提供了1004(在韩语中谐音“天使”)人份的炸酱面。京畿道柳树场打令公演团(音)也表示“人人感同身受”,并准备了5000余人的茶水。

3月25日,光化门广场上聚集了10万人,举行了名为“烛光依旧闪动”的第21次烛光集会。世越号死难者金建宇(音)的父亲金光倍(音)登上舞台表示,“在惨案发生一个月后,我儿子的尸体被发现了。为了活下去,为了逃出船舱,儿子的十根指头全部骨折了。看着被打捞上来的世越号,对儿子的那份愧疚感可谓又溢满了心头。那一个月的等待已经是苦不堪言,但对于失踪者家属而言,他们经历了整整3年这样的日子”,“同为父母的我们在此向304名死难者承诺,为了查明真相,为了惩罚责任人,我们将坚持到底”。

来到广场上的市民们分别在以各自的方式来追忆世越号。尹惠真(音,47岁)将写有9名失踪者名字的标语牌挂在世越号帐篷外,同时在帐篷内向其他市民说明着“世越号NEWS ON”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由尹惠真与一同参与志愿活动的市民们一起制作而成,能够持续介绍、整理有关世越号的新闻。尹惠真说道,“担心大家会遗忘世越号,所以我们就想至少我们应当为了持续传达世越号一事而做点什么,于是便制作了这款应用”,“等待了3年,然而却仅用了几天就将船打捞上来,一时间让人有些不知所措”。金恩京(音,32岁)和市民们一起将丢在广场一边的纸质手牌折成了眼睛的样子。摆动两端,“眼睛”还会一会睁开一会闭上。金恩京说道,“这个手牌里写着大家想要关注的事情,许多人都写了‘世越号真相’。现在还有许多需要关注的事情”。

朴秀智(音),房俊浩(音)记者,珍岛/高汉率(音)记者,安官玉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8805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