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除了对话还可以做什么?

登录 : 2016-01-26 08:17 修改 : 2016-01-26 08:31

又是“中国作用论”。每次朝鲜核试验都会听到类似论调,已经不新鲜了。但这次要求中国参与对朝制裁的强度和表现都与以往有些不同。朴槿惠总统亲自出面表示“只有在困难时期伸出援手才是最好的伙伴”,甚至直接强调“中国方面的合作是关键”。美国也不断做出动作,继上周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托尼•布林肯之后,国务卿约翰•克里将于本周亲自访华,要求中国参与对朝制裁。

朝鲜的核能力日益精进,对话与谈判已经多年未能举行,再怎么高明的对朝制裁计划,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似乎就不会有任何“药效”,在这种情况下好像确实没有其他选择。那么,对中国施压真的可以解决问题吗?

在韩国历史上,韩半岛分裂的问题共被讨论过三次:壬辰倭乱时,明朝曾与日本谈判过以大同江和汉江为界对朝鲜分而治之的方案;俄罗斯在俄日战争两年前的1903年曾向日本提议以“39度线”为界划分势力范围;最后一次是1945年美国与苏联谈判划分的38度线。

三次分裂韩半岛的尝试均发生在东北亚出现对立矛盾局面的历史时期。随着周边强国之间的对立穿透韩半岛,列强便试图在韩半岛中间划出一条折中的分界线。这种情况现在仍未发生改变。全球范围的冷战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结束,但东北亚的冷战对立局面却依然存在。在美苏冷战局面日趋弱化的情况下,美中之间点燃了新的冷战之火。

在壬辰倭乱时期,明朝向朝鲜派兵是为了保证辽东地区的安全,因而不能将朝鲜交到日本手中。中国参加韩国战争的原因也是一样。对于中国来说,为了与美国的亚洲再均衡政策对抗,朝鲜依然具备作为缓冲地带的战略价值。要求中国对朝制裁无异于要求中国放弃这一缓冲地带。此事关乎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自是很难接受。

假设中国最后接受韩美的要求,同意参与对朝制裁。难道朝鲜届时就会向四面八方的封锁网屈服,放弃核武器吗?联合国的制裁有成功,也有失败。根据林甲秀、文德浩共同撰写的《联合国安理会制裁的国际政治学》,2007年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分析结果显示,联合国所有制裁中成功的只有27%,而且在制裁可对国内政治造成影响的体制和开放国家,制裁更具效果。因此,对朝制裁虽然可以给朝鲜造成一定的痛苦,但很难担保可以取得预期成果。

朴炳洙 高级记者

问题在于,在对朝进行施压和封锁的过程中会导致韩半岛紧张加剧。即便没有此事,朴槿惠政府的对朝强硬政策也已经在过去三年时间导致韩朝军事对峙成为日常,还出现过多次一触即发的危机。难道我们还要冒着支付如此巨额社会费用的危险一味执着于前景并不明朗的强硬对决吗?

难道我们所要做的不应该是设法缓和韩半岛紧张局势吗?人们都说,核武器是军事上的绝对优势武器,但如果不发生军事冲突或矛盾,核武器就毫无用武之地。韩国不惧怕美国、中国或俄罗斯的核武器,朝鲜不是也没有理由担心中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器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将韩朝关系也转变成这样的关系吗?朝鲜主张核武器是朝美之间的问题,而不承认是韩朝对话的议题。但只要关系发生量和质的改变,对话本身也会发生改变。无论解决问题的道路多么曲折遥远,对话和解决都是踏上这条路的第一步,别无他路。

朴炳洙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2760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