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新闻分析】韩国第19届总统大选展望:“文在寅能否当选总统?”

登录 : 2017-01-27 06:56 修改 : 2017-05-11 04:34

总统日落西山,“复读生”文在寅受益

需要击退李在明、安熙正等年轻候选人的猛烈挑战
保守既得利益群体、执政党支持层或将在大选最后阶段集结
强行参选安哲秀挡住政界改组,文在寅坐收渔利
过度的信念伦理担忧,“成也担心,败也担心”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春节长假过后便是二月,韩国宪法法院或将在二、三月宣布弹劾审判结果。若弹劾得以通过,韩国总统大选将在60天内举行。执政党与在野党的总统大选候选人共近20人,参选宣言即将铺天盖地而来。在《辅佐政治学》作者李振秀(音)、《政治反馈》作者刘畅傲(音)、庆熙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金润哲(音)以及共同民主党前党代表文在寅的“长期参谋”等几人的帮助下,记者对极有可能在3-4个月后到来的第19届韩国总统大选进行了展望。

如果提前总统大选成为现实,那此次总统选举的最大特点便是因为现任总统中途下车而带来的突然性。新候选人出现的可能性为零,而支持率领跑者或大选“复读生”则势必占据优势,总统大选格局可谓一目了然。“是文在寅?不是文在寅?”只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总统大选结果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这话是有根可寻的。文在寅在2017年新年各大媒体的舆论调查中均位列榜首,之后也是一直延续着上升势头。保守倾向的媒体则开始连日通过社论和专栏批评文在寅,执政党与在野党的总统大选候选人也纷纷瞄准文在寅一人展开抨击。统统直指文在寅,典型的 “跟风效应”(band wagoneffect) 。因此很难否认“文在寅大势论”。

为何会这样呢?因为朴槿惠总统的突然垮台。在“崔顺实门”爆发前,文在寅在舆论调查中毫无存在感,依次落后于朴元淳、安哲秀和潘基文等;然而在崔顺实门以及弹劾局面下,文在寅却升至第一位。朴槿惠弹劾的间接利益可谓是被曾作为“2012年竞争者”的文在寅照单全收;而与此同时,安哲秀、潘基文等竞争者的自动溃败使得差距被进一步拉大。在近期的调查中,“20%浮动范围”则被完全打破。

由于韩国国民对朴槿惠政权的愤怒,共同民主党作为第一在野党,其所拥有的支持度将国民之党、新国家党和正党远远地甩在身后,堪称扭转乾坤。文在寅的大势论正是由这一政治环境和基础结构性变化所造就,而这一趋势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强劲。

然而这并非意味着文在寅能够百分百当选。虽有运气,但还需实力证明;只有兼备二者才能当选总统。

文在寅的参谋将此次总统大选竞赛比作短道速滑。在短道速滑中,瞬间的差错便会摔倒,而摔倒无异于比赛结束,但在比赛中还会面临被身边摔倒的选手带出赛道的危险。超越对手一般是在改变方向的弯道实现,而且很可能最终是以细微之差决出胜负,所以在越过终点线的瞬间需要将冰刀奋力向前伸去。

文在寅想要成为总统需迈过五道门槛。

第一道门槛便是弹劾审判结果以及朴槿惠总统的司法处理。如果弹劾被驳回,那4-5月自然也就没有总统选举,而“文在寅总统”更是无从谈起。

在弹劾通过之后,朴槿惠总统的司法处理则将成为政治和社会的争论焦点。文在寅在去年11月突然提出朴槿惠总统的“名誉退休”,但结果却是连本钱也没捞到。这次该怎么办呢?“放她一马”不够正义,但要求采取“严厉的司法处理和拘留调查”则可能会因为稍不留意而掀起逆风。民心总是变幻莫测。

第二道门槛便是党内竞选。城南市长李在明、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议员金富谦和高阳市市长崔星均是挑战者,首尔市长朴元淳则已经弃权。

李在明属于崭新的局外人,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也是显而易见,很可能在竞选局面下与文在寅上演戏剧性对决。在“汽水”和“红薯”的对决中,基本上是汽水有利。

安熙正的根基是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这点和文在寅一样。但是安熙正拥有着卢武铉和文在寅均不具备的一大优势:在长久以来的政党政治经验中所产生的稳定感和成熟感。

李在明和安熙正都要比文在寅年轻得多。对于文在寅而言,这两个人均很棘手。文在寅究竟能否在第一轮竞选投票中获得过半票数?如果李在明和安熙正等竞选投票中联手,那就更本无法保证不会出现大逆转的情况。

文在寅的第三道门槛便是潘基文。潘基文的政治力量可谓是微不足道,但潘基文却是目前执政党中唯一一位支持率超过10%的总统大选获选人。如果潘基文不在,执政党交出政权的可能性极高。然而保守既得利益势力和执政党支持层会想方设法地留住潘基文,同时还存在潘基文独自建党宣言以及现有执政党集散离合等反转契机。

曾经便有这样的先例。在1997年总统大选前一个月,新韩国党总统候选人李会昌远远落后于新政治国民会议总统候选人金大钟。李会昌和民主党赵淳联手创建了大国家党,而二人正是所谓的“李赵联盟”。执政党支持层由此开始集结,李会昌的支持率随之走高。如果此事发生在1997年总统大选第一周后,很难说总统候选人李会昌不会当选。推倒执政党总归并非易事。

韩国盖洛普民意调查在1月17日-19日调查公布了对国务总理黄教安代行总统权限的职务履行评价。肯定38%,否定48%,保留14%。按区域划分,大邱、庆北和大田、世宗、忠清道的肯定比例更高;按年龄层划分,50-69岁高年龄层的肯定比例更高;按支持政党划分,新国家党、正党和无党层的肯定比例更高。(详见韩国中央选举舆论调查公正审议委员会官网)

代行职权的黄教安并无突出业绩,但肯定舆论并不低,这正是因为希望执政党重新掌权的舆论不容小觑,而这样的选民之心会在决胜局聚集到执政党候选人身边。

文在寅的第四道门槛是政界改组。民主党前党代表孙鹤圭、共同民主党前党代表金钟仁、前国会议员郑义和以及前国务总理郑云灿等正在觊觎着“第三支队政界改组”。靠活跃性为生的政治特性若有所动摇,那“文在寅大势论”也将随之飘摇。

然而第三支队政界改组实现的可能性并不高。首先,第三支队政界改组若想成功则需要大量从现有政党退党的议员,但这并不太现实。其二,推进政界改组的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成为总统,因此难以达成共识。

但是如果安哲秀或潘基文也同样加入这一行类,并使得搅动大局的政界改组得以实现,那就会对文在寅构成威胁。文在寅会放弃总统竞选吗?这可谓是无稽之谈。安哲秀会放弃吗?同样是痴人说梦。堪称文在寅最大威胁的大规模政界改组会阻挡安哲秀强烈的独自参选意志。总而言之,安哲秀反而是在帮助文在寅。

文在寅的第五道门槛正是文在寅自己。在共同民主党议员中,有不少人都认为,“担心文在寅落选,也担心文在寅当选”。从文在寅平时的说话和文章中可以看出,文在寅确实属于有着强烈“信念伦理”的一类人,常常追究对错之分。

文在寅在2013年12月出版的《结束即是开始》一书中将2012年总统大选落选原因归结为“原教旨主义”。其自责道,“原教旨主义使得我们画地为牢,无法扩大自己的势力和支持基盘”。此话所言极是。政治并非“对与错”,而是“同与异”。政治人应当为结果负责,需要“责任伦理”而非信念伦理。

文在寅十分清楚自己和在野党的问题所在,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穿过烛光海洋后,文在寅的原教旨主义倾向却似乎更加强烈,而这其中不乏积极支持层的狂热所带来的不小负担。

文在寅的政治领导力依旧不足。文在寅本人并没有什么人格魅力,其究竟又能否承受得住党内竞争者?为了党内竞选后在总统大选中取得胜利,也为了当选总统后总领国政,共同民主党和党内竞争者需要全面的合作。

“文在寅的参谋们”被比喻为航空母舰和船队。在1997年和2002年,总统候选人李会昌曾是这艘航空母舰的舰长,其在决策和转换方针上花了很多时间,也因此而落选。文在寅并非航空母舰,而是通过指挥由众多船组成的船队来发挥领导力。即将适当的任务和权限分配给其他船的船长,让其能够自主行动。堪称一种“政党政府”和“联合政府”。理论准备完毕,实战将会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成汉镛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bar/780473.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