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朴总统还不如只进行“韩服时尚外交”

登录 : 2016-08-04 10:26 修改 : 2016-08-04 10:28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发型和妆容总是非常完美,本周默克尔总理透露了自己在繁忙的工作中保持完美形象的秘诀”。看到以这句话开头的德国《明镜周刊》网络版报道,笔者忍不住笑出了声。说“毫无时尚可言”的默克尔总理发型和妆容都很完美?报道接着写道,默克尔总理在接受德国ARD广播电台采访时被一位听众问到“如何一直保持充满活力形象”的问题,她回答说“愉快地工作、保证充分睡眠、与新的人见面……”,先是给出了一些理所当然的答案,接着她透露,其实有专门的造型师每天帮自己整理一两次造型,并使用了“相关商品”来保持发型。

谈论女性政治人的外貌问题无疑属于一种性别歧视,因此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这样的话题都是禁忌。《明镜周刊》之所以写出这篇报道,大概也是因为总理非常罕见地亲口提到了自己的外貌维护问题。但我们应该比德国人更加好奇。仅从发型来看,比起在我们眼中几乎不使用任何辅助发夹的默克尔总理,利用大量发夹将头发稳稳固定起来并非一项普通的工程。而且,默克尔总理经常身穿同样款式的服装,只会在服装颜色上稍作改动,还因此被列入“悲剧奇观”,朴槿惠总统却曾在一天内更换多套设计和颜色各不相同的洋装和韩服。然而,国民们对她究竟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做头发、如何保持光彩照人的形象、究竟拥有多少套衣服虽然感到好奇,却无人敢于询问。

图为朴槿惠总统华丽的韩服造型。每当朴总统踏上出访道路,媒体就会对她的造型和服装大加报道,称颂是“韩服外交”或“时尚外交”。 (图片来源:韩联社)

在针对朴总统进行国政经营评价的问卷调查中,外交领域的分数曾高居各项国政之首,这一点与朴总统华丽的造型不无相关。只要总统一踏上出访道路,媒体就会对她的造型、服装大加报道,称颂她的“韩服外交”或者“时尚外交”。笔者原本对这种情况非常反感,但最近却不由地改变了想法。与其在外交安全领域做出不可逆转的草率决定和错误决策,去国外展示时尚观感虽然对国家外交毫无裨益,倒也不会造成太大危害。

就拿“慰安妇”谈判带来的悲剧影响来说。现在距离去年12月28日韩日两国达成协议已经过了7个多月,受害者的伤口进一步加深,矛盾的波浪反而越来越高。几天前韩日为履行慰安妇协议正式成立了“和解与治愈财团”,但慰安妇受害奶奶们却没有因此停止流泪。而在此期间,朴总统甚至没有与受害者们见面并给她们一个温暖的握手,令人不禁怀疑总统心中是否真的为受害者们感到心痛。

在朴总统关于慰安妇协议的一系列发言中,最令人反感的是她主张自己解决了“历届政府都没能解决甚至是放弃了的巨大难题”,并为此感到骄傲。如果只是为了这样的协议,历届政府又有什么不能解决?把日本政府没有道歉、没有作出赔偿承诺、且遭到受害者拒绝的协议视为一大业绩,无疑属于一种偏离常识的自负。慰安妇协议这种情况可以用“不如不做”这句话来形容,问题在于,这种事情总是朝着“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

萨德(末端高空区域防御体系)部署问题也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败笔”。如果没有能力承受国际上与国内的后果,将做决定的时间往后推迟总不会错。然而朴总统不知是担心“未来的政府无法解决问题”,还是出自其他考虑,悍然做出了草率决定,朝向东北亚新冷战的雷区走出了无法回头的一步。

金钟求 评论委员

朴总统8月2日在国务会议上再次强调部署萨德是“关乎国家与国民安危的不可改变的决定”,将所有围绕萨德的忧虑指责为“谣言和流言蜚语”。她的意思是,与慰安妇问题一样,部署萨德也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决定,所有高呼“不可以”的人都是“逆贼”。然而,究竟是谁在真正危害国家的未来,不用留待历史评论,事实就已经浮现在眼前。因此,笔者竟突然开始怀念她“无益无害”的时尚外交。

金钟求 评论委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55032.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