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士兵蔡某·金建希……“司法风险”收紧,尹锡悦新设“民政首席室”

登录 : 2024-05-08 04:17

5月7日,在首尔龙山总统府,总统尹锡悦(左)介绍总统室新任民政首秘被提名人金周贤并回答媒体提问。(图片来源:韩联社)

7日,韩国总统尹锡悦以“听取民心”为由新设民政首席室,并提名前法务部次官金周贤为民政首席秘书官。但在野党和市民社会当天对尹锡悦推翻承诺、新设民政首席室的做法一致表示反对,认为“尹锡悦此举是为了提高对司政机关的掌控力,防范司法风险”。

当天,尹锡悦在龙山总统室亲自宣布了任命金周贤为民政首秘的消息,并表示,上次与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会谈时,在野党代表团也指出需建立含倾听民心功能的机构,前总统金大中也曾担心只保留法务秘书室会有反作用,最终在就任两年后,恢复了民政首席室。尹锡悦强调,设置民政首席室是为了倾听民心,同时也是为了接受在野党和媒体一直以来的批评。同时他还强调这是“恢复”历届政府按惯例运作的组织。

尹锡悦的解释似乎并没有多少说服力。韩国参与连带当天发表声明指出,“真正具备听取民意功能的市民社会首席室目前仍处于空缺状态。本可以通过强化(与国会和市民社会等沟通的) 市民社会首席的职能充分听取民意,但尹锡悦还是选择恢复民政首席室”。共同民主党发言人崔珉硕批评称,“通过民政首席室听取民意简直是天方夜谭。难道不是想打着司政机关的幌子掌握舆论动向吗?”

韩国在野党和市民社会之所以会提出这种抗议,是因为历届民政首席所发挥的作用。虽民政首席的职能是“高级公职人员人事验证”、“国情舆论收集”、“高级公职人员服务动向检查”、“总统亲属管理”、“与司政机关沟通”等,但重点更偏向于“指挥司政机关”,而非“听取民心”。因此,尹锡悦也在2022年3月14日当选时指出,过去掌握司政机关的民政首席室,假借合法名义控制政敌和政治反对势力的情况比比皆是,还假借税评验证的名义,窃取国民身份信息和进行幕后调查。尹锡悦承诺废除民政首席秘书官也履行了该承诺。韩国政界还对此评价到,这是因为检察总长出身的尹锡悦比任何人都清楚民政首席秘书官的弊端。

但当天尹锡悦恢复了民政首席室,并决定在其下设立民政秘书官(新设)公职纪纲秘书官、法律秘书官。因此,有批评称,尹锡悦不仅推翻了承诺,这种做法还会引发就连他自己也认为是问题的“掌控司政机关”的争议。特别是新任首席秘书官金周贤是第18届司法研修院出身,较检察总长李沅䄷(27届)高出9届。从检察机关等级秩序严格的特点来看,总统室可以通过民政首席室轻松实现对检察机关的控制。甚至检察机关内部也因此产生了担忧。韩国某地方部长检察官表示,“(民政首席室)实际上也会起到掌管司政机关、事先接收调查内容的作用”。另一位部长检察官表示,“我认为这将彻底回到过去民政首席室和检察机关的关系。民政首席室将大力插手检察机关的人事。”不过他补充说,“现在年轻的检察官是否会接受(这种气氛),还是个疑问。”

在野党强烈怀疑尹锡悦恢复民政首席室的意图是“通过掌握检察机关,将家人从司法风险中解救出来”(共同民主党发言人崔珉硕)。共同民主党在4·10国会议员选举中大获全胜后加大施压力度,比如针对尹锡悦提出的《海军陆战队士兵蔡某殉职事件特检法》(士兵蔡某特检法)在国会通过,检察机关成立调查金建希收受名牌包嫌疑的专案组,预告将在第22届国会上出台“金建希涉嫌股价操纵嫌疑等相关特检法”等。在这种情况下,尹锡悦把检察机关中高级干部出身的官员安排在民政首席的位置上,就是为了掌控司政机关,防范司法风险。正义党发言人金珉廷主张,“在为总统家人和亲信的腐败嫌疑辩护方面,像金周贤那样经过验证的人物再合适不过。这一人事任命明显是目前被评价为不仅是跛脚鸭而是Dead duck(注定会失败)的尹锡悦想通过控制司政功能来避免危机”。

对此,尹锡悦表示,“若出现司法风险,这是我应解决的问题,如果是我的问题,或是和我有关的问题,我应给出解释并解决,但民政首席应该做的事和我无关。”国民力量首席发言人郑熙溶也对恢复民政首席一事表示支持,称“新设民政首席室的所有焦点都是‘沟通’,将听取民心,并毫无保留地将其反映到国政运营中”。非亲尹议员尹相现在脸书上还提出了“与民政首席室一起应尽快设立(正式管理金建希女士的)第二附属室”的意见。

是否能恢复当初废除民政首席时移交给法务部的公职人员人事验证功能,以及因没有特别监察官、第二附属室而被搁置的亲属管理功能也备受关注。对此,韩国总统室高层相关人士仅表示,“(今后)将协商制定”。

李丞焌 孙贤秀 林载佑 郑慧敏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113959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