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29 10:42

图为3月15日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中)在平壤召集外交官和记者举行紧急见面会。右侧是翻译官,左侧站着的男士是朝鲜外务省北美局副局长,其名字没有公开。 (图片来源:平壤/美联社 韩联社)
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表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河内举行的会谈中,以朝鲜不履行协议时恢复制裁的“快速撤回”(snapback)为前提,对放宽制裁持积极立场,因此,该方案能否成为朝美无核化协商的突破口备受关注。韩国统一部部长候选人金炼铁3月26日在人事听证会上预测说:“快速撤回会含有何种程度的内容将成为今后朝美协商中非常重要的议题。”

快速撤回通常在涉及经济利益的贸易谈判中被用作强制履行协议的措施,明确表明不履行协议可能进行报复的事实,从而保证执行的持续性。2012年3月生效的韩美自由贸易协议(FTA)汽车领域也明示了“快速撤回”,和投资者与国家诉讼制度(ISD)一起被认为是代表性的毒瘤条款。

快速撤回也适用于2015年7月在奥地利维也纳达成的伊朗核问题协议。当时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美、中、俄、英、法)和德国与伊朗签署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中明确写着在伊朗违反协议时将恢复制裁。作为逐步解除联合国制裁的回报,伊朗承诺不会推进核开发项目。

快速撤回的制定对伊朗并不友好。在从协议当事国到欧盟参与的联合委员会中,只要有一个国家对解除制裁提出异议,相关内容就会立即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在联合委员会中,任何人都不能行使否决权,安理会只对是否继续解除制裁进行投票,以便从根本上防止反对恢复制裁的国家行使否决权。如果30天内没有实现投票,制裁将自动恢复。

朝鲜不可能不知道这种情况。尽管如此,崔副相还是公开称河内会谈讨论了快速撤回是解除制裁的前提,这暗示着朝鲜可能会接受这一内容。韩国的朝鲜大学研究生院教授具甲祐说明称:“对于朝鲜来说,这是一大招。快速撤回既显示了朝鲜的无核化意志,也表明了迫切需要放宽制裁的事实。”

崔副相主张称特朗普总统对快速撤回持肯定态度,但其认为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制造了障碍。美国对快速撤回的判断也不一致。

要想让快速撤回成为美国的武器,最大限度地降低启动门槛等精巧算法必不可少。而且目前对朝制裁与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制裁和美国单边制裁紧密结合在了一起。韩国外交部相关人士表示:“如果朝美讨论快速撤回问题,那么包括解除与无核化措施相关制裁的顺序在内,判断是否违反协议的方法和程序等复杂争论点将会被重新提出。”韩国前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赵成烈指出:“在朝美仍然缺乏信任的情况下,快速撤回很难成为协议的安全板。朝美无核化协商的核心依然是朝鲜如何解决核武器的问题。”

刘康文 高级记者 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786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