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8.22 17:26 修改 : 2018.08.22 17:28

韩国国立庆州博物馆特别展览“皇龙寺”
时隔35年将发掘、整顿后的文物首次公开
包括创建史、文物偷盗始末
生动地展现新罗佛教文化

图为在皇龙寺遗址中出土的宝相华龙纹砖石。侧面是象征寺庙的龙浮雕。该作品可谓是新罗龙雕刻屈指可数的杰作。
七零八落的该石板震撼了历史。这是舍利外盒的石盖,属于舍利容器的一部分,而该容器位于古代和中世纪韩半岛最大建筑——庆州皇龙寺遗址九层木塔的心礎石(柱础石)下方。 

1964年12月17日晚,盗墓贼闯入了住房拆迁后的庆州九黄洞寺庙遗址。他们取出木塔心礎石,并打碎石盖,随后偷走了整个舍利容器。2年后,盗墓贼又打碎佛国寺释迦塔,试图偷窃舍利容器而被抓现行。在被逼问是否存在其他罪行时,他们老实地交代称,将皇龙寺木塔舍利容器的各种文物当作赃物转手给了一位收藏家。

图为曾位于皇龙寺九层木塔心礎石洞中的舍利外盒石盖。在此次特别展览中首次公开。1964年被盗时被破坏的痕迹历历在目。
装有舍利的外盒、内盒等容器,以及铭文板、金盒、银盒、八角塔、金铜造圆柱等文物被予以没收,移交到了韩国国立博物馆。经过分析发现了惊人的事实:铭板“刹柱本记”,该铭板是景文王872年重建九层木塔并立支柱时放入的铭板,上面记载了善德女王645年第一次登塔的始末和之后重修的来龙去脉。

或许这是因祸得福? 随着保存的呼声越来越高,韩国文化遗产管理局于1976年至1983年期间在皇龙寺遗址进行了当代规模最大的发掘调查,足足出土了4万多件文物。此后,管理局对遗址予以修整,皇龙寺遗址现已成为庆州的代表性文化遗产。

图为木塔遗址东侧土堆中出土的佛像。佛像右手握着宝珠朝空中望去,露出深邃的目光。
从今年5月开始,正在韩国国立庆州博物馆企划展馆举办历时3个月的特别展览“皇龙寺”,讲述参展文物舍利石盖中的悲剧故事,揭开这一古刹中埋藏的历史。该展览将讲述大量史实:真兴王553年打算在此建造宫殿,但发现有黄龙飞出,故而意识到这是龙宫,便改建为寺庙,即建造缘由;六次倒塌又六次重建的九层木塔的各种悲惨故事;新罗三大宝物之一的丈六尊像;寺庙中的日常生活等等。

展览首先通过展示与龙相关的各种文物,讲述建于沼泽地中的皇龙寺的建造故事,并展现新罗人崇尚掌管水的龙王的意识世界,内容非常充实。实际上半数以上的文物是第一次公开露面,生动地展现了教科书中千篇一律的皇龙寺历史背后的新罗佛教文化的新面貌。一个重要的成果在于,在开幕一周前,博物馆藏品库中所有被盗墓贼打碎的舍利石盖碎片都被一一复原。可以将打碎的舍利外盒碎片和刹柱本记实物尽收眼底,绝对会给人带来莫大的感动。这使我们可以完整地看到54年前冲击性的盗墓事件的始末和后果。

图为皇龙寺遗址出土的佛头。现为韩国国立庆州文化遗产研究所藏品。
图为皇龙寺遗址出土的土质龙头装饰瓦。龙的表情十分诙谐。
通过贴金箔的佛像和刻有佛头、飞天像的精美金制装饰,可以推测那个时期新罗人的宗教热情,通过立体影像可以生动地看到当时放在寺庙大殿的本尊佛像和各种神像的摆放情况。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是从展览中可以看出百济工匠给新罗文化带来了巨大影响。湖南忠清地区寺庙遗址中出土的非常相似的贴金箔的佛像,印有百济工匠印章的瓦等文物也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将摆在藏品库中的文物拿出来放置一处,自发掘30余年来首次总体性地展示皇龙寺的历史,意义深远。但是,在面积不足600坪的狭小展览空间里,蕴含着悲惨故事的600多件文物聚在一起,许多来历没能被一一解开,令人遗憾。特别展览将举行到9月2日。 (054)740-7500.

庆州/文•图 卢亨硕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usic/85858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