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特朗普支持者的国会暴动和美国的制度性反民主

登录 : 2021-01-14 04:16 修改 : 2021-01-14 04:16

姜祯求 前东国大学社会学教授

姜祯求 前东国大学社会学教授

2021年新年伊始,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在美国国会制造的骚乱,如实地暴露了美国民主的真面目。这只是突变现象,还是结构和制度性外显的一面?

通常认为美国是民主、人权、先进的典范。特别是在韩国这片土地上,对美国民主的崇拜,使“太极旗部队”奋力挥舞星条旗,让数不清的媚大主义者日夜高唱龙美御天歌。

从现在起,我们需要摆脱那种一看到代议民主制和三权分立的招牌就认为那才是民主的固化惰性,而是应该在“民众成为主人、民众行使控制力才是真民主”的标准上进行正确的评价。而且还要摆脱轻视实质性内容而把选举这一形式视为民主核心的固定框架。在这一重要课题之前,我们先来看一看美国社会制度方面突出的反民主性。

一、美国的总统选举制度违反美国全体选民多数决定的原则。如果在州级选举中只多赢了一票,胜者就可以独占整个州选举人团的选票,这就从根本上产生了一个反民主矛盾:就像希拉里和戈尔的情况一样,即使得到全体选民的更多支持,也会因输掉了选举人团的选票而落选。

二、美国的参议院不同于众议院,各州一律分配2名参议员名额的分配制度本身就违反多数决定原则。无论是拥有近4000万人口的加利福尼亚,还是人口最少的怀俄明(2017年,估算57.9315万人),都是各选两名参议员。如果说一名加州参议员代表2000万人,那么一名怀俄明州参议员就代表29万人。当然,有人会辩称这反映了美国始于联邦国家的历史性,但历史已经过了近200年,而且联邦参议员不是州参议员,他们处理的是联邦国家的事务,所以谁也无法为联邦参议员选举中违反多数决定原则的行为辩解。

三、参众两院常任委员会主席由胜者独占的反民主性。没有比例代表制只有胜者独占的小选区制,这本身就应该视为违反多数决定原则,但实际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采用了这种做法。但是,连国会常任委员会主席也采用胜者独占的方式,这样的反民主性更使他们无法充分代表绝大多数或近乎半数以上的选民。

四、参政权限制问题。大部分国家的选民都拥有投票的权利,但美国只有事先完成登记才能行使投票权。这种安排出笼于当初的反民主设计,即试图“合法”地排挤、压缩非裔美国人、移民、体力劳动者、农村居民、日工等。也就是说,美国一方面以民主典范自居,一方面又对此保持不变,仍然在扼杀民主。

五、没有选举公营制,金权选举达到极致。虽然个人对联邦选举候选人个人和政党捐款有过上限,但联邦最高法院已于2014年将其废除。更进一步,企业等可以无限制地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政治捐款。美国的责任政治中心(CRP) 去年10月推算,本届总统大选和参众两院选举费用为140亿美元(大选66亿,国会70亿),超过了2016年65亿和2012年62亿的总和。

正是由于这种政经勾结,美国在总统候选人桑德斯指出,3名富翁享受比50%的低收入者更多的财富,对于这种经济极端不平等问题,政府却束手无策。发挥民众控制或民众作主的空间出现结构性衰退。结果,美国社会沦为阶层固化的“身份社会”,对此感到沮丧的年轻人对无发消除这一现象的美式民主本身提出了根本性的疑问,还有一部分人正在陷入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因此,对未来的民主前景也必然持悲观态度。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假如美国稍微多一点民众作主或发挥控制权的民主性再高一些的话,就不会走到截至1月8日新冠确诊病例高达为21857616例、死亡超过369990人这样一个悲惨的地步。真民主是一个直接关乎我们所有人具体生活的迫切问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because/97821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