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保守媒体用否定厌恶诋毁30年日军慰安妇人权运动,该建立与之对抗的力量

登录 : 2020-06-08 05:34

正义记忆连带(正义连)27日中午12点在首尔钟路区旧驻韩日本大使馆前举行了“第1441次解决日军性奴隶制问题的定期周三集会”。(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有些事件的发生是有原因的。考虑到其原因,不得不对事件进行命名。原因可以区分为外部/内部因素,由于“外因”的作用,原来密封的“内因”可能同时爆发,由“内因”引发的矛盾也可能吸引“外因”。鉴于此,现在这个事件可以命名为什么呢?

从事件史的视角看该事件,发生原因是今年5月7日日军慰安妇人权运动家、受害幸存者李容洙奶奶举行的记者会。记者会中夹杂着受害者的痛苦和对人权运动过去运动方向和方法的批评。面对日军慰安妇问题30年来处于原地踏步状态的痛苦现实而发出的声音。李容洙奶奶的话虽然指向尹美香和正义记忆连带,但也指向了除了会说好话之外什么都不做的韩国政府,立足于历史否定论固守强硬态度的安倍政府。但在碎片化的声音最后,“怎么不把钱用在奶奶身上自己随便用”这样一句发言,使得在约一个月的时间里,大多数媒体连日以“尹美香事件”或“正义连事件”这样的标题进行了大量报道。而这样的标题是在日军慰安妇运动的代表活动家(尹美香)和团体(正义连带记忆)上寻找事件发生的原因,以“显微镜式报道”把各种争议视为既定事实。5月25日李容洙的第二次记者会成为这些报道自我证实的根据。大多数媒体听到“卖掉了奶奶们”的话后,纷纷以头条报道“奶奶们被利用了”,可谓积极“利用”该事件。如果是证言研究者,会首先提出问题,李容洙老奶奶是用什么样的想法和感情在什么脉络下说这些话,为了找到答案,不断去捋顺其中的千丝万缕。 但大多数媒体都只是截取了这句话塞进计划好的框架里面。用时下的流行语来讲不就是“黑化”下的“揭发丑闻”的原形吗?

另一方面,机械性地引入阴谋论话语的新闻工作者和YouTuber们将这一事件称为“李容洙事件”。李容洙奶奶与尹美香、正义连的对立框架就这样被卷入了阵营对立的构图之中。以这种对立的方式给事件命名,引发了对李容洙奶奶、尹美香、正义连的憎恶和厌恶。对尹美香、正义连来说,是利用受害幸存者"赚钱"的无耻犯,让奶奶们得不到补偿而妨碍问题的解决,只追逐权力的全体主义者,反日=从北的烙印,不遵从受害者的意思,怀疑受害者的“记忆”,带有日本极右翼形态的亲日派。而且还有对“卖淫女”厌恶。李容洙老人也被指受幕后操纵,不断有人厌恶称其只是贪图权力的不得体的大邱老人,和日军士兵举行“灵魂婚礼”的亲日“卖淫女”。

但是,任何一方都没有真相。双方都充斥着假事实,比起真相,更多的是信念或感情主导舆论的形成,将拥有相同意见和心得的人聚在一起,把“备案的事实”硬说成是事实。 即便如此,如果继续听从造假和谎言,就会彻底失去看到真相的眼光,甚至满足于编造的故事,真是令人恐惧。

笔者将这一事件视为“脱离真实”。 2019年,在韩国社会正式提出否定和否认日军慰安妇问题,用女权主义伪装的《反日种族主义》,书中各种意图和策划“利用”李容洙记者会,用力将尹美香和正义连定点击破,从而形成“尹美香事件”或“正义连事件”。对此的阵营化的反驳演变成了“李容洙事件”。

惨不忍睹的是,不仅是报道这些事件的极右假新闻媒体,保守日报的框架和大量报道也再现了《反日种族主义》的语言、逻辑和方法。“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他们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功名,为了延续自己的职业”,“个人的人生履历怎么也要置于光鲜的一面”,把慰安妇当做“民族的圣女”推上前去举行集会,“谁也无法与之对抗,用全体主义权力君临天下”(《反日种族主义》337-338页)与此类似的解释和内容几乎出现在每条报道上,这些报道几乎也刊登在了日文网站上。日本极右保守媒体将这些报道照搬过去,不仅不局限在李容洙老奶奶、尹美香的问题上,而且将此作为否定日军慰安妇人权运动30年历史的事实依据进行报道。而韩国保守媒体对日本媒体的报道以当地(日本)特派员专栏等形式用韩语再做报道,其结果就是把否定和厌恶包装成事实进行报道。

惨况不止于此。对于5月11日李永薰等人举行的《与反日种族主义的斗争》出版记者会,部分媒体曾发表过批判性的专家评论或企划报道。但是,不久前的5月26日,李永薰教授、柳锡春教授、查明反日铜像真相公开对策委员会主办了“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的慰安妇运动,揭露其本质”研讨会,而对此进行的报道中大多是照搬其主张,并为其代言,连机械式的批评都没有。媒体集中报道《反日种族主义》系列,在此过程中(无论是否有意)这本书的主张被刻画出来并扩大再生产,甚至连记者们也赞同这一主张,这种“相互参照”现象正在发生。

5月12日周三集会前一天,查明反日铜像真相公开对策委员会同慰安妇人权恢复室在和平碑(少女像)前的举行的记者会的场面至今难以忘怀。他们挂出的横幅上写着“拆除慰安妇像,停止周三集会”。手举太极旗和太阳旗(日本国旗)主张亲日就是爱国的人嘴里喊出:“一一揭露慰安妇的可耻经历,对她们造成侮辱的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和女性家庭部,是无法容忍的侵犯人权的集团”。此前嘲弄并侮辱幸存者的韩国新右派否定论者口中提起了幸存者的“人权”。这种行为才是阴毒地利用慰安妇受害者的腹语术。如此看来, 至少从事件的外因论立场来看,此次事件是否也应该被看作是"强烈抵制否定和厌恶"的事件呢?

日军慰安妇问题的历史和运动,30年运动的真相是永远也不会被磨平的,是凹凸不平,多层次和复杂的。因此,绝对不能满足于创建了女性、人权、和平国际连带,而应该以此次事件为契机,深入观察并反省这30年。只有这样,对于没有受害者的慰安妇运动是否可行,还是必须需要她们,那么需要摸索出什么样的方向和方法,讨论出一定方向,才能有更深厚的力量对否定和憎恶予以反击不是吗?

姜成铉 圣公会大学开放教养学院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948305.html?_fr=mt2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