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保持社会距离的时间延长,韩国大学生要求“退还学费”

登录 : 2020-04-07 03:18

网络授课期间,学生仍需缴纳房租和学校宿舍费

需要实际操作的建筑学和艺体能等专业学生“对缴纳学费表示怀疑”
全国大学学生会互助网指责“学校不负责任”

6日上午,参加在首尔政府办公楼前举行的“ COVID-19大学街灾难时局宣言”记者会的全国大学生互助网的学生们正举着牌子。全大网表示学生们对远程讲义的满意度只有6.8%,并敦促政府采取退还学费等对策。 (图片来源:韩联社)

新冠疫情长期持续,学生们对远程授课、宿舍费等问题的抱怨声音越来越大,并不断有人呼吁大学“退还学费”。为防止疫情扩散,原本只是临时性取代面对面授课的“线上课程”成为常态,甚至有些大学宣布整个学期都将以在线方式进行授课,学生们开始要求大学退还一部分高达数百万韩元的学费。对此,教育部和大学出面表示,“退费并无法律依据,而且会影响大学的自主权”,预计将引起较大争议。

在庆熙大学就读的甲某(24岁)从今年3月起一直住在大田父母家里通过网络上课,而每月20万韩元的住宿费却仍在缴纳。甲某4月6日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表示,“我在自己家里,不知道怎么申请退还住宿费,学校也没有相关公告”,“而且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学,也无法申请退宿”。在受疫情影响,无处打工赚钱的情况下,每月还要缴纳一笔多余的开支。在此之前,首尔大学决定向申请退宿的学生退还部分宿舍费,也引起了很大争议。学生们普遍抱怨“现在连接近宿舍都不可能,却还要缴纳住宿费”。

全国各大学的学生们还纷纷对远程授课的内容表示批判。在大学生们普遍使用的社交网络(SNS)“竹林”上,不断有人发布相关吐槽信息。一位自称东国大学学生的用户抱怨,“一位教授上课时没有录像,上课过程中突然断网,后来也没有把缺失的课程补上”。

需要实际操作的专业也通过网络授课取代无法通过网上上课取代的课程,引起了更加强烈的不满。所有课程都只能通过网上上课进行的建筑系研究生乙某表示,“建筑学最重要的是设计课,现在因为无法及时获得反馈,学习起来非常困难。教授们有时甚至用课题研究代替两周的课程”,“这让人不禁怀疑,究竟为什么要给大学交学费”。工艺系大二的学生丙某(21岁)也表示,“一学期仅用于实际操作活动费用的学费就高达470万韩元,疫情爆发后,实际操作课程完全取消了,教授们也不再授课,只是要求个人完成制图课题,而学校却不退学费”。

对学校的不满逐渐演化成了各种具体的要求。由各大学学生会成立的“全国大学学生会互助网”(简称全大网)当日上午11点在首尔政府办公楼前举行记者会发表了“COVID-19大学街灾难时局宣言”。他们表示,在全大网今年3月面向6261名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学生们对疫情期间远程授课的满意度只有6.8%,而非常不满(24.2%)和不满(40.3%)等不满意的比例高达64.5%,是满意度的近十倍。全大网敦促政府“制定对策解决已经出现6000余起损失案例的远程授课问题,并根据非常经济时局宣言,针对大学生制定经济补偿政策”。诚信女子大学学生会总会长全多贤(音)表示,“学校和教育部互相推卸责任,需要由教育部、大学和学生举行三方协议会,制定解决方案”。

关于退费问题,教育部门和各大学普遍表示,“并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教育部高等教育政策室长金圭泰表示,“决定收费标准的是各大学校长,政府如果出面要求大学退还学费,会侵害大学的自主权”,主张政府不应介入这一问题。大学学费由各大学教职工、学生和相关专家组成的“学费审议委员会”决定,并非教育部决定的事情。

《大学学费守则》明确规定,只有在“因为天灾地变难以收取学费”、“学校停止授课”时才可以向学生退还学费。但新冠疫情并不属于“天灾地变”,而且各大学仍在进行网络授课,并不符合退还学费的条件。虽然有人主张学校应向学生退还现场实习活动费、国际交流活动费等网络授课期间没有产生的费用,但各大学普遍反对,表示“这些都是学校固定投入的费用”。

不过,在疫情严重的大邱地区,部分大学已经以“特别奖学金”的形式向学生退回了部分学费。大邱启明大学决定向全体学生发放20万韩元生活补贴学业奖励金,大邱大学决定向每位学生发放10万韩元特别奖学金。大学教育研究所研究员林恩熙(音)表示,“即便不退回学费,也可以在事后通过其他方式弥补学生学习权的损失”。

裴志贤 金民济 崔源亨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3591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