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为期三天,遇难者家属呼吁“应努力让失去孩子的父母走出阴影”

登录 : 2015-12-18 05:19 修改 : 2015-12-18 05:20

韩国举行世越号沉船事件特调委首次听证会

图为4·16世越号沉船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第一次听证会最后一天的12月16日上午,在首尔中区YWCA,同为遇难者家属的朴兴福的母亲权南熙在听了作为相关证人出席的世越号沉船事件遇难者郑东秀父亲郑成旭的发言后留下了眼泪。//韩民族日报

“有句俗话说‘孩子死去的话会被安葬在心底’,但我至今还做不到。希望特别调查委员会能够坚持查明真相,查清楚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会死在冰冷的大海里,让我们可以安心安葬他们。”

12月16日是4·16世越号沉船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简称特调委)举行听证会的最后一天,世越号事件遇难者郑东秀的父亲郑成旭公开了儿子遗体被找到时的照片。他说“至今还有很多父母没能见到孩子(的遗体)”,希望特别调查委员会能加快开展工作。这番话让听证会现场哭声一片。

以郑父为代表的80余名世越号沉船事件遇难者家属们这三天一直守在听证会上,他们是想听一听对该事件负有责任的人们的解释,他们想知道他们的儿子、女儿为何会死去。遇难者安中根(男)的父亲安永镇就是其中一人。听证会举行的第二天,他因工作没能来到现场,但仍通过网上直播关注了听证会的进展情况。他说“(作为证人出席的海洋警察厅相关负责人一直不做正面回应)我心里压着火,很难熬。回到家后也睡不好觉”。然而,当时参与搜救的123艇急救员朴相旭出庭作证称“虽然让学生下船,但因为学生们不懂事,没有下船”,以及时任木浦海洋警察厅署长的金文宏在被追究救援责任时却反问“我是神吗”,这些都让遇难者家属心灵遭受巨大创伤。

也有很多人对特别调查委员会不深入解决核心问题,而只是对检查机关已经调查并裁决的案件进行再调查的行为表示不满。一名常任委员在审问前海洋水产部部长李柱荣时,仿佛念书似地一项项往下读问题,立即遭到旁听席抗议“提问时直视着证人的眼睛,连准备好的问题都说不好吗?”。听证会期间甚至有一位遇难者家属因委屈和愤怒晕倒,接受了119救护队的治疗。安永镇表示“(一个)公司都会有应对故障发生的制度并对此进行培训,但政府应对事故的制度不健全,而且连不健全的制度都无法切实实行,导致我们孩子没能获救,我们对这样的国家感到寒心”。遇难者朴兴福的母亲权南熙连续三天一直坚守在听证会现场。听证会的第二天即12月15日,是朴兴福离世后的第二个生日。权母在参加世越号沉没事件一周年悼念活动时还遭到警察镇压,肋骨骨折。她三天以来一直关注着让人愤懑的听证会,她眼眶含泪地说“不想再说什么了”。

世越号遇难者家属通过这次听证会迈出了查明真相的艰难的第一步,希望特别调查委员会能够对新出现的疑点进行彻底的调查。遇难者李俊宇(音,男)的父亲李秀河说“就算说我们是被国家抛弃的人也不为过。希望调查结果可以让人满意,我会带着信任持续关注”。

朴泰佑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22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