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达到临界值的“总统风险”

登录 : 2016-03-23 11:37

1月13日上午,朴槿惠总统在青瓦台春秋馆发表了对国民谈话。图为对国民谈话后举行的记者会见上,朴槿惠总统正在一边打手势一边回答记者提问。(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现在韩国面临着内忧外患,面临着国家危机。而在一切危机的中央,是朴槿惠总统的个人感情用事问题。在自我中心主义思考方式和愤怒调节障碍的驱动下,总统的个人感情深刻影响到国家政治,并导致国家面临着愈来愈大的危机。对外局势喧嚣复杂时,至少要稳住国内局势;而当国内局势动荡时,必须保证一个稳定的对外环境,这是治国的根本道理。然而,现在的韩国对内对外同时出现了问题。对外环境因为朝鲜金正恩政权的核导挑衅而动荡不定,对内则因为执政党在议会选举前残忍清肃朴总统的“叛徒”而导致民心不稳。

问题在于,这些危机在很大程度上都源自总统未经过滤的私人感情并不断得到扩大。共同民主党代表金钟仁最近曾在宽勋讨论上指出了总统一日三变的经济认识和政策的失败,警告这样下去国家将因为经济困难而变得乱象丛生。但笔者认为,在此之前,总统以个人感情为重且缺乏自我克制的领导作风将首先毁了这个国家。

表面看来,公荐管理委员长李汉久是排斥刘承旼、陈永、李在五等“总统叛徒”的罪魁祸首,但明眼人都知道,总统才是这起事件的幕后真正主谋,李委员长只不过是个听命行事的“走狗”罢了。此举属于典型的中国传统兵法《三十六计》中的“借刀杀人”(借别人之手除去敌人)。

不过,即便使用借刀杀人的计谋,如果拥有合理的名分和缘由,并经过恰当的程序,也不至于如此令人跌破眼镜。他们只是对“没有增税的福利”进行批判、反对将国民退休金与基础退休金挂钩、在党内提出批判性意见而已,如何就违背党的认同感、有损国会议员的品行了?如何就属于在安逸地区谋求多选因而应当被排除在公荐名单之外了?对于公荐“屠杀”的核心对象刘承旼议员,因为担心在公荐中公然将其除名需要承受过大压力而公开要求刘议员自动退党,这种无耻行径又算什么?这一切情况都说明朴槿惠政权执政所遵循的不是民主与共和的普遍原则,而是领导人的一己私人感情。这种行径与金正恩政权的肃清惨剧在性质上并无差异,充其量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在应对朝鲜核武器与导弹挑衅的过程中,朴总统也不断做出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重大决策。因为中国在对朝施压问题上表现不积极就直接公开指责,说什么“困难时伸出援手才是真正的伙伴”,明知会引发美中俄之间的战略竞争还鲁莽推进部署萨德(末端高空区域防御体系),甚至决定全面关闭韩朝合作的最后堡垒开城工业园区。这一系列做法虽然很好展现了领导人的直率性情,但在对手林立且难以实施强制手段的国际政治舞台上,这种行为与可以被国际社会接受的理性政策相去甚远。这种“抓住机会对敌人迎头痛击”做法虽然酷似三十六计中“趁火打劫”的计谋,但若想取得效果,必须以韩国拥有可以主导事态发展的强大能力为基础。

吴泰奎 评论委员室长

然而,虽然联合国通过了极其强力的制裁措施,韩国与相关国家之间的制裁目标依然表现出了微妙的差异。韩国政府公开谈及朝鲜体制崩溃问题,中国却再三强调制裁与和平协定并进,美国则重点关注引导朝鲜回到无核化谈判的问题。围绕部署萨德一事,中国与俄罗斯已经联起手来表示反对。关闭开城工业园区与政府颁布的单边对朝制裁措施使朴政权上任初期提出的对朝信赖进程、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欧亚倡议等三大外交安全政策全部化为了泡沫。

不瞻前顾后感情用事颁布的政策必定会付出应有的代价。总统说自己因为担心国家而整夜难眠,但现在国民担心总统已经担心得血液都凝固了起来。韩国正处于暴风雨来临之前。

吴泰奎 评论委员室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3603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