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继金大中、卢武铉之后,韩民主党第三届政府出台

登录 : 2017-05-10 08:43 修改 : 2017-05-10 01:32

改革旧体制的第二次机会,应通过“民主党政府”实现责任政治

想要一个可以安心生活的社会、拒绝倒退回朴正熙时代
急需恢复国家公平正义,应打出统合政府的旗帜改革社会结构
能否推翻财富与权力集中的垄断体制并通过政治改革实现国民团结的试验台

5月9日晚,韩国总统当选人文在寅(左数第四位)在光化门广场向支持者挥手示意。从左至右依次是高阳市长崔星、城南市长李在明、议员金富谦、文在寅当选人、忠南知事安熙正、首尔市长朴元淳、共同民主党代表秋美爱。

文在寅总统开展竞选游说的最后一站是光化门。5月8日傍晚,他进行游说的主席台周围被手持蓝色气球的听众围得水泄不通,只有踮起脚尖才能勉强看到。写着“苦等了十年”字样的小标语和巨幅旗帜上“烛光革命”的大字相得益彰。

5月9日总统选举选出了继金大中和卢武铉之后的第三届民主政府。从1987年韩国实施总统直选制度之后来看,“保守既得利益势力”与“民主改革势力”恰好实现了以十年为周期的轮流执政。那么,文在寅当选总统带有怎么样的时代意义?文在寅将带着什么样的时代课题就任总统?对于一线记者来说,很难回答这些问题,因此我们咨询了相关专家。

Humanitas公司代表、政治学家朴尚勋(音)表示“1987年民主化十年后民主党以在野党身份实现的首次政权更替是改革旧体制的第一次机会,但当时由于两极分化和贫困问题加重,未能取得较大成果。这次政权更替是第二次机会。新政府应恢复市场经济的公平自律、改善劳资关系、改进社会分配与福利体系,成为一届有能力的改革政府”。那么,如何才能成为有能力的政府呢?朴尚勋代表说“新政府不应定位为文在寅政府,而应以 ‘民主党政府’的身份推动责任政府(responsible government) ”。

韩国前国会议长林采正作为一名政治人士,尤其注重这一选举结果的历史意义。他还曾在卢武铉政府担任总统职务交接委员长。

“在4•19革命、5•18运动、六月抗争等历史关口,韩国国民都曾奋勇站出来,改变了历史。这次也是一样。以往的民主主义偏重于程序上的民主,但这次国民要求的是实质的民主主义和社会发展。这一选举结果反映了国民想要一个平等、公平、法制、真正安全的 ‘可以安心生活的社会’的呼声。”

林采正前议长强调了克服朴正熙时代陋习的意义。他说“李明博和朴槿惠执政的十年之间,特权主义、既得利益群体得势、贫富差距拉大、不公平、非民主统治等朴正熙时代的陋习重新复活,出现了历史倒退”,“烛光示威和本届总统选举便是韩国国民拒绝历史倒退、克服朴正熙时代陋习的一个过程”。

延世大学教授朴明林(音)表示“朴槿惠政府将政府视为私人囊中之物,大大破坏了国家的公平性。赞成弹劾的舆论高达80%之多,说明人们没有仅仅将这个问题视为进步或保守之间的斗争,体现了人们对恢复国家公平性的要求”,“文在寅总统应通过总统责任制、国务总理责任制和部长责任制相结合的方式,实现国家权力正常化(公共化),恢复公共权威和公共秩序”。

朴明林教授向来主张掌权后的“改革势力”应让渡部分权力,拉拢并驯服“既得利益势力”,只有这样才能顺利推动改革。金大中-金钟沁、卢武铉-郑梦准、郑东荣-文国贤时期曾强调过联合执政,文在寅-安哲秀时期曾强调通过政治联合成立共同政府,而这次他们主张构成统合政府。文在寅政府能够成为一届统合政府吗?朴教授表示自己也不敢肯定。

朴明林教授说“在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民主势力虽然掌握了政府和议会权力,但他们被庞大的官僚机构和保守的经济界、媒体界与学术界势力团团包围,犹如一个孤岛”,“能否跨过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的瓶颈,避免走上他们失败的老路,成功实现社会结构改革,将是文在寅总统的最大课题”。他认为,文在寅总统所处的环境相对优于金大中和卢武铉前政府时期。在烛光示威、弹劾和选举过程中,韩国的政治环境恢复到了1990年三党联合之前的局面,得益于此,文在寅总统几乎吸收了包括温和进步、中间进步和改革进步等各派别的进步势力,巩固了支持基础。

庆熙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金允哲(音)表示,文在寅当选总统“是检验韩国能否打破财富与权力集中的垄断体制(既得利益阶层追求私利的体制)、能否为实现国民团结开展政治改革并营造相应社会基础的一个试验台”。这一评价非常冷静中肯。那么,文在寅总统能否符合人们的期待呢?

成汉镛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79409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