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守护学生们的儿子,现在出来吧”

登录 : 2017-03-24 11:16 修改 : 2017-03-24 11:38

世越号浮现的彭木港边,聚集着那些未找到遗体的失踪者的家属们
刻骨的思念……泪水……
“最后一人回归家人的怀抱”

彭木港焚香所入口处设置的造型物。

3月23日,世越号浮出水面的这一天,等待孩子们的母亲们来到全罗南道珍岛彭木港释放出了刻骨的思念。80多岁的老母和40多岁的母亲紧紧攥着三年没有回来的儿子和女儿的照片,一次又一次不断地哭泣。

“儿子,我的儿子……妈妈来了。”

当天中午12时左右,彭木港世越号焚香堂。檀园高中杨承进(音)教师的母亲南相玉(音,84岁)跑向焚香堂外墙上挂着的九名失踪者的照片中自己儿子的照片。弯着腰的南某用布满皱纹的手抚摸着儿子的照片。悲伤欲绝的老母亲因一直哭泣都无法直起身子。住在京畿道安城的老母亲在听到船体浮出水面的消息后急忙赶到了彭木港。同行的杨老师的弟弟承灿(音,58岁)说,“每天都这样好几次”。好半天才镇静下来的老母亲说,“我儿子因守护学生们未能出来,他既善良又是个孝子。希望这次一定要出来见一面”。

教授社会学科的杨老师在世越号惨案中,船体一开始倾斜便把穿着的救生衣脱给了学生,并再次回到了船内。

九名未找到遗体的失踪者的家属们在三年时间里靠着“一定可以见到”的希望坚持了下来。檀园高中的四名学生(南铉哲、朴英仁、赵恩华、许多允,音)和两名教师(高昌锡、杨承进,音)到现在都未能回来。

非常喜欢数学的赵恩华女生是曾包揽全校第一的优秀学生,据说她能在数字计算和解题中感受到喜悦,她的梦想是成为会计领域的公务员。她在家里和妈妈的关系非常亲密,上学时甚至会一一用短信告诉妈妈“上了公交”、“经过了哪里”、“ 到了学校”。

曾经想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的许多允从小就喜欢孩子们。初中时一直坚持参加去幼儿园或托儿所照顾孩子的志愿服务活动。她还是一名喜欢唱歌跳舞的高中生。因喜欢父亲的黑色帽子,借了父亲的帽子去参加修学旅行是她最后的样子。女高中生多允的母亲朴恩美(音)说, “虽然爸爸的帽子浮上来了,但多允还没出来”,潸然泪下。

男高中生朴英仁性格活泼开朗,是两个儿子中的老二,是像女儿宠着的宝宝。他会毫不犹豫地帮妈妈做家务,和父亲也不拘束,大大方方地开玩笑。喜欢每个周末跟着父母旅行。从小就喜欢踢足球和棒球等球类运动,是一个喜欢所有球类运动的“万能体育小将”。刚上高中时还积极参加了保龄部的活动。他特别喜欢足球,经常在放学后和朋友们聚在操场上踢球。他想进入体育大学继续做自己喜欢的运动。英仁的母亲金仙花(音)说,“还没来得及给儿子买想要的足球鞋,事故发生后,把新足球鞋带到了彭木港一直等着他回来”。

南铉哲为在世越号惨案中逝去的李多恩的自作曲《亲爱的你啊》填上了歌词。铉哲吉他弹得很好,音乐天赋突出。

教体育的高昌锡老师在世越号惨案发生的一个月之前的2014年3月来到了檀园高中。运动神经超常的他游泳特别好,在大学时还兼职做了游泳救援。事发当天也在与已故的南润哲(音)老师一起帮助学生逃脱,但本人却没能逃出来。高老师特别疼爱曾在隔壁檀园初中任教的妻子。妻子若不吃早餐去上班,他会经常去学校围墙那边给妻子送零食。当天,他在向妻子发送了“为了照顾孩子们辛苦了。对不起”的短信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未找到遗体的失踪者中最年轻的革圭(音,当时7岁)和父亲权宰劲(音,当时51岁)、母亲韩雅无介(音,当时29岁,死亡) 、妹妹权智妍(音,当时6岁,被救)等家人一起启程了。因为父亲结束了在首尔的生活,想要种柑橘,决定归农去济州岛。当天,家人们把搬家行李装上了货车,在往济州岛搬家的路上以牺牲者(母亲)、生存者(女儿)、失踪者(父亲、儿子)的身份分开后至今还未见到。据悉,权某在事故发生时帮妈妈给比他小一岁的妹妹穿上了救生衣,帮她逃出了困境。

家庭主妇李英淑(音)在帮一年后搬家来济州岛的儿子装完行李回去时遭遇了事故。虽然与儿子分开住的李某想念与儿子相处的时间,但最终未能如愿。

未找到遗体的失踪者的家属们当天向韩国海洋水产部部长金荣锡呜咽着表示,“希望最先找到失联者”。他们呼吁说,“现在想拉着孩子们的手回家”。 家属们在2015年4月决定打捞世越号船体后,将名称由“失踪者”变为了“未有消息者”。”未有消息者”指的是因政府未能彻底搜查而未能找到的人。与中立概念的失踪者不同,未有消息者意味着其中有政府的责任和义务。

珍岛/ 安官玉 记者, 图 朴在东 画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78774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