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深入地心的首尔……到2026年地下城市面积将达300万平方米

登录 : 2016-12-16 01:03 修改 : 2016-12-16 01:04

地上的广场(图左)和地下城市建筑博物馆鸟瞰图。(图片来源:首尔市提供)

再无可开发土地的首尔市将开始开发地下空间。继已经开始地下工程的西部干道和首尔济物浦隧道,开启地下空间开发计划的永东大路、世宗大路和蚕室站等之后,首尔政府12月15日又发布了建设地下东部干道计划。到2026年,首尔地下将会产生近100万坪(330万平方米)的地下空间。

当天下午,首尔市长朴元淳发布了以中浪川为中心的首尔东北地区开发计划,计划到2026年将把东部干道分为两条并建在地下。三星至月桂一桥13.9公里的城市高速公路建在地下后,将专门运营可乘坐15人以下的小型车,并计划将其再无可开发土地的首尔市将开始开发地下空间。继已经开始地下工程的西部干线公路和首尔济物浦隧道,开启地下空间开发计划的永东大路、世宗大路和蚕室站等之后,首尔政府12月15日又发布了建设地下东部干线公路计划。到2026年,首尔地下将会产生近100万坪(330万平方米)的地下空间。

当天下午,首尔市长朴元淳发布了以中浪川为中心的首尔东北地区开发计划,计划到2026年将把东部干线公路分为两条并建在地下。三星至月桂一桥13.9公里的城市高速公路建在地下后,将专门运营可乘坐15人以下的小型车,并计划将其推进为民资事业,预定目标为2023年通车。城东至月陵桥8公里的地区干线公里计划将于2026年竣工。为使所有车型都可以免费使用,首尔市直接付费。

除东部干线公路(合计21.9公里)外,首尔还有地下道路和商业街。西部干线公路(10.33公里)和首尔济物浦隧道(7.53公里)已经开始地下建设工程。永东大路16万平方米(如果包括COEX商场和现代汽车GBC购物则为42.1万平方米)的地下和世宗大道3.1万平方米的地下,到2026年将新产生39.76公里的地下道路和19.1万平方米的地下空间。加上已经投入使用的地铁1号线至9号线道路(308公里)和车站(255.1365万平方米)以及25条地下商业街(15.6934万平方米),首尔就拥有总长347.8公里、总面积290万平方米(88万坪)的地下城市了。

首尔市之所以将眼光转向未知领域——地下开发是因为地上开发已经饱和。将地上的各种设施转移到地下的话,地上就可以设计绿地和步行街等。地下道路扩大对解决首尔市的交通难问题也有帮助。

但令人担忧的问题也不少。首先是应对安全事故的问题。地下设施的停电或火灾等事故完全不同于地上,难以应对。由于在施工前很难明确了解地下情况,导致建设阶段工程费用可能会增加。专家们异口同声地表示,越强调安全对策,费用必然越来越增加。

地下商业街开发造成的土地价格上涨的结果是现有商业街或租房居住者无法缴纳高额租金而被驱逐,所谓的中产阶层化(Gentrification)的担忧也存在。由于地下开发费用高昂而民间投资项目多,发生利益开发的过程中,附近的商业街或公寓等无法不受影响。中央大学(建筑系)李政炯教授表示“过去城市初建成时,用公共财政建设了社会基础设施,但现在这些设施开始老化,和民间一起回收开发利润的地上复合开发形式将越来越多”,“周围房地产价格上涨的可能性很大,需要包含收受公共捐款的开发利润抵销方案在内的计划性控制”。汉阳大学(城市工程系)崔昌圭(音)教授也表示:“由于地下开发费用非常高,民间一定会想要获利。房地产开发正负面影响都要考虑。”

首尔市畅想着地下空间开发的蓝图而进行个别项目,有人担心这很难实现。檀国大学(城市规划房地产学系)赵明来教授表示“首尔市发布了世宗大道地下空间使用计划,不知道是否是对市中心整体开发的综合计划的先导”,“没有认识到地下水流向、地震时的冲击防御等城市地下生态功能,只是一味的开发会有产生安全事故的危险”。中央大学名誉教授(建设环境工程学系)洪元杓表示“韩半岛是古老的地层,施工时穿透地下岩层的情况很多。一旦挖掘就无法覆盖,因此需要根据深度首先制定综合利用地下空间计划”,“地下开发越多,地下空间的所有权纷争也会增加”。

为了保持地下空间的室内空气质量,已经产生了是否要在地上设计大型通风口的矛盾。住在西部干线公路或隧道附近的居民们认为目前在建的大型通风口中喷出的烟雾和有害物质影响健康,持强烈反对意见。对此,首尔市道路政策组组长李承锡表示:“有过滤器,污染物不会泄露。是专家检查后的问题。”但是新新道林通风口居民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宋荣德(音)反驳道:“即使有煤烟减量装置,环境影响评价中空气质量已恶化了40%左右。居民们无法接受,但首尔市却一味强调符合标准值。”

有人批评称,达到横向扩张上限的城市开始垂直扩张与过去一直扩大外围的城市开发方式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绿色联合政策组组长郑圭锡(音)表示:“扩大城市空间首先需要周密的需求预测,但很多情况下却做不到这一点。过密的城市需要分散交通流量,难免会使用城市地下空间。但也有人担忧,在经济增速低的时代是否一定需要开发,地下开发也可能成为另一条开发之路。”

崔雨利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77485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