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2日弹劾议案告吹,韩国会无视国民的渴望

登录 : 2016-12-02 08:54 修改 : 2016-12-02 03:22

12月1日,朴槿惠总统访问发生火灾的大邱西门市场,正在视察灾害现场。(图片来源:韩联社)

代理人无视主人的渴望。12月1日,朴槿惠总统的弹劾案最终并未作为全体会议案件进行报告。因此2日的表决弹劾案也自动流产。一直以来在弹劾上配合的新国家党非朴派系的流失成为决定性因素。非朴派截止到前一天还和在野党协调弹劾案内容,当天却对亲朴派主导的“4月末下台,6月提前大选”对策做出了让步。“去留问题将交由国会决定”,这一表示距离朴槿惠总统的第三次谈话仅隔两天。非朴派脱离了弹劾队伍,在野党圈接着出现了内讧现象。1日召开全体会议之前见面的共同民主党和国民之党代表高调推脱了责任。

韩国新国家党在当天上午召开议员总会,采纳了向朴槿惠总统提出明年4月底辞职的建议,并给出6月份提前大选的方案。之前说共同参与弹劾的非朴派在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下接受了这个提案,理由是“应优先处理国政混乱”。这与持续了一个月以上的“烛光民心”背道而驰,将政治钟表又拨回到烛光政局的初期局面。院内代表郑镇硕表示,“为了稳定移交政权,确保最起码的大选准备时间,这是合理的日程”。针对今后国会推荐总理主导组成举国中立内阁的问题,新国家党表示会与在野党进行协商。这是在烛光政局初期作为处理对策提出的方案。龙仁大学崔彰烈教授表示,“这意味着总统最后5个月还将继续维持其总统之位。讨论完全回到了起点”。检方调查显示朴槿惠总统本身就是干政元凶的事实,现在大家也都知道第一次和第二次国民讲话也是谎言,但新国家党仅靠“秩序”就让这沉甸甸的事实变得毫无效力。

本应在弹劾合作中带头的“大哥”(共同)民主党也很无能。领导层鲁莽行事,议员们彷徨不定。就在院内领导层致力于说服新国家党非朴派的本月23日,秋美爱代表称“不会乞求弹劾投票”,向合作气氛中大泼冷水,当天早晨就打破了前一天三大在野党代表关于“不会对缩短任期进行谈判”的协议,与非朴派首席、前党首金武星进行了单独会谈。与之前所说“试图去说服参与弹劾”不同的是,秋美爱代表会晤后表示“总统辞职最晚必须在1月底前实现”,结果招来“是不是进行了缩短任期的谈判”的怀疑。后来又表示“曾谈及1月末是宪法裁判所弹劾审判的结束时间”,试图平息怀疑,但秋代表的话已覆水难收。(共同民主党)党领导层赶快举行了议员总会,统一了意见,称“为了2日进行表决,强行提议弹劾案”。问题是非朴派已经公开表明不参与弹劾案提案,国民之党也面露难色,表示“将表决日期推迟到了9日”。因确保提案法定人数(在职议员过半数)很困难,2日的弹劾案表决已经没有希望了,但又考虑到“烛光民心”,很难让人打消民主党“制造不在场证明”之嫌。

国民之党的党内主张是早日“辞职”和“弹劾”,但真正走上正轨讨论后又如“风中芦苇”,不断计算着政治利害得失,犹豫不决。国民之党固执地表示“弹劾之前,首先要选国会总理”时,就有了征兆。青瓦台接受“总理推荐建议”,在野观点合为“弹劾”后,虽然打出“总理选定”牌,但在朴槿惠总统第三次谈话表示“辞职时间由国会决定”后,又再一次战战巍巍。下一届非常对策委员长湖南巨头金东喆议员以“需要认真研究总统的提案”开了个头,非常对策委员长朴智元也表示“虽然主动辞职最佳,但总统肯定会拒绝,所以弹劾不可避免”,留下了回旋的余地。从目前的态度来看,国民之党在朴总统接受“4月下台”要求的情况下,很可能会收回弹劾。虽然有人称“如果弹劾案被否决,就相当于给朴总统免罪符”,但本质上很难摆脱对于“难道不是将改宪作为其中一环的政界改组”的合理怀疑。

让犹豫不决的政界各党派搭乘“弹劾列车”是烛光民心的力量。总统嘴里出现“缩短任期”这一附加条件的投降宣言,也是烛光促成的进展。但是政界各党派对于朴槿惠总统那句话的态度还是无可奈何地产生了动摇。在处理弹劾案上所剩的机会预计是在定期国会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举行的9日。市民们可以相信的仅仅是本周末再次燃烧起来的蜡烛。广场上到处都是的那些烛光现在可能向着国会蜂拥而来。

李世莹 记者,李径冞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77293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