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总统的7小时”:两次指示后就失踪

登录 : 2016-11-14 09:14 修改 : 2016-11-14 11:24

世越号事故当天,朴槿惠总统发出两次指示后,7个小时再无任何指示

下午5时左右出现在抗灾指挥部,“都穿着救生衣,还难发现?”
法院宣称“未与郑润会见面”,但青瓦台出入记录并不可信
近期节目又爆“整形外科手术嫌疑”,再陷争论中心

2014年4月17日即世越号惨案发生的第二天,韩国总统朴槿惠到达乘船人员家属临时安置场所的全罗南道珍岛体育馆。其安慰家属、倾听困难事项过程中,一位家属下跪请求救救还在船内的家人们。(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在干政事件的当下,说明世越号事件应对不力的“7小时”最近再次成为质疑的焦点。近期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朴槿惠总统与整形外科之事,似乎意指两件事存在某种关联。尤其在检方掌握的前任附属秘书官郑浩圣(音)的手机录音中,很可能就存有解开该事件之谜的关键线索。有关“当天”最为详细的公开记录是日本《产经新闻》前分社社长加藤达也的一审判决书和2014年7月国会运营委员会会议记录等,这些资料让人回顾了那7个小时。

仅有的两次指示 …… 最后一次是10时30分

2014年4月16日发生了世越号事故。在事故发生1小时11分后,朴槿惠总统在上午10时收到了第一份报告,那是来自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金章洙的书面报告。上午10时15分,金章洙室长通过电话进行了第二次报告,此时朴槿惠总统下达了首次指示。尽管青瓦台方面称是上午10时15分,但据海警总厅通话记录显示却是10时25分。上午10时22分,朴槿惠总统又一次收到了报告。青瓦台宣称“上午10时30分,朴总统亲自与海洋警察厅厅长金锡均通电下达指示”。按青瓦台的说法,这是总统的第二次指示,而这也是最后一次指示。

在此之后报告还是被继续上交,分别为上午10时36分、上午10时40分、上午10时57分、上午11时20分、上午11时23分、上午11时28分、中午12时5分、中午12时33分、下午1时7分、下午1时13分、下午2时11分、下午2时57分、下午3时30分和下午5时11分。在朴槿惠总统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前共有14份报告被上交。

但朴槿惠总统却再未下达任何指示,而且在其于下午5时15分出现在中央抗难指挥部时却是这么说的:“现在都过了5点钟,马上就是日落时间了,我认为无论如何也应在日落之前确认好人员生死情况。不是说学生们都穿好了救生衣,难道就这么难发现吗?”

在朴槿惠总统于当天下午5时15分出现在中央抗灾指挥部之前,朴总统未接受过一次当面报告。其究竟为何仅下达了两次指示?不,上午10时30分之后其真的接受过报告吗?

朴槿惠总统究竟在哪里

比起“当天朴总统究竟做了什么”,连“当天朴总统究竟在哪里”的基本问题都尚无答案。朴槿惠总统在11月4日就干政事件发表第二次对国民谈话时称,“我已明确说过,有关青瓦台内出现过跳大神之事纯属虚构”,而这就是已知的全部了。

点燃疑心火苗的是青瓦台前任秘书室室长金淇春。其在2014年7月7日出席国会运营委员会时如是说道,“4月16日下午,我陪同总统一同前往中央抗灾指挥部。(在青瓦台见到过总统吗?)当天我在青瓦台没见到过总统,我是在当时陪总统去……”国会一下子闹翻天了,于朴映宣议员(新政治民主联合)站了出来。

-总统在世越号事故当天10时接受了书面报告”,确有此事是吗?

“是的。”

-当时总统身在何处?

“具体在哪里我并不知晓。”

-那总统在办公室吗?

“我不知道总统所在位置。”

-据我们所知,总统当天并无行程,而您现在说总统不在办公室?

“不,不是。”

-总统既然在办公室为何进行了书面报告?

“因为离办公室有一定距离,所以我们更多的是进行了书面报告。”

朴槿惠总统或见第3人?

因为没有答案,所以不乏各种小道消息。其中具有代表的就是朴槿惠总统在当天会见了郑润会。前分社社长加藤将这一消息写进专栏,但被交付审判,而该案件的一审法庭宣称,“朴总统当天未与郑润会见面”。

而核心证据便是“总统警卫室的出入记录上并无郑氏”。但是按照近期《韩民族日报》(11月1日头版)报道,据警卫室相关人士证词显示,崔顺实等幕后人物在青瓦台的出现也没有出入记录。换言之,至少仅凭出入记录无法消除该传闻。

经确认,当天郑润会客观所在位置仅有两处。据判决书显示,郑氏在“7小时”前后曾使用手机3次:下午2时20分,首尔钟路区平仓洞158-1格洛丽亚城附近(①);下午3时30分,江南区新沙洞637-15附近(②);下午5时36分新沙洞同一地点(②)。①处和②处距离15公里,乘车程需要45分钟左右。

而能够反映郑氏下午2时20分之前的行踪则仅有郑氏本人变来变去的陈述。郑氏在检方调查中表示“没有其他事,就待在家”。而当检方调查官问道“根据当时手机使用记录,你下午2时20分左右出现在平仓洞”,其又改口称,“中午在平仓洞汉学家李世民(音)家中一起吃的午餐”,而法庭便接受了这一陈词。

当天,朴总统究竟为何只下达了两次指示?上午10时30分后真的接收过报告吗?当天时在办公室,还是在住处呢?又或者是在青瓦台之外?还有就是都做了什么?但是其对如此多的疑问都未做出回答。

金元哲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6964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