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为金日成的叔叔们辩解

登录 : 2016-07-01 01:50

图为1980年平壤召开的朝鲜劳动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金日成主席正在发言的电视画面。(图片来源:美联社和韩联社)

围绕是否应该向朝鲜权力者的亲戚授予独立运动勋章的争议最终不惜通过修改《赏勋法》的形式得出了剥夺相关授勋的结论。国家报勋处6月29日表示“考虑到国家正统性和国民情绪,将制定新的功勋审查标准”,低下了头。前一天还主张“功勋审查以独立运动期间的活动为标准进行,即便是金日成的父亲,(如果有资格)也可以研究授予功勋”的报勋处长朴胜椿在一天后即改变了说辞。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不仅朴槿惠总统绝不可能承认“社会主义独立运动(事实上很难称之为 ‘社会主义’)”,连在野党也将此举称为“扰乱国纪的行为”,对报勋处大加指责,报勋处自然无法坚持多久。而且,可能报勋处本身也无意坚持立场。

这起风波显示出,至少在朝鲜问题上,韩国社会依然未能摆脱半个世纪以前的“仇红情结”,无异于一场21世纪版本的围绕“金日成是真是假”的无意义争论。金日成家族是著名的独立运动之家,这一点近现代历史的研究者并无任何争议。有记录显示,他的父亲金亨稷是虔诚的基督教徒,1918年左右曾在抗日组织“朝鲜国民会”活动,后被日警逮捕,受尽牢狱之灾。受人尊敬的农村运动家裴敏洙牧师(1896~1968年)曾在自传中提到金亨稷“在中国东北地区开展独立运动,后来进入了崇实学校”。

引发这场争议的金日成的亲叔叔金亨权与舅舅康晋锡也是一样。有记录显示,金亨权因涉嫌开展武装抗日斗争而在1930年被宣判15年有期徒刑,最终在服刑期间死于狱中;康晋锡同样被宣判了13年有期徒刑。考虑到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司法部向独立运动家宣判的最高量刑是17年,金日成的叔叔们应该对日本帝国主义形成了巨大威胁。专业研究抗日独立运动的圣公会大学教授韩洪九说“金日成一家是非常著名的独立运动家庭,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承认金日成亲戚的抗日功绩并不意味着合理化解放后朝鲜政权的个人崇拜与世袭等错误行为。其父亲金亨稷在金日成14岁时死亡,亲叔叔金亨权被逮捕时金日成只有18岁。我们不能因为他们的儿子、孙子、曾孙代代继承朝鲜政权,因为朝鲜政权将其所有亲戚都视为英雄,就否定他们曾与日本帝国主义战斗的功绩。

韩国社会对朝鲜、金日成和主体思想存在左右两极的严重偏狭认识。这是1945年解放后数十年间缺少正统性的韩国政权过度隐瞒并扭曲金日成相关事实造成的结果,也是朝鲜政权在上世纪60年代后为实现权力世袭而大肆开展偶像化活动并粉饰历史所造成的后果。在上世纪30年代残酷的抗日武装斗争过程中诞生的“主体”萌牙经过半个多世纪时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形成韩国运动圈的一个潮流,便是受到了这两种歪曲和偏狭的影响。

“正统性”应以历史事实为基础,不能将其用作隐瞒事实或神化历史的工具。即便是韩朝处于对峙状态,也不能仅仅以反共为由就为曾经与日本帝国主义合作的人物赋予“正统性”。在野党追问报勋处长朴胜椿“金日成的父亲也是独立运动家吗”,并谴责他“扰乱国纪”的行为事实上与这种做法无异。对于独立功臣的功绩,应根据他们的活动给予严正评价。如果在其中加入“国家正统性”和“国民情绪”的因素,可见其结果将是多么主观。

朴赞洙 评论委员

韩国现在仍在围绕半个多世纪以前的解放战后史进行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违逆时代潮流的国定历史教科书事件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野党此番相当于向这场战争投入了另外一颗石子。然而,真正重要的是事实,是如实看待历史。我们还要围绕“粉饰的历史”斗争到什么时候呢?

朴赞洙 评论委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5034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