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31 13:38 修改 : 2019.10.31 14:10

应拿出正确解法而非权宜之计

30日下午在建设民主社会律师联合会(民律)在首尔瑞草区的大会议室举行了解决日帝强制动员问题记者会,强制动员受害人李春植老爷爷在一边听着一封来自一仁川小学生的信一边不停地擦拭眼泪。(图片来源:白素娥 记者)
95岁高龄的日本制铁(原新日铁铸金)强制动员受害人李春植老爷爷30日与建设民主社会律师联合会(民律)及“解决强制动员问题和清算对日历史联合行动”在首尔瑞草区民律大会议室举行记者会。

一年前的10月30日,韩国大法院作出判决,要求日本制铁向强制动员受害人作出赔偿。一年已经过去,但赔偿尚未执行。由于日本政府的介入,日本企业拒不赔偿。之后,日本对韩采取报复性出口限制措施,韩国决定终结《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韩日关系陷入历史、经济、安全纠缠不清的冲突深谷。

记者会上朗读了一个仁川小学生写来的信:“老爷爷在新闻中说对我们感到抱歉,但那不是老爷爷的问题,而是进行强制征用(强制动员)的日本的错误。只是国家对国家道了歉,并没有对受害人道歉。所以,请不要哭,也不要说感谢,希望您健康并打起精神来。您理解吗?”老爷爷一边听着这封信,一边不停地擦拭已经变红的双眼。

要让受害者们依据判决拿到精神补偿金并使盘根错节的韩日关系得到改善,韩日双方必须就韩国大法院强制动员判决履行方案找到一个接合点。

韩国坚持“尊重韩国大法院要求日本企业作出赔偿的判决”的原则,而日本坚称“所有问题均因1965年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得到解决,日本企业不应当因此受到损失。”韩国今年6月提出“1+1”方案(韩日两国企业自愿筹备基金),当即遭到日本拒绝,但据悉最近韩日双方讨论过对“1+1”建议稍加修改的多种办法。

据悉,迄今为止双方讨论的办法包括:在日本道歉的前提下由韩国方面向受害人支付精神补偿金;韩国支付精神补偿金后向日本企业追偿;日本企业支付精神补偿金后由韩国弥补(损失)由韩日两国企业向韩国大法院已作出判决的原告支付精神补偿金,正在审判或尚未提起诉讼的受害人由韩国方面设法解决。但这些办法要么与韩国大法院要求日本赔偿的判决主旨相去甚远,要么有可能引发有关追偿权的争议,加之日本方面也不同意,韩日之间并未就此进入具体提出并讨论阶段。

28日有日本媒体报道称,日本方面已经拟定了一个草案,由韩国政府和企业以经济合作名义创建一个基金并由日本企业参加。有分析认为,这是日本方面企图在坚持“强制动员问题已经由请求权协定解决”的既有立场的前提下,抛出一个意在稀释韩国大法院判决的“赔偿”性质的方案,以试探韩国方面的反应。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在11月23日正式终结,强制动员受害者们计划年底变现(出售)扣押的日本企业资产,韩日关系再次迎来紧急关头。日本企业拒绝赔偿后,受害者们一直在办理资产拍卖程序。在以李春植老爷爷为原告的日本制铁案中,大邱地方法院浦项分院已经扣押了日本制铁PNR股票19万4794股(价值7亿6500万韩元)。今年7月为执行依据该扣押发出的拍卖命令而发送了讯问书,但目前为止尚未接到答复。大邱地方法院有关人员称:“讯问书已经到达日本外务省,但不了解日本国内送达情况。如果三四个月后讯问书被退回,可视为日方已经放弃(针对拍卖的)申辩权。”日本政府的态度是如果因为变现导致日本企业资产受损将采取比以前更为强硬的报复措施,因此有人担心两国关系可能陷入更为严重的危机。

但有意见认为,韩国不应该被时间赶着匆匆忙忙以权宜之计实现妥协,而应当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加以解决。一位政府人士表示:“制定强制动员问题解法应当考虑尊重大法院判决、对受害人进行实质性救助、面向韩日关系未来三个层面,但我认为目前韩日两国之间的嫌隙仍然很大,这个问题短期内解决不了。即使耗费时日,也要制定一个正确的解法,否则会留下更为严重的副作用。”

朴敏熙 张艺智 记者,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91522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