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27 10:30

京畿道与韩民族日报共同策划【韩朝非军事区现场报告】⑤“海上非军事区”汉江河口

停战协定保障船舶航行,却封闭长达66年
去年韩朝首脑会谈后各种开发计划甚嚣尘上
还有人主张开发前先行生态调查,扩大湿地保护区

从京畿道坡州市炭县面乌头山统一瞭望台遥遥可见,汉江河口中立水域中淤积着厚厚的土沙。
非军事区并不仅仅限于陆地。

从江原道高城到京畿道坡州,横亘朝鲜半岛的248km非军事区(DMZ)的尽头,西海方向沿着海上航道连结着“海上非军事区”。从坡州市炭县面万隅里的临津江河口到江华郡乶音岛(唜岛),宽度约67㎞的“海上非军事区”的汉江河口上并不像地面非军事区那样设有军事分界线(MDL)。1953年签订停战协定时,双方商定将汉江河口划为中立水域,允许民间船舶航行。但是国防部和联合国军司令部过去66年期间从未允许开放过这条中立水域的船舶航线,韩方和朝方反而都在本应行驶船舶的浦口上构筑军事阵地,把江畔变成了与地面非军事区一般无二的重武装区。一度繁华的老港口销声匿迹,周边村庄变成了民控区。

从京畿道坡州市炭县面乌头山统一瞭望台遥遥可见的朝鲜黃海北道开丰郡临汉里田野。
韩朝双方在去年9·19军事领域协议书中将汉江河口划为“联合利用水域”, 而且为船舶通行完成了联合航线调查与海图绘制,但由于朝美关系进展不顺目前已陷入停顿。

从京畿道金浦市爱妓峰瞭望台遥遥可见的祖江主流与江对面的朝鲜开丰郡景象。
■ 连接坡州—金浦—江华的67㎞海上国境线

从坡州临津江河口到金浦祖江再到江华乶音岛近海,67km的汉江河口建有三座瞭望台,由此可以窥见江对面的朝鲜村庄与居民的生活情况。

本月16日,记者在坡州炭县面城東里乌头山统一展望台远远看到的韩朝双方的秋景一派悠闲和平。成群的大雁不停地在铁栅线上方飞来飞去,不愧为候鸟栖息地;北方2km处黃海北道开丰郡临汉里的田野里,居民们在专心致志地忙于秋收。背着背架的农夫,悠闲吃草的牧牛,骑着单车的行人,勾勒出一幅惬意的风景画。秋高气爽,金日成史迹馆、打谷场、小学校等建筑尽收眼底。临津江和汉江交汇处高高耸立的乌头山(118m),是三国时期高句丽和百济在汉江流域争夺霸权的战略要冲。

由乌头山统一展望台向西流的水叫作祖江。祖江是金浦一带对汉江河口的旧称,得名于“汉江水跋涉400千米,至此已完成作为淡水的生命而老去”,因而是一条祖父般平和的江。

京畿道金浦市汉江河口,白额雁群飞过铁栅线。
沿祖江进入作为民控线村庄的金浦市霞城面柿岩里,穿过铁栅线,是海拔155m的爱妓峰。爱妓峰瞭望台是过去宗教团体在灯塔上点燃烛火、保守团体向朝鲜撒传单同朝鲜方面发生严重冲突的地方。瞭望台在2014年被拆除,目前正在进行和平生态公园工程施工。爱妓峰的对面是朝鲜开丰郡严室村。

从爱妓峰向江华方向而行,先后有祖江里、龙康里、甫口串里等江边村庄。祖江浦口在韩朝分裂之前是三南地方物产流向首尔的物流集散地,其实也是西海岸海上贸易中心。江对岸的朝鲜也有一个同名的开丰郡祖江里,江中有一个小岛叫留岛,1996年从临津江漂来的朝鲜牛曾在这里暂时逗留。金浦市目前计划在南北祖江里建设统一经济特区并买下留岛将其建设成“和平之岛”。

除了祖江浦口,祖江还有曾经是开城关口的康宁浦口及麻斤浦等已经消失、有待重建的老浦口。京畿研究院的金东成博士说:“修复老浦口和改造浦口村,较少受到韩国和朝鲜局势变化影响,是一项目可持续开展的工程。”

江华北端的铁山里有一座意在“压制共产党”的“制赤峰”,峰顶建有江华和平瞭望台。这里同朝鲜相距1.8km,无需望远镜即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延白平原和堂头浦里、栗洞里、炭洞、柳井洞等20多处村庄。

汉江河口在江华北端的侨桐岛同礼成江汇流,经黑脸琵鹭栖息地乶音岛、唜岛流入西海。

全球面临绝种的黑脸琵鹭在仁川市江华郡乶音岛滩涂觅食
■ 汉江河口河道开发陷停顿

停战协定第1条第5款允许双方民间船舶自由往来汉江河口,但由于中立地区军事冲突不断,江岸被部队控制,船舶通行一直受到限制。

汉江河口中立水域被允许通航的事例极其有限:1990年首次有韩国方面的疏浚船通过,当时是为了修复被洪水冲垮的汉江堤坝;1997年是为了在留岛救出朝鲜方面的黄牛,2005年则是为了从首尔向统营运输龟船。

韩朝双方在2007年10月的韩朝首脑会谈中商定成立“西海和平合作特区”, 并开始了旨在利用汉江河口的讨论,但李明博政府上台后韩朝关系陷入僵局,从而导致全面停摆。

韩朝双方在去年9月的平壤首脑会谈中商定为共同利用汉江河口研究军事保障对策,由此再燃希望。双方立即成立联合调查团,于11月5日至12月9日在江华郡唜島至坡州市萬隅里地区(长70km,面积280㎢)进行的联合水路调查,并绘制了标有共同利用水域水深、海岸线、暗礁位置的海图。按照当初计划,双方民间船舶本应从今年4月份开始试运航,但由于朝美河内首脑会谈破裂,一直处于原地踏步状态。

从建在仁川市江华郡铁山里制赤峰的江华和平瞭望台遥遥可见的朝方景色。
一直希望在汉江河口开辟航线的金浦市和市民团体今年4月驾10艘船从转流里出发,越过捕捞边界线行至中立水域前,以此向韩朝双方当局敦促“开放汉江河口水路”。市民团体成员们还曾于去年7月从首尔汝矣岛出发,经高阳市幸州津、新谷水中洑、转流里抵达捕捞边界线,全程行程35km。

专家预测,在当前围绕朝核问题产生冲突和联合国对朝制裁局面下,汉江河口有可能成为使韩朝关系发生变化的开路先锋。

《韩民族日报》和平研究所前所长姜泰浩上月19日在京畿道主办的DMZ论坛上说:“汉江河口是停战协定保障的自由通航中立水域,因而不同于西海北方分界线(NLL),可以建成国际上承认的韩朝双方共享河流而不会卷入不必要的政治争议。汉江河口船舶航线是实现‘汉江经济论’的起点,它可以使为汉江所困的金浦市与坡州、高阳市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自然纪念物325号、濒临灭绝的野生生物鸿雁在京畿道金浦市汉江河口奋力展翅。
■“韩朝交流最佳地区”,开发还是保护?

汉江河口是历史上的水运、物流、渔业中心,因而也被一致认同是开展交流合作工程的最佳地区。事实上自去年韩朝首脑会谈以来,以韩朝合作项目为名研究和推展的开发项目,除了民间民间船舶航行之外,还有長湍半岛和江华郡桥桐岛和平特区、金浦祖江特区、文山邑至都罗山高速公路、DMZ和平环游路等多种开发项目。

然而,汉江河口作为朝鲜半岛唯一没有遭到破坏的汽水域湿地生态系统,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保留着优秀的湿地和自然景观,这一切亟须加以保护。为此,环境部于2006年将面积达汝矣岛20倍的60.7㎢湿地批准为湿地保护区。

位于汉江河口中立水域西端的仁川市江华郡乶音岛海边的禁止出入警告牌。
韩国国立生物资源馆的金振翰博士表示:“经调查核实,汉江河口地区栖息着全球面临绝种的黑脸琵鹭,还有黑尾鹫、黑鹫、白枕鹤、鸿雁、大雁、金线蛙、野猫、梅花藻等多种珍稀生物,由于从未进行过精细的水生态精细调查,也许存在尚未为人所知的无档案物种。”

毗邻汉江河口的京畿坡州、高阳与仁川地区的环保组织一致认为,在开展竭泽而渔式的大开发之前,应当进行生态资源调查以保护汉江河口水域并括划湿地保护区。坡州环境运动联合会联合主席卢贤基表示:“有关汉江河口水域的讨论中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只谈开发,但汉江河口中立水域已经有70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为了对它加以保护,需要政府采取先行措施,比如多划出一些湿地保护区。”

文·图 朴经万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area/capital/91379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